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隊長
- 20020814

 

小時候,常常與其他小朋友一起踢球。

分組之後便是各隊自己「猜隊長」。 所謂「猜隊長」其實是各隊自己用任何的方法去選出一個隊長。當然,在沒有明文規定的情況下,其過程必定是極不公平的。奇怪的是:那些不公平的手段,目的不是為了爭取當隊長,而是要脫離那個職位。只是偶爾才會有人願意當隊長。

那時候我對於那樣的反應,很不明白,於是我決定問個究竟。比我年長的說:「隊長? 隊長有兩個用途,一是有任何爭拗的話,負責「猜」(這真是項偉大的發明! 不論男女老幼,猜拳一定是公認的解決方案);二是大家犯了任何錯(包括轟破了人家的窗戶等)時負責受罪。還小的我當然不會明白箇中奧妙,記得我當時還說笑的加上了一句:「還有還有! 如果解決不了問題時負責打架! 」

現在回想起來,倒覺得蠻有意思。

我說奧妙,其實應說是可怕。因為我發現原來「負責」二字早已經入殖了小孩子們的內心深處,隊長的種種用途都離不開負責,最能表現出這一點。更甚者,原來小孩們早就學會了要推舉一位「賢能」來負責接收那隻漂亮的黑鍋子。於是,不想成為那位人選的小孩,也學會了如何推卸:將所有職位都推給別人,自己便不用受罪了。

所以,早期的隊長多數是那些善良的小朋友。

有了隊長,球隊犯了錯,便有受責的對象;有了隊長,球員們亦不必刻意服從他,自己還是自己;有了隊長,其他人便沒有煩惱了。更重要的是,不論隊長如何友善、如何平易近人,也不論錯的是哪一位球員,最後成為炮灰的,一定是隊長。

我起初以為以上的都是小朋友的想法,直至特首上任。


回自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