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7月31日(四) 香港的特色
如果問你:「香港人有甚麼特點?」你會怎答呢?可能有人公式化地說:「香港人有創意,有上進心...(下刪約二萬字)」如果問我,我多半記得每次在大節日大活動後的那個景象:滿地垃圾(真的是滿地),膠袋橫飛。

以上的情況已經不是最近的事了。不論是甚麼節日或是大型活動,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會這樣,不,有香港人的地方才是這樣。相比外國,香港人的公民意識實在嚴重貧乏,從來不會考慮到「公眾」的利益。要他們不吐口水嗎?看來只有重罰一途。可是他不只是怕被罰罷了,卻不會去想禁止他們的原因。

每次看見新聞堻蠷伈o樣的情景,心頭都會有一陣發緊。為何香港人可以這樣自私呢?明明垃圾箱就在附近了,就是沒用。他們像在跟垃圾箱對抗,除它們外四處丟棄垃圾。以在香港大球場的活動為例,完場後的景象可謂不堪入目。可悲的是,大球場已經是比較好的了。

問題不在於請多少位清潔工人,不在於增加多少垃圾筒,而是香港人整體的公民意識。說真的,香港的清潔工作已經極之完善了,平均廿步之內會有一個垃圾筒,洗地次數遠比外國地方為多,差的,就只是巿民的合作。

要是這樣的事都成為「特色」的話,那也真夠可悲了。到時真的不要說甚麼「國際都會」了。


7月30日(三) 盜版碟
小時候,沒有維護知識產權的觀念,只知道盜版的價錢非常便宜(那時候的差距更大呢),所以為了家堛犒C戲機,也有好一段時間是買盜版碟的。後來,長大了一點,雖然對於知識產權仍不太熱衷,卻不知何解,不再買盜版碟了(幸好我不喜歡電腦遊戲,也不常為電腦升級,不然我們可能仍在不斷買盜版碟)。

每有人家問我為何不買盜版碟,我都會答:「正版『正』點嘛!」「你不想多玩新的遊戲嗎?」「其實我想的,但我沒有錢嘛!」「盜版不是很便宜嗎?」「告訴你,問盜版試新遊戲,所花的金錢可能會更多!」每次說到這堙A對方便不明白了。

現在盜版的價錢,大約是四十元吧(以PS2作準。因為很久很久沒有留意,所以有可能是錯的)?的確比正版的便宜。可是正因如此,買的人不自覺便會多買了一些自己未必真正想玩的遊戲,也就是說,只有一點點興趣便買了回家。自己小時也試過這個情況,記得有一個遊戲,買了回家只玩了一次。現在,我跟弟弟每次有想買的遊戲時,總是思前想後,仔細衡量得失才買。由於購買每個遊戲間的間距較長,所以我們會花很多時間在同一款遊戲之上。於是,我們玩每隻遊戲的平均價錢便不斷降低。屈指一算,買盜版原來比正版的更昂貴。

這個解釋,好像很有道理,其實,是我兄弟倆用來省錢的妙計。為何說自己沒有知識產權的觀念呢?的確沒有啊!因為我會問別人借遊戲玩的,畢竟正版也不是經常都負擔得起的(無奈)。


7月29日(二) 書展
今天是一年一度書展的第一天,我自然到現場逛逛,看看有沒有平日買不到的書。通常,我會去最少兩次,第一次是看(除了即場讀,也看看有甚麼想買),第二次便是買書了。

今年書展分了上午場及下午場,目的在將遊人分流,由於我手上的門票是學校送的,沒有選擇的餘地,只可進上午場。現場有不少人,卻不如想像中的多,未至於水洩不通。我順著次序,逛過每一個攤位,偶爾會執起一些特別的書讀讀。

相比起往年的書展,今年的物價都普遍收縮了。很多書都以低價出售,有的甚至只賣十元一本,這可真是作書者的悲歌。除了平價書外,今年的贈品也比以往多,送出很多書本以作招徠(例如我買了一些赤川次郎的作品,他們送我一本《瘦身手帳》,後來朋友看見了,笑了很久)。

逛著逛著,?然看見一個攤位佈滿了攝影師和記者,很自然便望了進去,才發現那位跟我有一秒眼神交流的人是陳文媛。那時候大概還沒有很多歌迷發現了她,所以只有記者,我也算幸運吧,是最早能夠以近距離看見名人的之一。後來出現的,就是黃伊汶,歌迷們也在此時趕至,立即變得熱鬧非常。(後來在另一個攤位看見了馬浚偉,聽到一些女孩一直在說他可愛云云)

由於今天是第一日去書展,所以收穫不算多,只是買了赤川的作品。不過,腦堣w經準備了一張清單,下次要去放血啊!


