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5月31日(六) 人嚇人
今天跟朋友到絧纙灣看恐怖片。這件看似小事的事對我來說有數大意義:首先,這是我自出娘胎第一次看恐怖片(好像很不濟事);次之,我這個「香港人」,絕少到旺角或是銅鑼灣等地,因為我甚少留意潮流資訊,所以根本沒有必要,種種的想法使我覺得到那些地方便是很重要的事情;其次,我第一次跟這位朋人看電影,所以感覺總是特別的。

說了半篇題外話,言歸正傳。該套電影名為《咒怨》,內容大概講述一個像「喪屍感染」的惡性循環,「接觸者死,並產生新的『咒怨』。」先不論故事情節如何,手法如何,只從根本入手,回到一條問題。

問題是:為何要拍恐怖片?

大概人類無聊,希望找碴。很多電影的題材本來已經是「不必要的」,恐怖片大概也是其中之一。簡而言恐怖片,他們的作用該只有一個,就是人嚇人。你愈怕,它便愈成功了。那麼這電影的效果又如何?說來好笑,每次過了「恐怖位」,觀眾都是大笑的為多,卻又不像受驚。是他們真的不怕?還是以為那可以保存其英雄性恪?看的人有這樣的問題,製作的也不見得有多好。

為何要令大家感到恐懼呢?真奇怪!


5月30日(五) 歡送日
今天是朱老師和英文助教離開學校的一天。前者因為親民,而且跟同學相處的時間較長的關係,所以較受同學的歡迎;反之,後者好像永遠自成一國,所以沒有很多的同學認識他們,甚至連他們是今天離去的都不知道(尤其他們是說英文的,所以令一般同學卻步)。

自修課時,我在圖書館媢J到那兩位英文助教,大家談了一會,他們便要走了。雖然說不上會為他們的離去而感到異常失落,卻難免有點臨別依依。

人生就是如此,生命中有無數的人在身邊穿插,有的擦身而過,離開也不著痕跡;有的萍水相逢,只是數面之緣便要話別;有的在生命中停留一段頗長的時間,或會成為知己,甚至變成仇敵。然而,在浩瀚無垠的宇宙中,萬物亦只是匆匆過客,所謂長短,亦只為小大之辯,各說各話罷了。所以,過於執著人與人的關係,或是「名分」的話,也是沒有意思的。

不過,我們還是可以以另一途徑實現「永恆」的。雖然戰勝不了時間,卻能夠在記憶中保存著一切。保存了最美的一刻,有時比得到它更為珍貴。

課後的歡送會,大家都為老師盡了一點心意。這點點的心意點點的記憶,定會存在於每一個人的心堙C那一刻,便是永恆。


5月29日(四) 最後的一課
今天是代課的朱老師最後一日在我們班授課,同學特意為他舉行了歡送會,也在課室內掛起一串串的紙鶴,一時充滿了離愁別緒。所有修讀中史的同學到今天卻似乎顯得特別平靜,只是偶爾露出黯然之色。

課上,朱老師開宗明義說了一番感人的話,座上的同學無不動容。大家的眼睛,究竟是因為朱老師要走,還是因為王老師要回來呢?都盡濕了。

朱老師特意站在教案前,徐徐道出臨別的話。他正容說:「記得我第一天進來教你們班時跟今天一樣也是Day A,那時候我從沒有想到今天竟會如此......到我年華盡去時,牙齒都掉了,都會記得這一天。」此時,前座的女同學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愁緒,喊了出來:「你不要走!好嗎?」當然,班堨蘀硈ㄙ器D那是不可能的。然而,那句話卻聽得大家更沉重,心頭的那道大壩彷彿要決堤了,一發不可收拾。

