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6月20日(五) - 6月30日(一)
( 考試暫停)

6月19日(四) 實然乎?
在討論〈太史公自序〉一文時,說了司馬遷在著述《史記》並不是著「實然」的歷史,而是「應然」的發揮。所謂「實然」,就是歷史的實際情形;「應然」則為抓住「實然」的某部分來告誡當世的人,道出教訓。中國的史學精神在於教化,所以《史記》受到讚揚;然而,西方的史學則重於考據、求證。

我們的結論是:如果作為哲學的討論,「實然」是沒有可能被記下的。又舉了一例,證明了那論點,就是今早報上關於城門隧道的車禍。據報,當時肇事的車主因為受驚過度,以致瀕臨失控的邊緣,已經不能描述事發的經過;至於幸運避開一劫的途人,也因為當時過於混亂而記不起當時的情形。置身其中的尚且如此,更莫說其他不在場的人;當世的人這樣,更遑論後來的「考證者」了。

一旦有明確的方向,這樣的結論其實不難推論出來,然而,很多人只懂在課上聽到答案,卻不會在現實中應用。面對著一些謠言,很多人都會繼續將之「發揚光大」,可能當中有部分人是抱著「人傳我傳」的心態,還不算很壞。最可悲的,是那些聽了便相信的人,將一個又一個的謠言傳開,受害的可憐,他們也該負上很大的責任。

其實,只要用心想一想,是不難發現從別人口中傳來的話往往都不是真實的。


6月18日(三) 留力
一場馬拉松比賽,就算是世界級的高手也不會在早段保留體力,在末段才以驚人的意志力爆發出一鼓強大的力量,趕上其他健兒。

這樣的戰術,在很多不同的場合也有人運用,因為每有長途的比賽,保留實力是必須的,也是明智的。若果在十公里馬拉松的出發點便以全速往前跑,相信不消多久便會給人抬走;如果行軍打仗,一開始便已經盡猛攻,變成疲憊之師,便會給敵軍一擊而潰。到了應用時,愈發覺得保留實力的好處。

知道保留實的好處,便去運用了。然而,大家不能只看保留實力的表面而不去留意其背後的智慧,否則,只知「船堅炮利」而不曉治國之道,也不會成功的。比方說,一位馬拉松運動員深曉保留實力之道,卻不知該何時發力,結果一直「保留實力」... 「實力」?從來沒有發揮過。

朋友們!希望大家在保留實力的同時,也要盤算何時發力啊!否則終點在望,便後悔莫及了!


6月17日(二) 我的人際關係
曾經有人問我:「你常說自己的人際關係不好,但又經常提起自己的這個朋友那個朋友,不是很矛盾嗎?」我才發現自己原來經常說「友人」或是「朋友」之類的話。

所謂「朋友」,不同的人會下不同的定義,有人主張「四海之內皆兄弟」,有人認為「話不投機半句多」。如果要我選擇,則寧可取乎其中,簡而言之,天下無不可交的朋友,投緣即可。自問朋友已經很多,因為人得一知己無憾,而我更有不只一個。大家都很投緣,這是上天的恩賜。

至於人際關係呢?我認為人際關係並不只在於「朋友層」,而是每天都會見面的人,或是朋友,或是師長同輩。由於大家的見面機會很多,若然人際關係不好的話可能會令自己跟最常見面的人「面左左」,對自己,對對方也不會是好事。不幸的是,我在這個環節中落敗。舊學校如此,新校園又開始這樣。

如果我說:「哼!這樣的人際關係我一點都不在乎!」的話,肯定是騙你的,何況我也不會裝狐狸來說這樣的話。說真的,由當初升進這間學校,跟同學開始打成一片,直至一步步的走向如斯田地,心埵釵p刀割,也很不甘心,尤其看見了其他「外校生」與其他同學的關係漸入佳境後。

有人跟其他同學的關係很要好,畢業後仍會主動相約見面。而我,每天見面的同學尚且如此,更遑論這類的機會了。


6月16日(一) 禮教
看到「禮教」這個詞語,可能有很多人都會被嚇壞,其實禮教並不是一種嚇人的或是悶人的東西,而是一種教人待人接物的智慧。周公制禮作樂,目的在於發揚周室的偉大精神,是孝的表現。

