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8月24日(日) - 8月31日 改版工程

雖然這幾天的心情都沒有更新過,可是我一直忙著跟心情有關的東西。現在大家看到的版面,不錯是很簡單,卻花了我數天的時間來處理。的確比想像的難很多呢!

讀回以往一百多二百篇的心情,發現自己在期間總算有點兒進步了。
最早期的心情,最甚者, 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
可是,那時候的心情,是確確切切的日記。

改版是個極其痛心的決定,有說不盡的無奈。不過,想起到時可以全新的面目示人後,又期待萬分。
靜是我第一次製作的網頁,所以有很多東西的處理都未見成熟。往後改版的日子,我會盡力想想有何改善之處的。要是大家有何意見的話,歡迎電郵給我!


8月23日(六) 母子
小巴上,司機幾乎沒有開空調,不少乘客以手為扇,似是對司機作出無聲的抗議,可是後者沒有改變初衷,繼續開車。後來,車子駛進加油站,才明白為何司機不願開空調。

關了機器,車子一下子靜下來。我到這才發現隔座的一位婦人抱著小兒,哼著「月光光」,逗著手中的娃娃入睡,場面很是溫韾。在悶熱的車廂內,搞不好,小寶寶便會放聲嚎哭,為人母親自然不想這種事情發生。另一方面,母親疼愛子女,便會無微不至地照顧他們。

有人說,母親經常抱著子女,是因為她們經歷十月懷胎,生產後不習慣那種空虡,故抱之;也有人認為,凡初生的生物都會顯得嬌小可愛,激發出生產者的母性,令她們會照顧子女至長大。言不是不成理,卻太無情了。此等例子用於其他生物還可理解,一旦用諸人時便顯得格格不入。人類可貴之處在於他們有情感思維,超脫了一般的生物本能,形式種種的思想。人類關懷子女,又豈是單有生物本能的原因?

看著車上那對母子,愈發覺得感動。看著睡得香甜的小寶寶,又看看自己,突然感到可惜。可惜的是,我已經忘了曾經擁有的這樣感覺。


8月22日(五) 身分證
十八歲,其中一項轉變就是持有「成人身分證」,看,多神氣(對於「兒童」來說)!所以未到生日經已急不及待地預約,登記(可是最後都是遲了)。終於等到這一天,一大清早便起程往入境事務處。

時間尚早,所以要列隊待上樓。隊中不乏帶同兒女申請成人身分證的家長,當中也有一些往別的樓層的人士,但只佔少數。那些家長們,大概都是第一次,顯得很不安。他們不斷抓著一些職員不放,問問這又問問那,唯恐不問便會申請不到。

我曾經兩度辦理申?身分證的手續,因為以前給人偷了銀包,要補領,可是,對於申請身分證的記憶都未算很深。只記得當時要很長時間等候那些職員慢條斯理地工作。當是我不斷在埋怨,甚至咒罵(當然啦,那時候的「咒罵」都沒有甚麼特別)。那時候甚麼都未電腦化,更現在形成強烈的對比。

首先是電話預約(當時好像沒有吧?),免了極多的排隊時間,猶如開了一條特別通道。接著,收到籌,幾乎不用等便可以開始。接著跟一個職員見面,填了表格,三言兩語後便可以照「大頭相」了。異於以往的做法,現在用電腦照,可以即是看到照片的效果,而且可以二選其一,減低了以往不合心意的機會。打指摸也不用「著墨」,都是電腦化了。

跟職員見面直至收到「行街紙」,需時不用半小時,而且職員的態度都非常好(可能是我走運,我看見一個櫃^的職員對一位菲籍人士呼喝)。

就這樣,新的身分證在制作中。在新的身分證功能下,人手化操作的時代就完結了。這張身分證有多重意義。


8月21日(四) 老人
巿場內,氣勢磅礡的叫賣聲不絕於耳,固然是一大特色,但巿場外的情景更是一絕:一眾老人雲集於巿場門外,在圍開小花圃的石蝷W「佔一席位」。有的跟過者熱情地談話,體現了「四海之內皆兄弟也」;有的坐在一旁一動不動,直注視著某處;有的手勢香菸,大口大口地抽著。各有特色,也可能是一個又一個不同的故事,耐人尋味。