7月28日(一) 傷春悲秋?
有人說:多愁善感和傷春悲秋的人寫作最好;或者說:寫作好的人多半都是感情豐富的。我不反對這種說法,反而到達確信的地步。以前很傻,曾經因為想自己寫作更好而刻意做一些令自己很傷心很後悔的事,現在想來其實也不必。

中二時,認識一位同學,喜歡獨個兒,卻深懂跟其他人相處之道。每次看見他跟其他同學一起,總能夠說出一些令全場發笑的話。他在閒時會寫新詩,水準當然在我們之上(其實,那時我真的不知道還有誰會寫作),而我更未有在課堂之外寫作。有次,我問他怎才能寫出好的文章,當時他問了我一句:「那你要找次試試像我這樣傷心了。」這句話教我想了很久,也久久不能明白。

中四、五時,經歷到一些當時覺得是世界末日的事,我下筆,的確有一些新突破。我又想起了中二聽到的話,更是深信不疑。

後來寫的開始多了,漸漸明白到寫作並不是靠那一時三刻的傷心便能夠寫得好,那充其量也只是令人有一點ㄤo罷了。如果問我,我會改成這樣:「如果想寫得好,那你該注意一些平日不太理會的心理極微小的變化。」比方說,看到一個老人在路步瑟縮著,誰都會動惻隱,可是旋即繼續忙著自己的事,自然忙記了那老人了。如果愈能將這類變化掌握得好,加上一些組織,一定會寫得好。

最近我開始學寫新詩,第一篇就是受「怪夢」影響而成。接著還有一些,雖然不是很好,但我都去嘗試。希望大家想寫而未寫的朋友,一起嘗試吧!


7月27日(日) 香港大球場的盛事
英格蘭超級聯賽一支著名球隊利物浦來港踢表演賽,名曰「表演賽」,真的妙不可言。何者?不是唱反調,以香港的足球水準,面對著世界級的勁旅,似乎只有輕嘆的份兒,那還不是給對方「表演」的比賽?可是,對一眾香港人來說,管你甚麼香港精神還是民族性,總之我要看的是球星的入球!在大家的眼中,似乎就只有奧雲的的身影。

今次特意到大球場觀戰,感受一下現場氣氛(這還是我頭一回呢。別笑!),由於這次是不設劃位的,所以在開始的三個小時前便出發去了。沿途,很多球迷穿著利物浦的球衣,背上印有自己喜愛球星的名字,彷彿在跟球星同行。大家朝著同一方向,縱然是陌路人,卻感到點親切。

雖然比比賽時間早了近二小時,可以球場已經有很多球迷在等候球賽的開始了。大家將入場時所派發的紀念品拿出來,仔細研究一番;有的舉著相機,似乎在熱身,準備快將開始的每個鏡頭;有的則像是滿有經驗的,一動不動。

球賽突然就開始了(不錯,是突然,很多人都大叫:「嘩!說開始就開始了!」),大概是剛剛開始比賽,大家有氣有力,都顯得非常活躍。其中香港隊有數球攔截,並旋即採取主動。可是,他們在處理「臨門一腳」時顯得很緊張,往往落失了好機會。每當有香港隊成功截擊,就數位觀眾一躍而起,大聲叫好;當他們一失去了黃金機會後,卻是全場齊聲「爆粗」,有趣,卻令人感到惋惜。

最後,在下半場完全挨打的情況下,比賽六比零結束。利物浦的球迷固然心花怒放,支持香港隊的也沒有過分傷心,畢竟來者是一流球員,始終是有段距離的。其實,香港這個彈丸之地,能夠舉辦「聯賽」已經很不錯了,不能奢求太多。只是希望大家都努力,不讓人看扁就是了。


7月26日(六) 超人與怪獸
以前的超人片集,內容大都是這樣的:「怪獸來襲,地球防衛隊苦戰,最後超人加入戰團,拯救地球。」後來,超人再不是打不死的英雄,而會在一些情況下戰敗,形象變得更立體,更真實。

我經常想:「怪獸才是這場鬧劇中最悲慘的角色。」因為,牠們是「動物」,卻被冠以「獸」這個名字,更甚,是「怪」的。名字已經夠慘了,連其他地方都不放過--一出場便予人負面的印象,後來便會給人打,而且會打至爆炸。從來沒有人會同情牠們,覺得死有餘辜。

其實,超人片集的取向可以直接反映出人類對外星人的態度。以前的片集是表示人類對外星人的資訊的不足感到沒有信心,認為外星生物有機會是以入侵者的姿態登場。後來,人類的觀點開始改變了。如現在兒童節目堛滿u超人高斯」,地球的代表是派人保護那些「怪獸」,他們甚至會跟其他傷害怪獸的人拚命。

先不要以為人類開始不歧視怪獸。其實,那只是表示出人類的狂妄自大,想以「領袖」的姿態去對待其實天外來客。相對於以前,這種的態度是近年才有,大概是因為現在找到外星人的機會較高吧!所以觀念也改變了。

現在終於有人替大悲劇主角翻案,希望以後的觀念會變得更好!


7月25日(五) 創作
學校特意為學生安排了大學中文系的學生為我們開寫作班,中六文科的學生優先取綠,我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而我們修文學的一班又成為當中的「壟斷者」。在寫作班開課之前,老師著我們寫一篇文章,好讓老師「對症下藥」。老師出了兩題,一為《起伏》,一為《彼岸》,形式不限,字數不拘。

面對著你種精彩的題目,當然要好好的寫啦!問題是:怎寫?