很多人有種錯誤的觀念,認為禮是表面化、形式化的。其實,禮是教人將心中的情感表達出來,換句話說便是一套人人都能夠接受的「表情之法」。或許有人會問:「你說禮是表達情感,是由心而發的,那麼若然我由衷討厭禮,那我可以不奉行禮嗎?」如果孔子復生,可能會答:「你想在這個族群堨肮▲隉H要是你想在人與人的圈子堨肮﹛A便得依照一套大家都接受的『規矩』。」

可是,由於大家都明白只要「表現」出「禮貌」,其他人便不會深究你是否表埵p一,所以大家都樂意只去「做出」禮貌,到底是否瞭解禮貌背後的意義卻反而變成次要了。漸漸,禮貌便令人產生一種錯覺,覺得此乃表面化、形式化了。其實想來也覺得甚是可惜的。

現在,情況已經不能完全變回以前那樣,畢竟時代也改變了,很多「規矩」都已經與時代脫節了。我們能夠做的,已經不是「重修禮樂」此等崇高的理想了,而是盡量用心體現禮樂的精神,感受中華文化的彩。


6月15日(日) 渴睡

這幾天,不知怎的,像患上很嚴重的渴睡症,總是覺得很累很累。以前也有類似的時間,卻沒有連續數天如此。這次的渴睡事件,使我又跳了數篇心情,又使我早前訂下的計劃無疾而終,破壞力極大。

猶記得高峰期時,每天都溫習或是工作到深夜,幾天都只睡數小時也不覺得累。最厲害的當然是全日盯著老師而不會表露出疲態(嚴格來說是完全沒有疲倦的感覺)!可是,現在不但有點兒睡,不能開夜車外,連上課也經常沒有精神(雖然我總覺得是因?戴著口罩而缺氧)。面對著種種轉變,只有嘆一口氣了。

曾經聽人說過,睡眠並不是按日計,而是有累積性的。也就是說,你今天若因為睡了三小時而沒有精神,只要明天「補回」便可;如果長久以來都睡眠不足的話,甚至可以減少一個人的壽命。那麼,我現在的渴睡,是因為我以前睡得太過少嗎?那麼為何要在現在便要我「補時」呢?

不管怎樣,睡眠是重要的一件事,任誰也逃避不了「周公」的「魔爪」。須知道萬一不夠睡,後果可能是死,不能不防啊!


6月14日(六) 游泳
游泳就是這麼的一種運動,能夠打破男女之間的最外層的防線--大家都穿最少的衣物示人(男性更為明顯)。試想想:一位男孩平日不肯在別人面前換衣服,如果用強把他的「衣腳」拖出,便會大叫。可是,游泳這種「不設防」的活動於他們來說卻是沒有問題的。儘管平日如何「保守」,到了游泳時還是會解封的。所以,我總覺得游泳是另一種形式的「親密接觸」。

基於這種奇怪的心理,有時會認為跟異性游泳是令人尷尬的,尤其是新相識的朋友。情況就如今天,我約了朋友到室內泳館游泳,對方帶了位朋友一同前往。初踏進泳池,以「全副武裝對峙」時,實在感到很不自然。後來,看見對方並不難相處,又盛情以待,不安的情緒才得以紓緩。

可是,若撇下奇怪心理不說,我們的確玩得很高興。尤其大家潛到水中抓住別人的腳不放,想來也很有趣。

(由於同行的朋友中有一位是不諳水性的,所以我們在整個過程媮椄O以「泡浸」為主,十分「寫意」。)


6月13日(五 ) 成年人(之二)
晚上到星光大道查看留言時,發現了一則很有意義的留言。留言謂:

花錢的方法每人都不一樣,喜歡的東西也不同。真的喜歡上便不希望便人胡亂批評和傷害。......這種心情和是否成熟、是否成人沒有關係吧?成人,只不過是一個法定的年齡,十八歲那又如何?那並不代表或意味著什麼吧?