老人活得久,自然有最多的經驗。而且,他們小時的時代更不如現在般穩定,所以經歷更是特別;就算是沒有經歷「特別」的事也好,老人的智慧也比我們高。正因如此,老人要是在小說或是故事堨X現,都帶有一點神祕感。

據說,很多人一活到老便會變成「老頑童」,突然像個板的小孩一樣,難以捉摸。究竟是否真實,我還不太清楚,不過肯定的是他們的心態都有重大的改變--當然,我還未踏入這個階段,到底是怎樣還不清楚。

有時真的有衝動問問老人們:「你們怕死麼?有何打算?」可是這樣問的話恐怕會遭打,所以每次都將問題硬生生的吞回肚子堙C恐怕要得到答案的唯一方法便是等待了(希望我會有命等到這一天吧)。

不知道老人的故事在你心中又是怎樣呢?希望不至於「無聊」吧!


8月20日(三) 回顧
這幾天一直在回顧著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有的勉強能夠展現於人前,有的卻很「灰暗」。撇開這個不說,回顧的其中一項是「寫作」,集中火力向心情發射。

對於自己的寫作有何優劣得失,很少人可以自覺。因為每個寫作的人都將自己認為是最好的一套寫出來,不然,是很難下筆的,那試問一個人又怎能看破自己的缺點?我自問未有這種能力,所謂的回顧,還是靠友人的話引起的:「你的心情好有趣!永遠也是『我今天如何如何,然後這樣那樣』,最後想出甚麼大道理,不是嗎?」想起來,原來自己所寫的東西是這樣千篇一律,了無新意的。

其實,除了這個形式外,寫心情時有不少地方都不自覺地走進了自己的「框框」,跳不出來。可是,這個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加上從來沒有人真正去投訴,才不太重視罷了。直至現在,突然覺得自己寫文章太差了,所以希望糾正一下自己的問題。

反思過了,便開始改。這幾天的心情便是改變了一點的產物,整體的感覺很好,最少不再是以往的那種「格式」。現在的問題,不患文字寫得好不好,也不是中心思想的問題,而是表達方式不夠好。再發展下去,恐怕會變成俗不可耐的文字,那便慘了。


8月19日(二) 人與自然
最近,電視廣告介紹一套三張的唱片,名為「心之淨化」,不是哪位歌星的樂曲,而是大自然的聲音。現在生活節奏急促,人們活在巨大的壓力之中,「大自然」似乎成為大家唯一的救藥,所以這類的唱片一直不乏客源。可是,人們捨棄了真正的自然不要,選擇了這條「文明」的路,一方面向著前方追求進步,背地堳o是無助地尋回起點,那到底有何意思呢?

科技的進步,為人類帶來不少方便,同時,人類要付出極為沉重的代價:對自然的破壞、環境日漸惡化、人與人間的疏離等等,多不勝數。可是,種種的代價,似乎未能將人類的野心遏止,只有小部分人會主張保護環境,然而,就只有這麼的一點點而已。

推出這套唱片,原意得好,希望大家多接觸大自然,不至於心靈枯乾;可是,我們該從中想到一些東西:為何我們不去讓自己有更多的時間去接觸實實在在的自然,而要靠機器製造出的假象?有人答:「我沒有時間。」如果你是個每秒鐘的差誤甚至可以使整個金融體系瓦解的人,我會接受這個答案,可以成為這個級別的,也不是個完全沒有私人空間吧?何不趁一些假期來好好放鬆自己?