大半堂以後,大家始收拾心情,繼續上回的課堂。當然,經過老師動人的惜別話後,有的同學已經泣不成聲,有的則意興闌珊,總言之,課已經不成課了。

最後的一次敬禮,老師說:「下一堂...」旋而又止,良久,又說:「哈!我已經習慣了。」話堭a著無限心酸。


5月28日(三) 荃灣某大橋
不知你有沒有走過在荃灣地鐵站近三聯書店那邊一直延伸至大河道的那道橋?那是一道令人感到無可奈何的橋。因為橋寬、級長、路不平,便人不知道該以哪一種步伐節奏來走:一步一步嗎?雙腿不夠長;兩步?必須大步走,看來會很奇怪的;三步嗎?不以急步走的話恐怕會大踤一跤。

不用說親身走,現在寫這一段文字也感到無奈。

這樣的無奈該不會只我一人感受到,大概會有不少人認為那是很奇怪的一道橋。見過不少人走那道橋,步伐總是怪怪的,不過那橋卻成了小朋友的天堂。因為那種不長不短的矩離,正好讓小朋友們從最高處往下直奔(記得我小時也曾這樣。現在作有小朋友這樣玩),所以經常引來大群小孩子玩。此外,某日與同學幫了數位正照顧著一位坐著輪椅的婆婆,幫他們扶著輪椅往下走,才發現原來這橋也有其好處,比其他短梯級的天橋更好走。

我這樣說,是發掘大橋的好處,還是苦中作樂呢?

想起來,也不怎苦。其實,只要多想,看似很壞的事情也會變得美好。(呃!我在說甚麼?)


5月27日(二) 故事一則
從前有一位中醫師,為人十分固執,老是不肯改變自己一貫的做法,所以年幼的都不甚喜歡他。他在用藥時,亦堅持只用中藥,並不接受西藥,認為那會影響病人的內部機能。

中藥藥性溫和,主調和,重整體配合,可是效果並不明顯;西藥用藥較重,藥性剛烈,針對病症下手,卻能收立竿見影之效。兩者各見長短,亦能夠相互補足。儘管中西合璧已是大勢之所趨,可是中醫師仍然用著舊方法,一乘不變。

他在一個大城鎮媔}診,因為他的性格,所以大家都不甚喜歡他。然而,在那城鎮堙A開診的就只此一家,所以大家還是習慣了。後來,城堥茪F一位新的醫師,他學貫中西,主張中西用藥之法需雙管齊下,應中時中,該西則西。城堛漱H登時耳目一新,紛紛轉到新來的醫師處光顧。

大家見識到新醫師用藥的成效,便開始懷疑以往的那一位,於是坊間開始有這樣的傳言:「以前的那位中醫師原來不諳醫理,只是騙人的傢伙。」大家聽了盡信不疑,於是謠言一傳十者而十傳百,聞者無不心驚。

中醫師感到很沮喪,卻又是無可奈何。新醫師贏得了全城的掌聲,賺個痛快;中醫師所付出過的功夫卻為人所遺忘。其實,身為醫者的他,一直默默地救人,盡忠職守,更從來沒有想過要加害於人。不錯!他是有性格上的問題,卻不是不諳醫理的人,古語有云:「天下一致而百慮,同歸而殊塗」,雖然互有長短,各見利弊,本意卻是相同的。


5月26日(一) 文化科
班堳雃h同學都很怕中國文化科,認為夫子講授的東西很難明白,很不明白「文化」所教的到底是甚麼。結果(其實是互為因果),大家上課時都不甚集中。

從初中到會考課程,所謂的「學習」其實只是背誦,而不是變通。所以,就算千萬個不願意也好,能夠熬到預科的都會背誦。習慣了這種模式,知道這會為大家帶來分數,自然會樂於繼續這樣的「生活」。

升上預科,雖然背誦還是會帶來分數,可是多多少少都已經有點不同,比以往更要求學生有自己的思考(當然,背誦還是當中主要的)。所以,有很多學生都認為高考比會考還是以往的考試更難掌握。