自問散文都寫了一點,劇本又試過,「打沺詩」也有,小說則在籌備,偏偏沒有新詩。從來對新詩都沒有認識,像沒有格式可循,卻總不能將散文拆開就當成新詩的,很難掌握,所以不敢寫。自己沒有寫,朋友卻有不少都是寫新詩的(投稿室也有他們的作品呢),當中不乏上佳之作,這一直使我感到有點兒自卑。於是,這個寫作班的課前實驗便成了我初試新詩的好機會。

寫了平生第一篇新詩,感覺很好,像放下心頭大石(題目選了《彼岸》,寫得好不好則見仁見智了)。想起來,這篇新詩是受到早前那個怪夢啟發的,現在讀來,兩者在呼應,妙哉!

第一課寫作班,老師讓我們看景,然後寫。我想,這種才是文學該有的課堂嘛,文學不是學寫作,那我們學文學幹嗎?想背書乎?讀中史不就背到天昏地暗?悲夫!真的不是有幸還是倒楣,今年是文學改制前的最後一年,下年便刪了文學史,主考創作。可能是既有幸且倒楣,有幸在於香港一些有寫作真才實學的學子終於能夠一嘗「文學」的滋味;倒楣在,我就是最後一個背文學史的人。


7月24日(四) 電話
昨天打的八號風球,來得兇,去得快,今早已經除下了,但文化科的補課亦取消了。就這樣,本來是連續三日的密集補課便斷了。

下午,天氣不算壞,所以外出逛逛。期間,我想打電話找朋友,但剛巧電話沒電了,於是找電話亭。找不到,問人,問了那堣@間商場的保安員(想必熟悉附近有何東西吧?),對方答我附近都沒有電話亭。於是唯有找附近的酒家借電話。

記得以前,四周的商舖都會「仗義」借出電話予路人。後來,不知是商舖的主意還是電話公司的腦筋好,出產了一種小型的收費電話。其他商戶看見了當然不會吃虧,紛紛改用了那類的電話,將電話也變成生財工具之一。以後,再也難以看見那些「樂於助人」的免費電話了。

自從手提電話開始普及後,街上似乎更難找到電話。更甚者,就連想找多一個人使用電話亭都有點兒難度。這不禁使人想到,電話亭等東西會被取代嗎?經過時間的洗禮,那些「沒有人需要的」電話亭又會有甚麼命運呢?

以前覺得在街上借電話是極其自然的事,可是今天呢?我感到有種壓力,教人難以忍受。是時代改變了嗎?


7月23日(三) 八號波
繼天鵝後,又有一個伊布來襲。前者已去,後者卻是來勢洶洶,不消數天已經來到香港附近的地區。剛巧,今天為一連三日的密集式文化補課之始,都是朝九晚四,教人透不過氣。

補課開首時,天朗氣清,平靜得可以,令人覺得此乃暴風雨前的先兆,直至午飯時間也沒有甚麼異樣,所以大家還是平心靜氣地聽課(當然,是不是留心便不得而知了)。後來,天氣開始轉暗,下起雨來,班媔}始有同學表示擔心天氣問題,想早點回家。因為已經幾乎是預定下課的時間,所以夫子也沒有提早放人的意思。

後來,下課的時間到了,夫子曰:「大家早點兒回家吧,不然天氣一轉壞可不能走了。」言猶在耳,只見天色突然一暗,四周刮起狂風,大雨橫飛。面對著這樣只有電視堣~會出現的景象,班奡X位女同學都顯得很驚慌,每有大風刮至都不禁叫了出來。

再一次,我看見了人在面對大自然強大的力量時的那種無助,人著實太過脆弱了。


7月22日(二) 怪夢?
我昨晚造了個夢,似乎是以前一個夢的延續,用我朋友的講法就是「第二集」。「第一集」大概是說我很了絕症,但我那時還未知道是甚麼病,只是知道自己有危險。醫生說我的病是難以救活的,我竟選擇了放棄。昨晚的「第二集」,交代了許多之前不知道的事,感覺來得異常真實,現在想起仍猶有餘悸。

第二集的開首是怎樣子已經忘了(大概不會是主題曲吧... 汗),只是知道了自己有癌症,還在等待報告。那時候,不知何解,我跟學校堛漱H仍然有來往,包括了一些同學,印象最深的就是夫子也在。大家都安慰我,說沒有事的。

後來,報告出來了,很不幸,我同時患了三種不同的癌症:血癌、骨癌及肝癌(先不論真實性),而且命不久矣。我突然有種強烈的衝動,就是要寫。要寫遺書,要寫感謝朋友的信,也要寫我這個只有十七年的「一生」。腦袋堿藒M湧出了許許多多的念頭,只想寫。因為我覺得自己實在太脆弱了。

一邊寫,我想:「不夠時間寫了。」於是寫得很快很快。後來,我想:「為何會是我?為何不讓我有多幾年時間寫作?我想出書啊!」愈想便覺得愈不值,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原來真的很渺小,而且也很無能。我哭了。

朋友不斷說我沒事的,當然,大家的心埵釧白是甚麼一回事。時間不夠了,我開始後悔自己選擇了放棄一途,想繼續活下去。

最後,我被送去醫院,途中,夢便完結了。我相信自己在夢中最後一定會死,只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寫完自己想寫的東西。原來我是很怕死的,很怕死得早,不能做到甚麼。面對著死亡,究竟有多人會堅強?