如果你不是以上的一種人,你為何會沒有時間?我只想到一個原因,就是大家都將一些未必重要的項目放上首位。玩電子遊戲、玩電腦,甚至是線上遊戲等,似乎成為生命中的全部,難怪會沒有時間了。曾經想到一個片段:一家四口,帶著手提電腦走進餐廳,他們一聲不響,臉上絲毫沒有表情。坐下來,第一時間打開手提電腦,以ICQ 對話。這個情況可能有點兒誇張,可是繼續這樣發展下去的話,世界也離這個不遠了。

以前,還未開始製作網頁時,晚上不會開電腦,總喜歡關掉燈,望出窗外。如果天色好的話,會看到月光,心情豁然開朗。今晚回味一下這種感覺,更是感受良多。

發展得愈是發達的世界,人們的時間愈是珍貴,他們會放棄吃飯的時間,甚至會放棄休閒。「大自然」對大家來說可說近乎奢侈,能夠抽空聽聽「天籟」已經很了不起。「一生人」的時間著實太短了。據說,將來的人會有二千年的壽命,那是喜訊,還是噩耗呢?


8月18日(一) 人緣
很多人都會為自己訂下一大堆「夢中情人」的條件,他們甚至朝思暮想,希望此人快點出現;可是出現了,大多數人的反應卻不是第一時間去結識「他」,反而變得緊張,最後甚至會放棄。問他們為何不去認識自己心中的完美,會答:「不能!他實在太完美了!」聽罷,會久久吐不出半個字來。

不能符合「夢中情人」標準的,固然不會被接受,可是符合的,又會給拒絕,原因究竟安在?或者他們覺得那還不夠好吧。一向以為只要符合一些極苛刻的條件就算完美了,下意識以為這個世界根本沒有這種人;萬一「他」真的一下子出現了,那感覺反而變得不真實。

同樣情況,就算是最挑剔的人也好,他將來的另一半也未必是個完美的人。就如很多人都說:「可能有一天會遇到一個人,他有甚麼缺點我也不會討厭啦!」他們叫這種原因做「人夾人緣」。這個理由看來「合理」得多,因為不用追求完美,其實,這個原因正正是大家都說愛是盲目之處了。

愛一個人,用句俗一點的話,就是緣份,是沒法解釋的,可是除了這個原因就沒有別的了。因為沒有原因,所以就算那個人不是完美也可以接受得到。有一個對白,是拒絕人家用的:「不是你不好,只是我倆是沒有可能的。不如你找個更好的吧!」其實是沒有用的。要不然,那不是愛吧?

「人緣」也不只是愛情獨有的,朋友也是人緣的結合。這樣的例子大家都清楚吧?不是奇怪,簡直無法想像。


8月17日(日) 擁抱
想起了一句對白:「擁抱這種東西真的很奇妙,明明是最親近,卻偏偏看不見對方的樣子。」這句話在劇中的作用帶有另一種的作用:因為男方隱瞞了女方,心埵陸迭A所以抱得不起勁,於是就算是最親近的擁抱,都變得毫不實在了。

以前聽到這句對白的一刻,覺得好震撼,因為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更想像不到。再重要的是,這句話道出了很多人心底的一句話。因為不論是多親密的關係也好,是不瞭解就不瞭解,他們怎樣想都不是我們看得通猜得透的。

有一個事實,是非常殘酷的,卻教人不得不承認:「人心隔肚皮」。不是要否定真誠的存在,只是我們要知道,沒有一個人是不會隱瞞的。一個人可以背著自己的信念做出各種事來,甚至可以很極端。「得到人,得不到心」大概就是最好的引申例子了。

可能有人會說:「這不免想得太灰暗了!」說的也是,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空間,但都不能夠斷定所有人都一定是灰暗的。

究竟擁抱的感覺是不是一定像這樣虛無呢?還是要對最親密的行為作出平衡呢?


8月16日(六) 靜反思
我覺得自己非常對不起讀著這篇心情的人。如果你是經常按進來的朋友,那我更對不起你。多少次,當大家按進靜來,會發現更新日子已經停了好幾天?多少次,走進這個名曰每天更新的心情不是最近的一篇呢?不要說誰,要是我每天都走進一個網頁看新作品,卻不能看到的話,心堣@定難過。