這個情況在文化科媟|更為明顯。學生在處理文化的題目時,往往不能夠直接從課本中找到答案,而是要通過思考或是自己已有的文化知識才成。習慣背誦的,自然會吃不消。再者,課文都是教授撰寫的論文或是講辭,如果沒有老師解釋的話,縱然「個個字都明白」,亦會有丈八和尚之感。

同學不明白,結果不喜歡聽;不喜歡聽,所以不明白。所以我覺得那是互為因果。


5月25日(日) 我這一種人
本來今天約了朋友到公眾泳館游泳,可是他突昨天踢足球時受傷了,所以約會也取消了。本來還以為可以擺脫肺炎的恐懼而去暢泳,可惜!

約會取消了,也沒有新的行程,結果竟變成整天呆在家中。除了早上的動畫是我定時會看之外,幾乎所有的「活動」都是沒有安排的,換句話說就是隨意做些事打發時間。考試近了,課程也很緊迫,我是知道的,卻怎也提不起勁溫習。再加上這星期沒有功課,更令我沒有「藉口」拿起課本。看來今年的成績將會退步不少。

雖然是呆在家中,遺漏了的心情還是沒有上載。所以往後的一個星期也是非常惱人的。

原來一個人在沒有目標的情況下會變得這麼可怕的。更可怕的,就是我原來也是這一種人。


5月24日(六) 從一比九十九到音樂
跟友人談話間,對方說起今晚的一比九十九音樂會。我告訴她:「我有點怕人,所以我很少到那些場合。」對方聞言以為是玩笑,追問我是否「人」。當然,我是人,只是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不然會很不自然,所以我從不會參加那些音樂會。當然,不喜歡流行音樂也是其中的主要因素。

晚上,電視播放該音樂會的現場實況,我也只是躲進房堙C後來也不服氣,開動了電腦的音樂,看看能否沉醉於「自己的音樂世界」。

想起來,我認識的很多朋友都會帶著「隨身聽」之類的東西外出。一旦你不跟他們談話(甚至有的會不理會你在跟他們談話),便會開動音樂,將耳筒往耳堣@插,自我陶醉;回到家堙A不是開動音響就是開電視聽音樂,連開電腦也是開音樂。種種的行為,彷彿只是為了習慣而然。

我一點也不喜歡這樣的習慣。不是沒錢買那些東西,我也曾經試過帶著隨身聽在街上跑。可是,那些日子,我的腦袋幾乎沒有任何創意可言,好像一切都停止運作,感覺非常可怕。所以,往後我也沒有再帶隨身聽外出了。

我總覺得,適量的音樂可以陶冶性情不錯。可是也要切記「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


5月23日(五) 成年人
今天早會時,鄰座的女同學突然大叫大嚷,說她很高興云云。望向她那堙A發現她正對著報紙上的人像表現出一副崇拜的樣子,看了會令人的毛孔都要豎起來。

看到她一臉「幸福」,同學甲把報紙奪過去,亮出刀子伸向報紙處,顯是要「對付」那位日本名人。這時,鄰座的同學再次大叫著,說要回報紙,光是其聲浪之大,已經教人吃驚了。「劊子手」絲毫沒有改變其刀向,刺向名人,當然,以同學甲的性格是不會取名人的「性命」,只會令對方嚇怕罷了。誰知道這時,鄰座的「受害者」竟哭了出來,這著奇兵當然令同學甲乖乖就範,放下「武器」投降。

事後,我跟友人談論這件事,後者認為不是要否定偶像的崇拜,可是絕不認同大家要瘋狂地搜集與偶像有關的一切。有些人,看見印有偶像頭像的精品,會不惜一擲千金;有些人,知道遇像成為某個品牌的代言人,便會不斷購買那些產品。在這堙A不是要討論這樣風氣的好與壞,只是為大家的前途感到擔心。

如果要裝出很成熟的樣子,我會說:「你今年多大了?快十八歲,是成年人了!怎麼還是這樣呢?」不過當我想起早前寫的一篇文章,主張人應該要表達自己的情感時,又硬將話嚥了。