7月21日(一) 推金幣
不知大家有沒有到過一些「冒險樂園」之類的遊戲場所?那埵酗@些類似的機種,大概是叫「推金幣」吧。原理就是將金幣投入機內,然後讓機內的長臂或是機關推動,從而得分。而在那些機面前的,又以老人最多。

經濟學埵陪虓妝嚏A叫「成本」。「成本」就是在得到一件東西時放棄了的東西。「成本概念」堙A又有一種為「時間成本」,簡而言之便是為了得一樣東西所放棄的那段時間所帶來的好處。年紀較大的人,由於一段時間堜玼鈰驉u生產」到或是賺到的好處的能力較低,所以他們的「時間成本」較低,所以排隊抽獎或是輪候免費東西的多半是老人。

說過理論,大家都明白了為何「推金幣」會變成了老婆婆的天堂了。

我很喜歡看老婆婆們玩「推金幣」的(當然,其他人玩也好),因為她們從來不會計劃自己用了多少個金幣,一擲便是千金,看得蠻刺激的。自己從來不會在「推金幣」機堛幙o麼多錢,所以想望梅止渴,感受一下那些氣氛(當然,最重要的就是自己不用花錢嘛,哈哈)。

不過,看著她們在玩,有時又不禁想:「為何她們一方面說政府沒有援助,一方面又倒錢到海堜O?」


7月20日(日) 命運
我相信有命運這回事,覺得有一種「東西」主宰著一切(但又不相信神,除非將那種「東西」理解為「神」),將人玩弄於股掌之間;可是,我同時又覺得人是有機會掌握自己的未來,只看他如何決定。這兩種矛盾的想法,就像兩個力人在拔河,時而命運會贏,時而人類佔優。

找了一位懂得相理的同學給我批掌,他說我是個理智得可怕的人,卻又多愁善感,有時更或甚至趨於公利。我聽後,問他:「我也算理智?有人說我感情用事呢!」「那是不可能的。」他又解釋了公利,說我有時只會做於自己有益的事。(是嗎?)後來問了數條問題,例如職業等。他說我沒有「事業線」,所以沒有固定的工作,可能會寫作。至於感情方面呢,他說由於我太理智,所以會將感情放於現實來想。又,他說我有八十多歲命,但晚年多病。

以上的我暫時都無法證實,但覺得不部分都不太適合我。

我相信命運,但始終很難相信我們的命運已經決定於掌紋之中。每當想到這點,主張「人定勝天」的拔河人便有點優勢了。畢竟,如果人的一生已經寫作手掌上,不能憑努力改變未來的話,是太悲哀了。


7月19日(六) 音樂日
自從跳舞機在香港流行起來後,日本陸續推出了一部又一部的音樂模擬遊戲機,包括有打鼓機、結他機、鋼琴機、Pop'n' Music 等等等等,攻勢一浪接一浪。自己第一個接觸的是跳舞機,一跳便迷上了,可是當時只有一位朋友會跟我跳,加上後來香港的跳舞機數目已經變得很少很少,所以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再玩。

那時間,我其他的朋友都不會玩這類音樂機,又沒有結識一些「音樂人」,便有種錯覺:「根本沒有人會定期玩音樂機。」說真的,當時真的有點失望,也覺得自己很「另類」。

後來,我在網絡上找到了「龍威擊鼓團」(註一),發現原來香港的一等一打鼓高手早就成立了這個網站,而且有許多會員。我偶爾進入了那個論壇,才知山內別有洞天!除了打鼓機,還有其它由KONAMI 出產的音樂機迷網,熱鬧之極!

他們定期會有聚會,將一眾參與者有交流的機會。而今天正是其中較特別的,因為全個網站不同的機種一起組織今次名為「MG 日」的日子,無分國界。到了那個聚會,突然覺得很難得,因為大家由互不相識發展至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是一點都不簡單的,而且機會也不多。他們玩得非常開心(當然,這次是我的第一次,所以還有點兒見外),氣氛好極了!

除了玩,當然就是看高手表演!他們技巧之高,足教我這「初心者」目瞪口呆。幸而,他們非常照顧新人,所以我也不至於受到冷落。

由於MG 日的目的在於讓大家接觸平日少玩的音樂遊戲,氣氛不會像「大喪」(註二)那樣緊張,而我也受到在場的人鼓勵,試了Pop'n' Music,一玩之下,發現比想像的易,所以感覺非常好!