當初,開始寫網頁是為了令自己有更多的寫作機會。寫日記,本來有點為自己留一條後著,可以讓自己有更多的更新。後來,網頁的更新慢得可以不說,連心情也不能每天一篇。

有一些朋友(對!就是你!),屢次鼓勵我經營靜,說我的網頁很好。他們說得愈好,我的心就愈內疚,總覺得那是很大的過失。不過當然,我不是在埋怨友人的話。

經過以上種種,我現在有一個想法,就是將靜先暫停一段時間。一方面,可以讓我想想未來可以怎樣去改善這堙A另一方面,可以讓我將心思放在我的弱項--考試。要是這個習慣真的落實,靜將會由九月一日起暫停一部分的更新,後期則會全面暫停,直至高考完結。

及後,靜將會以新面目示人,希望大家會喜歡!
(暫停實在是逼於無奈的決定,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8月15日(五) 面目
不知為甚麼,左眼生了一粒「東西」,痛得很,也很礙眼(真的很「礙眼」,害我幾乎看不到東西,可能是誇張吧?)。儘管別人一看見便叫「你一定偷看別人洗澡」,我覺得那只是一顆暗瘡。

可是,面對著這顆暗瘡,我的感覺卻是極其嚴重。每次從鏡子看見那顆東西,心堳K很害怕。怕會變得愈來愈大、怕會被人取笑、怕會變成頑疾......總之就是怕。後來看見那東西使我的眼睛好像變了形,不知是不是錯覺。

由何時開始,我對自己的樣子變得這樣著緊呢?記得以前臉部是「修羅場」,動輒會給別人叫作「暗瘡怪」。那時候,「美」離我太遠,所以從來不會想到這些問題。現在,暗瘡去了大半,面目開始出現於人前,難免追求更好的樣貌吧?不,該說不再希望有「大規模爆發」的情況。面對著自己的面容,有時不禁想:「要是帥一點就好了。」不過帥了又怎樣呢?又沒有太大的用途,況且這樣子是父母賜予的,豈能這樣妄加批評呢?再者,很多人先天有很多缺陷,那些人甚至不能讓人「接受」。我生來沒有大缺陷,這婸”茖銋磭傺堥諢C

人就是這樣了,得到一便想二,樣子好的,便想身高;體形好的,便想有錢;錢有了,便要有權,一直永無止境。這道理雖然是老生常談,卻沒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看破,至少,我不能。也許是我貪心吧!


8月14日(四) 尖子
在地鐵堿搢ㄓ@個性別不詳的人,樣子像是男的,打扮卻像個女子。因為「他」全程沒有開口說話,所以我始終不能確定「他」的性別。於是我也不理會,繼續讀手上的書。

後來,下車時突然聽到後面有一些怪笑,我往後望,發現又是那位仁兄。原來跟「他」同行的有其母親和一位兄弟。只見「他」在我身上瞄了幾瞄,然後繼續跟母親說話,他們談得很大聲,所以我聽到部分的內容:
母:「為何不能穿得像他這樣?」
「他」:「因為不夠IN!」(一開口,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母不語,顯然已經聽過同一答案不下十萬九千次。
他繼續發表偉論:「全校有哪一個不知我是最IN 的?」

我開始明白那怪笑是甚麼意思了,大概是我不夠他心中的指標IN吧!不過想到這堙A我一點都沒有開心,反而吁出一口氣。要是像他那樣才是站在潮流的尖端,是「人氣」的尖子的話,我寧願給人繼續在我的背後怪笑了。不好意思,我的思想就是這樣「老餅」。

對於打扮,我完全沒有心得,永遠都只是類似的配搭。不過,我對別人怎樣穿著的容忍力都不算低,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話也沒有關係。看到這堨i能問:「怎樣是過分?」具體的例子大概是在臉上穿了無數個環,或是一些「超常配搭」,很難形容的。看見了,心會寒。

那位「尖子」,不知程度去到哪堙C唯一肯定的是,他一天不開口,我都不敢肯定「他」的性別。


8月13日(三) 禮物
我不是一個喜歡送禮物的人,不,該說是不喜歡在生日送禮物,所以某程度上也不希望大家在我生日時破費(當然啦,買了的話,我不會不收的,嘿)。

為何會有這種想法呢?因為我覺得「禮物」的意義不在於甚麼,而是一份心意。表達心意,無非都想表示自己是重視對方的。我想,要是真的重視一個人,買禮物絕不會止於生日等日子,而是每天都可以買。當然,礙於金錢上的限制,我不會每天都買,但只要看見適合的禮物都會買的。

除了這個原因,禮物對很多人來說就如《請客》一文中所提到那樣:收了,不好意思不「回禮」;這邊的「回禮」,那邊收了,又「回禮」,結果沒完沒了地收收回回。禮物不錯是送了,卻失了本身的意義。要是這樣,那大家都不破費,然後對朋友好一點豈不是更好?