看到很多同學,從其樣貌行為等看,絕對不能想到他們已經十八歲 - 成年了。難怪社會上一直有論調主張二十一歲才達投票年齡了。


5月22日(四) 人心
放學後,乘地下鐵回家。走到上地面的梯級時,看見一位女士正替老婆婆提起手推車,後者連聲道謝,表示勞煩了女士,女士看來卻很樂意幫助她。

看到這個場面,不禁想起年多前的一樁小事。場面沒有改變,主角卻換了我。事源當時正跟大夥兒趕赴公司主辦的晚宴,當走上通向地面的梯級時,看見一位老婆婆正吃力地拖著小車子。出於惻隱,我過去替老婆婆提起了小車子上去。過了地鐵站後,經理問我:「你為甚麼要替她提車子?」當時我不明白話中的話,含糊應道:「她很辛苦嘛!」經理沒有再說話,只報以不屑的一笑,那我才會意過來。

原來經理不是要針對我,反而,那是關心我的。老婆婆拖著的小車子,上邊有一大包沉甸甸的東西,沒有人知道那是甚麼來的,更重要的是:媄鉿閉し繷ㄔi以。萬一包裹堛漪O毒品,我給她提了,於是藏毒的罪名便會加在我身上,是我自找的,這叫「地獄無門闖進來」,豈不快哉?想著想著,除了慶幸自己沒有落難外,還得責怪自己過分大意了。

為甚麼我們會有這樣的想法?唉!人心不古。


5月21日(三) 同學的同學錄
今天有同學帶了我們中五時印製的同學錄回校。本來,讓大家看看我們以前的照片和故事是很不錯的,至少可以讓大家更瞭解我們以前的事。可是,那小小的本子卻勾起了許多我中五時的事。

自從中三起,同學們對我已經沒有以前往般親切熱情。那時候,我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中四開始,問題已經變得很明顯,到中五時已經陷入無可挽求之境了。同學錄便是在那個時候製作出來的,換句話說,那本同學錄就是一本見證著我站在低谷堛漁恁C看到它,又怎能夠不想起以前的事呢?

又想起了花果山論壇上的那句話,明顯是衝著我的弱點而來的。原來,地方不錯是改變了,但問題仍存在。

看到各舊同學的反應,都覺得他們都不太喜歡那本同學錄,可能是因為大家都希望將過去隱藏,讓大家看見一個自認為最好的狀態吧。

雖然,中四中五的日子真的慘不忍睹,可是現在也很不錯嘛,至少大家對我很好,不像以前的人。花果山上的一句話使我想了很久,不是想那句話是誰寫的,而是現在的我有多好。

後來,我想到的結論就是我滿足現狀,不覺得有何問題。朋友不需要多,但如果我跟朋友說我沒有朋友的話,那對他們是很不公平的。


5月20日(二) 記話
跟夫子談起字音,說「任」字作姓氏時讀陽平聲,即「淫」。不過他說,廣東人聽到「淫」音時,腦瓜堻ㄓㄦ|跑出甚麼好東西來,所以有時不說也罷。他又說若果叫任老師作「淫老師」的話,她一定會很生氣,當然,大家心堜白那是甚麼的一回事。於是話題漸漸帶到任老師對於字音或是典故等不熟悉的問題去。

不只一次,老師在課上唸錯字音。本來,這不是甚麼大問題,聖人也有錯嘛,可是,老師遇到不懂得唸的字時,總會作一個字音硬將它唸出。這樣的做法,不錯可以令她當場可以好下台,卻誤了學子。有時候,那些誤讀的字是沒有人認識的,那還不算太礙耳,例如「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中的「牖」,本來唸作「有」,她卻會讀「甫」(那是有邊讀邊的最高境界)。可是,她會將「叵」字唸成「冏」,讀音縱有天淵之別,形卻甚似,想來好笑。