經過了今天,除了試過新東西外,還認識到一班很有趣的朋友,他們不會計較你的學歷、年齡,對人也很真誠。最重要的,當然就是知道了一樣東西:自己在音樂遊戲的世界堣@點也不寂寞。

--------------------
註一:龍威擊鼓團的網址為http://www.drummania.org
註二:「大喪」為他們正式聚會的名稱,形式是比賽,讓高手們切磋切磋。

以上出現的英文字,都是沒有正式的中文譯名的,是迫不得已寫出來的,希望各位見諒。


7月18日(五) 後果
如果走在街上不小心碰到別人,我們說一句「對不起」便可以走,對方甚至不會太介意你用甚麼態度來說--或者該說是形式上的道歉吧。可是,很多時候事情發生後便不能補救。

如果你傷了一個人的心,而且傷得很嚴重時,就算你很誠懇地道歉,對方也未必會接受。他們甚至會說:「你一句道歉便可以殺人了嗎?」這句比喻用來貼切得很,足以解釋以上所談的點。

最近我看見了一位同學以言語令到另一位同學覺得很難受。由於那是公開的場合,所以經老師商量後便應後者所求,著那位同學於今天公開道歉。那位同學做了,可是大家都弄得很不高興。

他的班主任很有心,事後來問我們覺得如何。雖然我不是受害者(?),但我說:「其實我們需要的不是一個冠冕堂皇的道歉,這是有沒有心也能夠做得到的門面工夫罷了。再者,事情發生了便是發生了,就算道歉一萬次也是改變不了的。這次道歉,我們作為同學的只希望他以後會慎言,不要再做這種事。」

在這堙A我不太想評論這件事。只是希望大家要記著這個老生常談:「三思而後行」。


7月17日(四) 有其母必有其兒?
放學回家乘小巴時,因為一對母子的對話異常大聲,所以便留意到。聽著聽著,原來她們在爭玩遊戲機,小的當然不會讓步,大的原來一樣執著。不過當然,大的手上的「籌碼」多得很,對小的說了一些話後,對方應聲將手上的「寶物交出」。

雖然得到了遊戲機,但那位母親仍覺得不足,不斷在埋怨著兒子搶了她的機。她說:「整天拿著我的機,叫我怎玩?」然後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間或有兩句說話埋怨自己的等級太低之類的話。

看到這個情景,我有兩個感覺。第一個印象就是:「厲害!絕少父母輩的人(以她的年紀)對電子東西的接受程度會這麼高!」這個不必多說吧;其後,我便想:「身為父母的不以身作則,教子女不要在車上玩遊戲機,自己也如此,不是太好吧?」

我們經常會說:「子女就是反映父母行為的一面鏡子。」所以會有「家教」等觀念。以前認識一位中三的人,他在學校的操行一點都不好。有次他跟我說不想讀書,我便試試從他的家人入手,告訴他父母是希望自己盡力的,誰知對方竟說:「我的父母也不是唸書的人,才生了我這個壞孩子。」可見父母對子女的影響有多深。

那對遊戲機母子,將來若不好好教化,又會變成如何呢?


7月16日(三) 音樂比賽
以前在舊學校堙A音樂比賽是其中一項最大型、最受重視的社際比賽。為了贏得比賽,大家出盡各種法寶,也用上一整月的時間排練,務求做到最好。來到這堙A不知何解,我完全感受不到這樣的氣氛。當然,大家都想贏,也有排練,但總不如舊學校般積極。

舊學校的音樂比賽,分有很多很多組別,相對於這堛漸|項,真的多近一倍。可是,後者在排練時反而更難處理,大概是因為這堛漲P學都不算有興趣吧。

除了組別數目外,態度也有很明顯的分別。舊學校可能因為有較多音樂人的關係,所以怎也爭取自行伴奏;這堜O?不知何解,他們只會用光碟裝著經消音的歌,音質也較差。除些以外,在選曲時也有很大的分別,舊學校除了在流行曲外,其餘的都是選了一些藝術歌曲,難度大增。

今天的比賽,我們社得到大部分比賽的冠軍,可是很多人都說評分不對。就連很多我社的人也覺得如此。舊學校好歹也找個外來的評判,始終都較專業。

唉!教人怎會不比較呢?


7月15日(二) 籃球比賽
不要以為我是個異常文靜的人,其實我也喜歡運動的。而芸芸的運動當中,又以打籃球的時間最長,所以算是比較有信心的一環。可是,今年的社際籃球賽,我連出賽的機會也沒有--大家都認為「社長」只能夠當具臣,即是充數的分子。更可悲的是,我每次一定要帶運動服,以備「不時之需」,正當我以為能夠出場時,總會有社員忘了帶球衣,然後要從我的身上「奪過」球衣,於是我便不能出賽了。

關於這個問題,我試過向一些在球隊中較德高望重的社員反映過,他們也會替我不值,因為他們在跟我的幾場比賽後,都說我的技術不是那樣不濟事,照理出場是沒有問題的。然而,其實幹事都不是這樣想,他們會覺得我的責任就是帶球衣,也只會是帶球衣。

有次,我跟女社長說起:「我覺得在場外支持不是不好,只是如果站在場中參與的話,那種支持是比哪一種都要多。」誰知她竟說:「難道你要在場中支持?他們怎也比你強吧?」語氣充滿著嘲諷的味道。

