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歡迎投稿


作者:霜靜
20020906

《我的朋友》

我是一個不喜歡帶手錶的人,不喜歡帶手錶時那拘束的感覺。但我有一隻手錶,放在床頭。每當我醒來和將睡去時,它都在「滴答、滴答」的響,給我一種安祥之感。

它每天就這樣緊守著它的位置,有規律的在跳動著,「滴答、滴答」,從不鬆懈。它比我生活中任何朋友來得忠實。當我不開心,躲在被窩中哭泣,聽到它微弱的「滴答」聲,就像在勸我別哭;當我在床上看小說而開懷大笑,它又像為我的笑聲而感到喜悅。

不知從何時開始,它停止運作了……我再看不到它的秒針在跳動,再聽不到那「滴答」聲。整隻錶就像失去靈魂也似……我必須去找一個鐘錶師傅換上新電,把生命力再次注入它體內 。

可是居然有人向我說:「現在去買一隻這樣的膠錶也不用那麼貴……」或許我和他的觀念不同,我視這錶為朋友,朋友是不可出賣的,人錶之間已經有了一份不可分割的感情……那也許是一種傻的行徑,但傻一下……又有何不可呢?

最後,我還是固執地去換了一顆新電,這老朋友,又回到我的身邊了。


回創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