我經常想,其實這種想法會不會跟自己在暑假生日有關係?因為很少在生日收到禮物,所以會思考跟禮物有關的問題。不管怎樣,禮物只是錦上添花的東西,其實沒有必要的。沒有的話不要緊;有的話也不會壞,甚至可以說更好。所以,如果是不願意送禮物的話,那不送好了,因為沒有心去送的禮物是沒有意思的,只會令大家都不太好過。

(在這堙A我還是要謝謝所有送禮物給我的朋友,我很高興!謝謝你們!)


8月12日(二) 很久沒見
今天母親和弟弟北上深圳,留下父子二人,晚上自然到家外吃飯。如常,替父親買啤酒,因為價錢便宜,所以我買了大樽裝。

父親看見,即時顯得十分驚訝,道:「嘩!我不是著你買一罐來嗎?幹嗎買了一大樽?」「因為便宜嘛。」顯然這個答案是無懈可擊的,父親再沒有問,只是問我:「這麼大,我怎喝得光?」我再次記起自己的特權,笑笑說:「我可以幫你嘛!」於是父子倆點了幾道小菜,吃了「很男人」的一頓晚餐。

很久沒有跟父親單獨吃飯或是談天了。記得母親經常告訴我小時的故事,說父親很疼我,也很喜歡帶我們四周遊玩--可是這都是我有印象前的事,只是間中有小部分重現在腦海中。隨著父親的公事愈來愈忙,他沒有再像以前那樣經常帶我們到公園了;在金融風暴以後,他更是終日帶著疲色。母親說,他就是這種有心事都不會說出來的人,有甚麼都只會藏於心堙C有時我也真的很擔心。

今晚一頓飯,好像打破了好一些隔膜,是期待已久了。只恨時間太短,不然會不會好一些?


8月11日(一) 變成「大人」
「今早」兩時才睡,「見證」了自己踏入十八歲的一刻。那一刻我想:「這樣就是『大人』了?」我當然沒有在身上檢查有何改變啦,事實上連感覺也沒有改變。

這個普天同慶(?)的日子,跟朋友外出。玩了整個上午後,便進攻朋友的家。一行人到了超級巿場買飲品,友人跟我說:「試試喝這些吧!」同時指著貨架上的果汁酒,其餘的知情者都走了過來,紛紛推銷著那些酒的味道有何特別(奇怪的是他們都未夠十八歲。可能奇怪的是我啦)。於是我才記起了原來自己已經可以買酒了。

十八歲究竟有何意義呢?可能對很多人來說,十八歲是很忙碌的一年,因為諸多的限制都在十八歲解禁的,諸如喝酒(雖然很多人都不理會這一條)、出入「的士高」、看三級電影、考車牌等等。可是除了「解禁」,似乎十八歲便沒有實際的意義了。

對於旁人來說,十八歲是成年,而成年是成熟的象徵,或者至少可以說成年該有足夠的智慧和成熟處理自己的事以及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可是,人不是一到十八歲便有如夢醒來一樣突然變得成熟,同樣,不足十八歲的人也不一定是幼稚一樣。這個雖說是約數,但「一刀切」也于免太過不公平了。

對我來說,「十八歲」有何意義呢?我寧可用一個比喻表達:「十八歲就像從小學六年級升上中學一年級。」小學六年級,在小學的圈子堿O「大哥哥」和「大姐姐」,最是年長,也最有地位;可是一升上中學,不錯是長大了,卻變成了「form one 仔」,一剎那間從團體中的最高級變成了最低級。十八歲便正好從兒童的「長輩」變成了「最年輕的成人」。這種感覺很奇怪,一方面得到很多年齡上的解禁(還有一些要待二十一歲),一方面卻覺得自己受到很多約束,在社會上無所措手足。

不過,這種終於變「成」了「人」的感覺還是不錯的,就如升上中學後一樣,有值得自豪之處,也有更多的挑戰。面對著前路,已經不能再害怕,因為將會有很多東西,要自己去面對了......