今天,我為了出場,特意不借出任何球衣,叫那些不帶球衣的社員自己想辦法問別人借(其實已經很多人了)。於是,我得到一個機會。

比賽完結後,很多朋友都說我打得好,連老師也認為我某些處理得好,使一向不看起我的人對我刮目相看。

只可惜,那已經是社際籃球的最後一場了。


7月14日(一) 遊戲日
考試結束後,學校舉行了兩天遊戲日,讓同學輕鬆一下。不過,所有學會都要負責攤位遊戲,所以一眾學會幹事便沒法輕鬆了。除了籌備需時外,資助也少得驚人(只有四十大元),令同學們大感頭痛。

當然,既然寫「遊戲日」,那些問題都經已解決了。今天是遊戲日的第二日,由於汲取了星期五的許多教訓,今天各位幹事同學都表現得很從容。我們中文學會的攤位,沒有很高的娛樂性,也沒有特別的獎品,所以不算受歡迎。可是亦正因如此,我們得以很多的時間休息。

說起沒有高的娛樂性,其實那是因為中文學會的遊戲是要太家猜歇後語,然後在版上將字約下來。本來遊戲不會給予同學提示,可是同學們竟對歇後語完全沒有認識,所以我們的遊戲變得愈來愈易,真的令人無柰。

其實,歇後語乃中文堥鉹中@種最有特色的遊戲之一,是其他語言所沒有的。可是,現在大家對中文的興趣愈來愈少,加上能供選擇的「遊戲替代品」實在太多了,所以大家比以前更少閱讀。這個現象甚至令大家的中文水平下降得令人感到可怕。偶有一兩個寫作較好的人都會被尊為「神靈」,不是很可悲的嗎?

這個問題,當然要歸咎於教育制度!是誰令大家只懂默記「答案」呢?


7月13日(日) 棋王第二
三天前給別人拿了《棋王》的閱讀報告,所以我要再寫一次,而新的「死線」是星期一,也就是明天(可是出於惰性,對,又是惰性,要在今天才有意識去寫。可是不知為甚麼,這幾天也沒有做過甚麼東西,連心情也沒有上載。)

寫《棋王》的閱讀報告,本來不是甚麼苦差事,因為這本書又的確有很多值得深思之處。可是,要我就同一題目寫兩次亦確是很難受,尤其每下筆也有同一句話出現於腦海之中(注意:不是思覺失調):「唉!已經寫過了!本來可以不寫了。」於是,愈寫愈想,愈想愈不高興。可能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遲遲都沒有寫好。

不過當然,因為要交功課(嚴格來說這個還是考試的分數呢),所以還是要寫。不過,我一是不寫,一寫便不會隨便寫一些「字」給夫子便算。尤其是自問在第一次寫時的水準不算差,所以更覺得第二次非寫得好不可。於是我從另一個角度寫同一題目,既不會令自己覺得厭倦,也可補充第一次的不足。

記得國內有些寫作高手,平日經常練習寫作,而他練習的方法是:將同一題目不斷寫,寫到寫無可寫為止。這種方法最好的地方在於作者可以練習從多方面思考問題,不會被限制了視野。現在,難得有機會將這本小說的閱讀報告寫兩次,也算是練習的一種吧!

看來我該去謝過那位「小偷」呢!


7月12日(六) 頭髮長又長
很多個月沒有理髮,所以已經長得很長了,除了上學有被抓的危險外,在炎炎夏日中亦是相當難受。再者,我的髮質很差,又硬又曲,用甚麼髮型也不會耐看,所以曾經不只一次給朋友勸我剪了它。

其實,我也清楚這把長髮(不是真的很長很長很長...)是不好看的,也明白這是很不方便。不過為何不去剪呢?其實是有原因的。首先,我總覺得剪頭髮是一件大事,不能隨便剪(難道是傳統觀念?),剪了頭髮,就好像在胸前戴上黑紗一樣,使我覺得是發生了甚麼事的標誌。為了不讓自己覺得不自然,所以很久才剪一次頭髮。

第二個理由,就是今年是我取成人身分證的大日子。為了那張將會陪我很久的身分證上的臉孔,我打算照出較好的面目。如果太早剪掉頭髮,到時便會長長了,不能達到理髮的目的。最好當然在取身分證前的一段時間剪。

今天,心血來潮,想去理髮,於是交待了便去剪。畢竟對於學生來說也真的太長了。

於是,經過今天,大家將會看見我的新形象了。


7月11日(五) 中樂晚會
早在三月時,應音樂老師之邀,任音樂周中樂晚會一職。後來因為非典型肺炎肆虐香港,所有節目都被迫取消,那晚會也因而成空。

及至考試前,疫情受到一定的控制,所以老師提起晚會。很早便收到晚會將有的節目,以及一些輔助的資料,可是出於惰性,所以一直都沒有好好準備(除了惰性,很大程度因為對自己,對拍檔有極大的信心,總覺得即時可以發揮)。

今晚便是這個大日子了,包括我在內的三位司儀總算開始感到有點兒緊張了。大家開始認真地討論有何「爆肚」妙計(其實早前也有想過,真的「想」過)。但由於他們今天都有別的事要做,所以一起討論的時間真的不多。

時間到了晚上六時多,距離開始時間已經不到兩小時。那時候,我跟拍檔仍只為晚餐而煩惱(可見自大到甚麼地步),直至晚會開始後,我們才討論完有甚麼可以說。時間緊迫得很。

剛開始時,三個都似乎很緊張,明顯地不能收放自如。加上第三位司儀一直都不能放鬆,所以主要還是靠我會另一位拍檔。後來,我們似乎找到一點兒共識,開始變得更為活躍,情況才好轉。

這一晚的表現雖不算壞,卻一定不會是好的。

這個故事教訓我們,凡事都要先準備才實行啊!
(我在說甚麼?????)