這篇留言主要是回應早前一篇名為「成年人」的心情。其實,我很同意留言者的看法,或者可以說,我的看法也一樣。可是,為何會令對方認為我看不到這一點呢?看來是因為我寫文章的壞習慣了--就是凡自己認識的事物,都不以太長的篇幅去寫,去想。給果,往往會刪了很多有關背景的資料。由於沒有背景資料,誤會隨之而起。

開始在靜媦g文章,其實就是希望可以跟其他人交流心得和意見。可是,長久以來,大家都不甚喜歡在星光大道寫下感想或是相反的觀點。今次,在那媯o現了這種留言,自然喜上眉梢。希望大家以後也要多多留言啊!


6月12日(四) 病後
昨日得病,發燒,以致早退。到了晚上,雖然情況好轉了,但身子始終不復平日的力量,累得要命。最可怕的,是我的頭腦仍然很清醒,所以怎也睡不了。

一晚就這樣過去了。

今早醒來,像是給驚醒那想,幾乎是跳起床的,卻又不是驚醒。昨晚的疲累,竟一點也不復再,腦袋高速運轉著,精神處於緊張狀態,清醒得不得了。很多年了,沒有嘗過「精神」的滋味。自從中四開始,有時會很晚才睡,雖然睡得還是比同學多,但已是教人不習慣。情況到了中六則更甚,測驗的數量都比以往的多,不溫習到夜深的話,好像對不起自己。所以經常拖著疲乏的身軀上學。

昨天的病,竟使我因禍得福。

除了大清早的「幸福」外,回到學校,也有另一種「幸福」。因為自己從來都不會有多少病痛,所以從沒有因病而缺席或早退,這是幸運的;也基於少許動物本能,就算有點兒不適也好,亦不會暴露於人前。於是,很少會被慰問。今次,因為早退,以致「行跡敗露」,所以「贏得」了朋輩老師的問候。原來在適當的時候不對外界表現出戒心也是蠻不錯的。

至少,別人不會覺得你怪。


6月11日(三) 患難見真情
說是患難,其實不是甚麼大事。話說今早頭重腳輕,全身像經過劇烈運動的煎熬,累得幾乎走不了路。一探之下,發現體溫有三十七點五度。這教我掙扎了許久:究竟上學還是不上學?照規矩,凡體溫高於三十七點一度者停課。可是,要是停了,我豈不錯過了課堂?於是,硬著頭皮填了三十七度上學去。想不到,早前周記媦g的預言應驗了,三十七點五度也上學。

決定了上學,便暗下決心,今天不會跟同學有任何「緊密接觸」,免得傳染別人。回到學校,告訴了數位朋友,他們認為既然是發燒此等高危的病症,實不宜回校,便著我找班主任以求對策。幸而,班主任給我深熱時不算高燒,還未至於令人過分擔心。

本來以為自己在醫療室堨薿坐@會便能夠如常上課,可是,當我拿出筆記來溫習時,才驚覺眼前的東西竟一點也跑不進腦袋,換句話說,就算勉強上課,今天也注定了要虛度。於是告訴班主任:「我不行了。」後者通知家長前來。

(呃!一口氣寫了整篇題外話)

看過醫生,回家歇息。十二時多時,同學打電話給我,問候了數句。那時候,我真切感受到「一句關心是勝過一切的」(當然,母親的關心更令人感動),著他們不用擔心後,便讓他們繼續上課。後來,當我睡了後,又有同學來電(後來母親告訴我的),也是令人感動非常。(還有還有!在醫療室時,朋友們趁著自修課來探望,給我盛水,給我慰問,無微不至!啊!真想哭)謝謝大家的關心!

現在,身體的情況好多了,只是還有點兒累。所以,各位好友也不用擔心了。同學們,明天我會跟大家見面啊!