8月10日(日) 還是「小朋友」
法定的「成年」就是到了十八歲的人,到十八歲便開始要自己承擔法律責任了。可是這一切都只是「法定」,其實是沒有特別之處。

今天是我最後一天可以「小朋友」的身分面對法律,也是最後一天可用「年紀少」來作藉口。面對著這個特別日子,心埵蛣M有些矛盾。

認識一些人,也讀過一些文章,內容是寫自己面對著長大的矛盾,他們多數都帶出自己「害怕長大」或是「不想長大」。這種心理我很明白,或者說是瞭解他們為何有這種想法吧。可是,我完全沒有那種「不想長大」的感覺(當然,我也不是特別想長大)。所以開始覺得自己有點奇怪。

回想一下,原來自己也有一點遺憾。因為我不能在這十七年間成為「小作家」(這個遺憾在我知道了朋友在十四歲出版後迅速膨脹),朋友說笑:「對啊!過了生日你便是『老作家』了。」後來也再加一句:「是『老作』的作家啦!」歡笑過後,真的感到可惜。不過,如果要我為了趕及出版而放棄質素的話,我寧可成為「老作家」(雖然我一點都不老),再者,以後的機會還多的是。

不過,想深一層,我這個在初中時仍然害怕中文、到了中四才開始課外閱讀、到中五才真正開始寫作的人,到現在有一個個人網頁,每天可以寫「心情」騙人已經算是很厲害了,不可能奢求甚麼。所以,「小作家」計劃失敗了,便期望將來會成為「老作家」啦!


8月 9日(六) 中史新老師
因為中史科的老師要放產假的關係,學校安排了一位新老師給我們繼續授課。其實早在學期初我已經接觸過這位老師的文章了,她在學校的論壇極之活躍,經常為學生們解答問題,可是我對她的認識也僅止於學校論壇的發言罷了。今天是補課的日子,所以有幸見識她的授課方法。

這位老師是一位兼教中文和中史的老師,所以在學校論壇媟|四處走動,用的文字非常精煉。今日一見,果然厲害!她每句說話都可謂微言大義,嚼之有聲,耐人尋味。

我最佩服就是這樣的老師了!(想當日喜歡夫子的原因也出於這個)所以雖然趕了一晚論文,只睡了一個小時,但在補課期間都全沒有辛苦的感覺。起初,我擔心她是位嚴厲的老師,所以有大半的時間都遏制了自己的「獸性」,乖乖地聽課。期間,每有機會,便會試探一下老師對頑皮學生的容忍程度(當然,我的頑皮不是打架,只是說笑罷了),發現她也不是想像中般可怕,反而是位不斷說笑的老師(所以我也猜她不太介意學生們作出「善意的頑皮」呢)。

就這樣,我們在多次的歡笑聲中過了一個上午。本來不願意回校補課,變成了一種享受,算是賺到了驚喜吧!可是我經常想:「老師本該如此!如是按課文的內容一字不漏的照讀,我也能當老師啦!何以我只認識到這麼少的『老師』呢?」


8月 8日(五) 無限留言版
有很多初中的同學經常申請一些免費的留言版,也經常叫我去留言。起初,我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只是很少到留言版之類的地方,不過也上去留個言,表示自己不會經常去。他們的「通知」,後來變得愈來愈頻密,甚至不到幾星期便會有新的留言版,要我留言。

那時候,我開始想:「要一個留言版不就夠嗎?為何要不斷申請新的留言版呢?」當然,最後也沒有人會答我。於是,我繼續在每個星期各收到不同同學的「提醒」,又說「你可能成為第一個」云云(當然,我也明白那是沒有可能的。因為他們的朋友都不像我怕留言版,反之,是不斷在留言。對!是不斷),最後加一句「是朋友便上來吧!」(這也是我總要一上的原因)