7月10日(四) 無題
今天是大家必須完成中文科一份閱讀報告的日子,經過一整晚的趕工後,今天總算能夠準時遞交。由於夫子說我們可在今天下午五時前才交,所以很多同學都選擇了回校繼續寫。眼前著同學努力地趕工,而自己又經已完成了,心堣]不由感到輕鬆。可是我並沒有立即交給夫子,打算待同學完成後才一同去。

就是這個單純的想法,了結了我。何者?慘遭毒手矣!

今天有三科的卷要對,到了第二科時,我們要走到另一個課室。出於自然反應,將其它不需要用的紙張和雜物於進抽屜內。說到這堙A大家都應該知道以下會發生甚麼事了。

一切像是預先設計好一樣。首先不想自己獨自交功課;然後轉課室,做了個正常不過的決定,放功課入抽屜;最後,功課便不翼而飛。

大家都說可能是我不小心。起初我也這樣想,所以找遍所有曾到過的地方。後來我嘗試重現「案發經過」,才猛然想起放在抽履堙苤苳@個已經找了十多次的地方。換句話說,要麼功課自己長出腳來跑掉,不然就是給別人拿掉。有人認為是校工收拾了,我卻覺得不是他們所為(因為後座抽履堛漯F西肯定比我多)。即是有同學刻意取了我的功課。

當然,我是永遠都沒有辦法知道那是誰。那唯有再寫一遍吧!


7月 9日(三) 對卷第二日
經過昨天低分的惡耗後,自然將全部的希望放在自己最有信心的文學作文。今天便是這個大日子了。想起來,原來有自己特別有信心的科目是很好的事呢!

通常,等待自己最有信心的試卷時,並不會表現得很緊張,反之,會裝出滿臉不在乎的(所以很多人都會誤以為我真的太自信,其實,我只是不想別人知道我有多緊張...)。今次當然也沒有例外。

收到卷,分數不低(其實都算不錯了),會不會是第一名呢?會不會將其他同學拋離呢?到那一刻,仍然充滿自信。後來,看見鄰座的試卷,她比我高一分,於是知道了自己不是最高分,老實說,是有點兒失望的。再後來,我又知道了那個最高分的分數不只一位同學奪得,而是兩位,我便知道了自己的地位又下降一層了(當然,知道了她們的文章是怎樣的後,又輸得心服口服)。

這時,同學說文學考核創作的部分該有更多的比重。聽到這類的話,我當然會表示萬二分支持!說著說著,可能因為有感於自己的背誦能力不高,加上同學說:「其實文學史對你們這類作文人的的很不公平!」,所以不禁眼泛淚光,幾乎嚇死那位同學。

最慘痛的就是我知道下年文學改制,不用考文學史,主考創作。這叫生不逄時。

是命也夫!是命也夫!天喪予!天喪予!


7月 8日(二) 對卷第一日
今天開始派發試卷,將我們在早前考試的表現作一分析及教授我們以得失。首日三科,最不滿意的是中史科。不是因為分數低,而是覺得不公平。

我從來都認為讀書的目的在於令學子明黑白,辦是非,並不是教他們將一本又一本的書嚥下。當然,「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我也明白的,可是,背誦又是否必然處於最上位呢?

言歸正傳,今次早史,因為沒有依照王老師的一套答題方法而變得異常低分。她對我答卷的評語甚至只是大部分同學的毛病,嚴格來說並不算適合我的卷。看著評語,看著分數,怒火油然而生。雖不至於要衝出去殺人,但都立即發問挑戰。所謂挑戰,不是下戰書,而是將我認為的一套講出來,問問老師的見解。(當然,她並不真的答得到)

事後,有同學暗地堙]識時務者)告訴我那樣好像不太好;有的則過的跟我說認同我的講法。其實,我想要的並不是一時三刻的掌聲或是甚麼,我只希望知道究竟是我錯還是怎樣。因為,我要面對的,不是學校的任何老師,而是在外頭的閱卷員。我只想弄清楚來龍去脈便足夠了。


7月 7日(一) 中文口試
由於文化科課文的教學進步很慢,所以我們沒有很多練習口試的機會,加上非典型肺炎令我們有好一段時間不能上課,所以時間更為緊張。不過,在第一次練習口試前,卻一點都沒有擔心過練習不足,總在想:「還不是以中文作答?我才不信以自己的能力會連幾分鐘的話也說不了。」

不幸言中。

第一次的口試練習,使我們有很多同學都上了寶貴的一課。面對著題目,竟突然變得像啞了一樣,久久都吐不出半個字來。那一刻,深切感受到中文的「可怕」。那次後,雖不至於為中文口試而經常處於緊張狀態,卻吃了一記重重的頭捧,學乖了。

今天的口試考試,大家都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應考。而我,一如以往,沒有因為考試而害怕或緊張,靜靜等待進入試場。考試題目為「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五位考生中,有一位旁聽(因為她已經考了,我們一組不夠人,所以找了她湊數),餘下四位都是男孩。剛巧,四人之中,有兩人認為是「時勢造英雄」;另外兩位則主張兩者不可分割,造成了「二對二」的局面。整個過程非常順暢,大家都很踴躍發言,「戰況」非常激烈。

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口試帶來的成功感(其實只試過三次口試罷了)!這才知道口試還不如想像般艱深。

(至於表現不好的你,也不要太傷心了!今次失了手,下次便不會了!)