字音問題以外,她援引經典時也會有記錯出處的問題。有一次,老師引杜甫稱讚李白的一句:「筆落驚風雨」,可是接不了下一句「詩成泣鬼神」,卻說了「一出鬼神驚」。坐在旁邊的同學因為熟悉舊電影,所以禁不住笑了出來。原來,那句是「武林聖火令,一出鬼神驚」。

夫子聽罷,曰:「我們會好好考慮一下。」我還以為他打算告知上方,嚇得我立時跟夫子解釋其實還未算很嚴重。夫子會意,笑說那沒事的,只會著她注意一下。

呼!


5月19日(一) 我看貓看我
我住的那座大驉A一樓單位的一家人養了一隻小貓,由於離地很近,所以只要小貓一探首便讓路過的人看見。可是,不知是否單位內有很多新奇的東西,小貓沒有多少機會坐到窗檯旁看路人。只是偶爾才有機會看見小貓,所以使我這喜歡貓兒的人每次都會仰望小貓的「芳閨」,期待她的出現。

今天我如常路過,發現了她,不禁駐足仰望。只見她一雙芳眸注視著前方,乍看有一種冷酷的感覺,卻又若有所思。愈看便愈覺得神祕莫測,神聖得令人覺得只可遠觀而不可近玩。

貓兒目不轉睛的看著,我也在看著。究竟她在想甚麼呢?貓是一種極具好奇心和酷愛自由的生物,永遠都會注意著那些在動的東西。眼前的貓兒,不知怎的,只看著前方,是平台上有數不盡的人在玩耍?還是貓兒已經對生活厭倦?

我看貓悶,大概牠們也每天看著「主人」上班落班的生活吧!


5月18日(日) 愛
早上,突然有人傳了一個網址給我,說:「網主已經去世,現在她的媽媽替她打理著。」通常,面對著那些網址,我都抱著懷疑的態度看,因為屬惡作劇的實在太多。一如以往,我在按轉寄前先行瀏覽,心媟Q若那又是惡作劇的話,傳給我的仁兄也實在太不負責任了。一看,怔住了。

那網頁名為「呀咩吉場」(按:大家將可在推介練結中找到),網主本為一年輕少女。可是,網主由於得了重病,終於在一年前與世長辭。她的媽媽知道她生前很著緊自己的網頁,於是學習網頁的設計及管理,繼續為愛女打理著網頁。看到「羊媽媽」的堅強,感到一陣心痛。

很多人懂得說愛,卻沒有多少人明白何謂愛,甚至對於他們來說,愛就只是男女間糾纏不清的瓜葛。其實,愛可以很簡單,就算沒有驚天動地的情節,也會動人。就如這個網頁,麻雀雖小,已經可以感受到羊媽媽無盡的母愛。

希望大家在欣賞羊媽媽努力的同時,也看看母愛的偉大。知道了天下母親都一樣偉大後,便更要學懂跟媽媽道謝。不只是「母親節」,而是珍惜每一天。


5月17日(六) 可惡
不知道要建立一個提供免費的網頁寄存服務是否需要很大的成本,有網絡上幾乎找不到那些服務。當中尤以提供CGI 空間的公司最為慘烈,不是需要昂貴的費用便是用一些可惡的手段迫人就範。

現成的例子,就如Netfirms 的寄存空間公司。我是其中一位免費用戶,亦即那公司所謂的 "Starter"。其實,我們就是那些給標籤了需要「特別待遇」的用戶。所謂「特別待遇」的用戶,就是給予小量的有限流量,令他們經常出現錯誤訊息。

為甚麼說這是可惡的舉動呢? 我想說:你千萬不能小覷這個小小的舉動,因為只要一減有限流量,便會衍生出很多的問題。首先,假設有三位朋友看過這網頁,其中兩位都想在星光大道留言,而那一位則在心情瀏覽,剛巧三位同時按進自己想去的一頁(注:此兩頁皆為CGI 程式)。本來好好的,相安無事,可是在Netfirms 的政策下,三者可能只有一位甚至沒有人能夠看到自己要看的東西。可能有人說:這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其實這正是網主的大忌! 因為瀏覽者未必有耐性等待留言版或是其它地方有「足夠的流量」,最後,這些朋友當然索性關掉瀏覽器。

當初星光大道沒有人的問題還是可以解決的,可是現在呢? 我只有說一句可惡了!