我問:「為何你總在開留言版?」「因為好玩!」「那麼你何不在電話談呢?見面不是更好嗎?」「我不喜歡嘛!」這時候他問我:「那你又為何不留言啊?」雖然明知道他不會明白,但我也說了那些疏離的問題。如果我們只懂在留言版堣斷留那些沒有意思的「留言」,那日子會絨成怎樣?如果是一些很少機會見面的朋友,留言版的確有很大的作用,可是,每天都有辦法聯絡的朋友都要靠這種東西「維持友誼」的話,那算是甚麼?


8月 7日(四) 畫畫狂熱
最近幾天,如常地上朋友的畫版看畫(他們畫得好美,教我望塵莫及),看著看著,自己也動手畫了一幅。竟然,無意間畫的一幅畫,效果很不錯!自己覺得不算差的畫,朋友都說那幅畫得不錯。

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實在太好了!除了小時候畫過一些畫外,一直到現在也沒有畫,所以畫得不好之餘也沒有信心繼續畫。有了朋友的一句話,信心倍增,立即有畫畫的衝動!當然,這種衝動最終真的變成了行動!於是用我的「老鼠」來畫。結果,我發現那實在是自虐的行為,眼睛感到極度疲倦。不過,好歹也算開始了畫畫。

即然要畫,也是初學,自然要請教高人了。問了各路畫人,有的會說:「我畫得很差啦...」有的則表示:「多畫就行了。」有的卻是:「用手吧!」教人感到無奈,我想:難道你怕我用腳嗎?較特別的,就是叫我讀讀《以畫為喻》。最後,幾過多位畫人的訪問後,發現大家都不外乎叫人練習(所以問了等於沒問,誰都知道要練習啦)。

學習畫畫是一件好事,因為可以刺激創作的細肥,讓他們製造出更多新元素。再者,畫畫也確實很有趣嘛!所以這幾天就不斷畫。每次看見修美術的朋友,便會很雀躍地告訴他們:「我很喜歡畫畫啊!」然後將那畫充滿自信的畫給他們看。一位朋友打趣:「你最近不是學新詩嗎?怎麼又學畫畫了?」我笑笑答他:「詩跟畫有共通之處嘛!」


8月 6日(三) 放榜日
去年,收到了會考的成績單,分數很低(放棄吧!你怎問我也不會說的),同時聽著學校宣佈有同學取得十優的成績。那時候還沒有想到甚麼,也許是因為還未意識到自己的分數有多危險吧。

當然,這個天真的夢很快便驚醒了。我的分數原來不是甚麼通行證,反而是我受人歧視的原因。放榜後的幾天,所有學校的老師彷彿都變了,變成面目猙獰的魔鬼。他們似乎以貶低學生為樂,不斷看著他們受苦。

可是自己也著實太差了,從模擬試到會考都沒有盡過努力,所以考到的成績便很差了。不過,當中最可恨的,則莫過於中文一科了。明明自己作文可以取得高分,偏偏又給讀本硬生生的拉低全卷的分數。還記得在某學校申請入學的一幕:(教師看著手中的成績單)「你的中文成績不怎麼好,又沒有修過文學科,那你為何要選文學?」「我對文學以及寫作都好有興趣的!」對方打量了我一下,繼續問:「但為何你的成績不好?」「我失手了...」「好吧!拿你模擬考試的成績單來看看吧!」(拿著,看看)繼續說:「你連模擬考試也不怎好吧?」我由衷回答他:「那次也失手了...」對方驚曰:「又失手?」我想:「怎麼說得像我騙你一樣?我真的失手嘛!」於是,這個多次失手的學生自然不被取錄。那天以後,我對升上中六的希望幾乎消失了。