7月 6日(日) 好明天啊
看到很多新型手提電話的設計,都不知道該讚設計者的創意還是罵他們只懂把我們當作白老鼠,不斷測試著我們對古怪產品的接受程度。

好像最近一個很特別的廣告,片中所有出現的角色的樣貌都是一樣的,由小孩、少女、中年發福後的警長、以至新娘子、老婆婆到公仔,扮得維肖維妙.這個廣告最主要是想突出其設計的手提電話充滿時代感,標語說:「好明天啊!」若只論廣告的效果和創意,這個廣告必然取得上佳的成績,是近年來較好的作品。可是,若論該系列的產品的話... 抱歉,我不時「時代人」,真的不懂得欣賞。

現在很多很多的產品,不是為了甚麼目的,都將它設計成「高科技」的樣子。有的設計還可以接受;可是大部分都是一些古古怪怪的東西,令人覺得可怕。究竟是人類對「未來」充滿了過分的憧憬,還是人類過分自大呢?

很多人都怕自己出生太早,怕會錯過很多東西。我卻認為出生愈晚的人會愈不幸。如果要我生長於一個爾虞我詐的國度,個個「思想成熟」的話,我寧可不出生了。


7月 5日(六) 我不是波牛

早上跟弟弟到葵芳踢足球。自問技術比他差得多,卻倒也樂意跟他們玩玩。時間選了在很多人都仍在被窩沉睡的早上八時多,由於天朗氣清,萬里無雲,使當空的烈日把我們照得火辣,像很快會熟透一樣。

踢了好一段時間,有不少的球員已經熬不住極熱的天氣,也熬不住各方面的消耗,相繼將上衣脫掉。脫掉上衣後,不知是錯覺還是甚麼,他們真的變得更加積極,就似突然有額外的體力貫諸全身。一向都不習慣這樣的做法(當然,游泳除外),所以我和弟弟都沒有脫衣下場。

經過數小時的激戰後,大家的體力亦幾乎到了極限,於是打算回家。大家都進了更衣室後,才發現自己的皮膚幾乎著了火,紅的紅,痛的痛。奇怪的是其他人都沒有太大的問題,只是我經得像個蘋果一樣(突然覺得這個比喻一點也不誇張)。臉部的情況更壞,似乎是灼傷了,不時作痛。

所以說,像我這種「文人」還是不適合太多的戶外活動。不過,還幸我是男孩... 如果我是女孩的話便慘了!不但運動會被嘰為「男仔頭」,加上早上防曬,夜晚美白...... 像我現在的情況,十居其九都會被笑得顏面無存。

哀哉!


7月 4日(五) 考試、考試、考試...

這段時間,因為要考試,就算是裝也得裝出考試的樣子。雖然自己未至於是裝出來,卻肯定自己沒有上學期般專心,經常開著電腦發呆。這個學期的成績必然比上學期退步,只是退到甚麼程度罷了。自己古怪的思想好像從來沒有改變過,從下學期初便有一種「想退步」的心理,可能是壓力過大了,話雖如此,面對著大倒退時,心媮`不是很自然的。

今天(七月四日),是文學史的考試,也是對大部分同學而然的最後一日考試(其實還有一科中文會話)。前幾天,看見那些沒有選修文學的同學,他們在考完最後一份卷後,心情沒有特別的改變,只是不斷重覆著「沒有那種『考完試』的感覺。」那時候我不太相信,到了今天考完文學史後才知道我也有這樣的情況。

也許,那是因為高考的緣故。因為我們今次的考試,只是校內的一次評估罷了,預科的終點卻是高級程度會考,可怕的是我們在路途上已經幾乎可以看見那恐怖的終點了。在這個考試前,大家還可以想時間有餘,可是,經過這個考試後,整個課程便正式踏進最後一個三分一了。

今天除了是文學史的考試外,也是上一屆的預科生受判的日子--高級程度會考的放榜日。早上校長在早會中勉勵同學努力備戰時,也不忘提到學生們在高考堛漯穛{。在各方面的壓力下,加上新聞中駭人的數字(合資格但升不到大學的有三千多個考生),使人不得不對高考產生恐懼。

我知道高考將至,也知道必須努力... 所以呢... 以後靜堛漣騝s未必會快,但我也會盡力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

對了,希望大家可以繼續在星光大道踴躍留言!更重要的,當然是投稿啦!


7月 1日(二) - 7月 3日(四)
(考試暫停)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