5月16日(五) 中文水平
晚上聽到新聞報告中一位行政人員受訪問時,聽到了他說的話,真的教人啼笑皆非。已經忘了他乃何許人也,只記得他說的一段說話:「那些措施可以增加我們的income... ...」整個過程都是這種中英夾雜的句子。

記小學時有一個同學,喜歡裝成「大人」,一開口便是半中半英的說話。那時候年紀尚少,的確覺得那是很棒的。後來,升上中學,接觸英文的機會多了,漸漸覺得那不是甚麼一回事,反而認為那些不必出現的英文是令人討厭的。比方說,她有時會說:「我那Friend 剛從 England 回來,想一起吃 Dinner。」聽起來很不自然,也覺得那是甚是多事的。

這種語言,在學生間是極其常見的,卻沒有多少同學認為那是有問題的。夫子為了大家在中文考試的口試中犯下中英夾雜的問題,規定中文課說英文的同學要請客,總算使大家都多說中文。其實,就算不需要應付考試也好,身為中國人,如果連中文也應付不了,那學甚麼人說英文呢? 要說,就先學好中文,不是要每個字也懂,最少也要好好應付得到會話。不要說那些半中半英的話。

回想那位行政人員,雖然他好像提出一些見解。但看他的那一句話後,便知道他的能力並不真的到高水平了。


5月15日(四) 認真的話
我班有一位同學,平日喜歡讀李天命的著作,也很喜歡跟同學辯論。雖然我沒有讀過那些書,卻也好辯,所以我倆還是很投緣的。我倆慣用的辯論技巧也差不多,多半是從對方的語言邏輯入手,令人不攻而自破。

文學的《太史公自序》中,討論到司馬父子對各家的見解。說到名家時,夫子問大家有沒有看李天命的著作,我便供了他出來(嘿)。夫子問其他同學關於他的性格時,一位女同學嚷:「他就是那種會在某些事顯得過分執著,說話也經常針對著人的錯處的人。」語氣帶有不屑的味道,其實是自不甘心受人駁斥。我想,這其實是自己不小心所致,因為說實在的,她說話也頗不謹慎。夫子曰:有這種慎密思考是很難得的,又言他有唸哲學的天分。

莊子一向主張語言的作用在於展示「道」的存在。倘若莊子復生,看見了現代人人都談論這歌手那是非後,定然大感頭疼。雖然我並不如莊子般認為一出口必文章,卻同意說沒有內容的話不如不說。所以有很多人都會說我經常都很認真說話,認為那是嚇人的。我想,倘若人人都以說「廢話」為樂,這個社會也完了。

大家都喜歡說話,卻沒有多少人認真地說。偶有像我班的那位朋友的,便會被斥為「怪人」,真可惜!


5月14日(三) 瘡疤
一直有在花果山論壇發表「心情」的習慣,因為有時認為自己所寫的題材可跟同學分享,又因為沒有多少人知道靜的存在,所以便自行上載,以開一個方便之門。雖然沒有多少同學回應我的文章,卻一直相安無事。

直至最近,有一位署名「可笑」的留言者回應我的一篇文章時謂:「都唔知點做社長,咁得閒成日發表文章,又唔關心下自己個社d野」說真的,面對著這篇回應,可有一段時間說不出任何話來。本來,該同學的回應並沒有多少人看,所以也不成氣候,後來,竟然有一參與該討論。第一位回應的同學,替我申辯,本來我應該感到高興的,可是我卻認為那只會令「可笑」說的話變得更加激烈。果然,「可笑」及後真指我的人際關係問題。