6月10日(二) 下雨天

今早天氣很壞,雨更是傾盆而下,加上閃電和雷聲,足教班內的女同學膽戰心驚。在這樣的氣氛下,課上得不專心,老師也沒有法子。同學們面對如斯「美景」,更是樂不開支,都在談論著若然停課的話會怎樣「慶祝」。

「唱K!」一位同學建議。大家聽了,無不稱是。由於那時只是近早上十時,所以大家在「安排時間」時加上了吃早點。後來,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大家開始刪除以早點為先的「額外節目」。最後兩課都來了,還是沒有停課的消息,大家自然感到無比的失望(希望愈大,失望愈大)。

猶記得非典型肺炎的假期,一休便幾乎是一個月,大家卻希望早日復課;現在上學了,大家則欲有有停課的機會。究竟這是甚麼的態度?

當大家擁有時,任何東西都不會很珍惜;反之,待失去了才後悔。這是千古不變的「定理」,可是,為何我們要明知而故犯呢?


6月 9日(一) 好學生

友人早幾天寄了一篇文章給我,內容大概是抒發內心對「成績好」的學生的不滿(按:文章已經刊登於投稿室堙A有意者請讀之)。附上該篇文章的郵件有這樣的話:「心有不甘下寫的,拜託你看後把我罵一頓」。

讀罷,不但不想罵,更是一陣痛。

我班有一位同學,身體像健美先生,滿身都是結實的肌肉。除了運動的天份外,他更是班中首屈一指的背誦神童(呃,該不是「童」吧),幾乎是過目不忘,所以知情者儘管喚他作「影印機」。像他這樣的學生,只要上課時不作聲,已經可以肯定所有老師都會以為好學生。

我經常這樣說:「嘿!那又怎樣?」管你說我是狐狸也好,是妒忌也好,我真的不喜歡這種對「好學生」的理解。尤其我所知的是老師看不到的一面 - 問:「那段是何解的?」對:「天知道!背了不就行嗎?」聽了,會笑;笑過,會說不出話來。

我聽過一個故事:
從前有一個人造了一張床,在市集上叫:「我這床能適合天下人安寢!」人們聽罷覺得不可能,卻又躍躍欲試。其中一位七尺高人覺得荒謬,跳到床上,露出那長得驚人的一雙J。造床人一聲不響,便把高人的腳砍掉,正好合床的大小。第二天,又有個大胖子來試,結果給人切了橫肉。


我們既然跳到床上,便要接受這現實了。

管你有對聯題詩的鬼才,對於香港教育大床來說,是多餘的,只會被砍掉。算了吧!香港要的人才,是把書吞了的人,而不是懂得問「為甚麼」的人。

(朋友:我不會罵你,因為我們是同一類人。大家都努力瑟縮於這個本來就已經容不下人的教育大床吧!)


6月 1日 - 6月 8日 因為懶,所以跳
這幾天一直在讀《尋秦記》,乘車時在讀、自修課時在讀、站著讀、坐著也讀、甚至半夜「扎醒」亦讀,漸漸成為習慣。隨著故事的發展,劇情愈來愈緊湊,更教我不得不追讀下去。

《尋秦記》全書共廿五卷,每卷約萬餘言。這是我第一部接觸的長篇小說(真慚愧),在沒有甚麼經驗的情況下,讀得非常慢,每天只能讀上一卷餘。再者,由於自己在讀首十卷時並不甚投入,所以此書足費我近兩個月時間讀(真正開始追讀可是近半個月的事)。

從項少龍由二十一世紀回到戰國末年寫到他創造出一段又一段的「歷史」,再寫到他放下功名利祿,到塞外渡餘生,直至連其兒子也是「歷史」中的項羽,無一事不與「歷史」有關。究竟是項少龍創造「歷史」,還是「歷史」左右著項少龍呢?這正是此書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終於,「《尋秦記》全書終」六個字在眼前出現了。先是一陣喜悅和痛快,畢竟也追了兩個月了,可是,喜悅過後便變成了空虛,突然無所措手足。人們都說,高考以後的暑假,是學生最空虛的日子,所以他們會不斷尋找暑期工還是旅行,那些個人網頁也大多是那段時間完成的。我想,這個的原因亦是同出一轍吧!

唉!我著實太懶了!心情也寫不好。
希望各位多多包涵!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