看罷,猶如給重重轟了一記。自然,吃了無情的一擊後,我感到異常悲哀,心情許久都不能平伏。儘管有朋友認為那已經不是社務的問題,而是人身攻擊,我卻同意自己該要負上一點責任,畢究這也是自己惹的禍。

其實,我不希望有同學聲援,因為我知道自己有錯,所以怎說也對不起替我美言的同學。反之,我希望罵我的人可以看到我並非如他所言那麼便足夠了。我跟友人說:「那人這樣說,像在刺人家的瘡疤。」對方竟說:「甚麼『瘡疤』? 你正面對著啊!」

說得也是,那還沒有過去的。


5月13日(二) 魔術

早前看了電視堛漱H表演魔術,自己學習了其技法後,便在今天找了機會跟同學們玩魔術。回想起來,已經很久沒有公開跟同學玩術了。

那個魔術其實是掩眼中比較基本的一個技巧,就是將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無關痛癢的地方,從而達到預期的效果。雖然只是看了一次表演,可是憑自己練習過的魔術技巧還是能夠玩得令大家想不到個所以然來的。結果,同學們真的想不到原因,他們的反應很有趣,有的本來不算太留意,後來我「變走」了東西後,他們倏地睜大眼睛,嚷著多來一次;有的不停地追問著那魔術如何玩;有的在裝懂,說:「我當然明白! 你玩的魔術多簡單!」(當然不能問到甚麼答案)

其實魔術的原理也不外乎幾大原則,只要通曉那些原則便能夠隨意玩到多種把戲。有人說魔術是種無聊的玩意,我卻覺得創造魔術的人聰明得很。因為魔術往往能夠以最少的道具造出最神奇的效果。只要玩者正確面對魔術,這的確是訓練創意思維的好方法!

玩著玩著,我們班堛熙郱N大師玩了一個很待別的魔術。他放一支筆在桌上,然後在不碰它的情況下「推動」了它... 登時大家都想不出其所以然來。突然有人醒覺了,揭穿了他:「你是吹它的!」大家都笑了。我想,他的確有魔術頭腦呢! 因為那不是隨意做出的動作,顯是曾經有玩過的! 果然厲害!


5月12日(一) 惡夢(之二)

繼上次電子手帳失靈後,這次又有新招式了!

在趕製中史的功課時,電腦竟然燒掉。除了不能如期交功課外,還使我有一段時間不能使用電腦工作。功課不能交,本來要向科長交待一下。可是當我想到要說的話時,卻發現那是不可能的。試想想,我如果說:「科長,我不是不交功課給你,我也不是沒有做,很不幸,我的電腦燒了,功課就是交不了。」不管我的語氣有誠懇,科長也會懷疑的(換了是你也不會信吧? )。再者,恕我開罪一句:以科長的性格,如果我這樣說,就算她不狠楱我一頓,也會歧視我... 所以我不敢告訴她,只將這事告訴了老師。現在,她每天都在黑板以「入板三分」的力度寫著「中史Project」幾個大字,我想大概是在警告我吧...

電腦死了後,我立即跟同學學習組裝電腦。一方面可以玩玩電子東西,另一方面也可以省點錢,一舉兩得。如今得以上網寫心情,也多得從中幫助過我的朋友! 譚同學教曉我組裝電腦、許同學給予很大的鼓勵,謝謝! 另外,黃金電腦廣場堛煽X位不知名的先生,不厭其煩的向我這初哥講解,他們在那些沒有耐性的售貨員的對比下,令我感到異常感動! 謝謝!

這電腦的確比以往的強勁... 回想起當日首次使用那電腦時,也有這樣的感覺。電腦技術進步之快,真的難以形容! 不敢想像自己老來的世界會如何... 不敢想自己何時會給淘汰...


5月 1日(三) - 5月 11日(日)
( 資料遺失)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