後來,我到現在的學校申請。由於我們是最後一批申請的學生,也只比他們學額多了一個,所以將我們全數居錄,不必進行任何面試。選科時,我再次填了文學,可是這次沒有人挑戰我能否勝任此科(也沒有人問我有沒有能力讀三科高級程度的科目)。可能這是因為我們已經是最後的一批了,已經沒有太多的選擇,便讓我們自己選。現在回想起來,幸好當天那間學校沒有取錄我,不然我不能修讀文學。

一年了,可是記憶猶新。記得當時我跟幾位老師談過升讀以及選科的問題,他們都給予很大的鼓勵,也給我一個機會升讀。那時候,便暗自決定要全力為這間學校貢獻。於是,我參加了很多學界的比賽,也取得不錯的成績,當然,校內的成績也不算差。很多人都以為我不斷參加比賽是為了突出自己或是爭取升讀大學的本錢。其實,這個對我來說不是主因。

今早醒來,第一時間便想看看新聞報導,只想同情一下應屆的畢業生。自己在一年前試過的徬徨無助,感受特別深,看到今年的考生,感觸良多。

收到了一個電話,是應屆的會考生。對方說:「我只有十分。」說的出奇地冷靜,卻是令我覺得最為可悲。我想告訴大家,我也是會考的失敗者,可是,成績不代表一切,只要大家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天地良心,那還有甚麼問題呢?大家都努力吧!


8月 5日(二) 感同身受
一向都很怕看見有人受傷或是流血,要是手術進行中的畫面,便可以把我嚇死。有時在學校堿搳u教育電視」時看見以上的畫面,便很自然的將視線移開,發現很多同學都很怕這種場面。

說出來可能沒有多少人相信,我怕看見這場面的原因是我對那些受傷的人有感同身受的感覺。即是說,看見一個人給別人一刀刺中,自己就像吃了一刀。當然,情況不至於真的很誇張,只是那感覺得可怕。

看見其他同學類迴避那些畫面,我會問他們:「為何怕那些東西呢?」然後,收到的答覆總是一樣的:「因為他們好核突。」於是我知道再問下去也沒有甚麼意思了。

究竟,他們所說的「核突」,跟我那種可怕的感覺有何分別呢?又或是,這兩句話原來是一樣呢?

不管怎樣,我想說的是,有時給你知道了別人在想甚麼是一件很可怕而又很痛苦的事。不要以為心有靈犀或是感同身受一定是好的,至少我覺得很可怕。


8月 4日(一) 電梯
今天經過旺角的某條小路,那埵酗@道天橋,橋下有兩部升降機。剛巧要過那條馬路,看看遠方的扶手電梯,再看看這堛犒q梯,門已經打開了,自然選擇了後者。走進去,門在關,突然又開,一個人走了進來。再關,再開,另一個進來。就這樣重覆了數次後,有一班人一起進來(當時已經有點兒不耐煩了),他們說話的聲量很大,似乎覺得四處都沒有其他人在場。他們都顯然對那電梯感到很有趣,直高談闊論著有關的問題。

那條馬路很窄,所以該段天橋也很只有很小的空間,只是橫向延伸的部分很長,看不見盡頭。似乎剛才一同乘電梯的人都只是想過馬路,所以都朝著對面的電梯走去。剛巧兩部電梯的門都開了,有幾位路人似乎跟我一樣,不太希望跟剛才的幾位仁兄一同乘電梯,跑去其中一部電梯(我想:二分一機會),然後立即關上電梯門,門在關,心在狂跳。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隻大手伸了進來,我暗嘆了一聲。

那幾個人對電梯的話題似乎樂此不疲,仍在說。其中一人問:「為何我們又乘電梯?」另一人說:「過馬路嘛!難道上來便不想下去嗎?」其他同行的都在怪笑,而那個被擊敗的則在喃喃自語:「過馬路都要這樣?哈!這樣過馬路。」

那一刻,我不想笑。因為我也抱著那種心態乘電梯的,慚愧......


8月 3日(日) 殺人「遊戲」

對於人殺人這個動作,人類雖然很害怕,卻喜歡看。君不見電影院的殺人電影異常叫座?本來,在電影堨[上殺人的情節,可以引起其他人類的共鳴,因為那是一種共同經驗。這種共鳴,如果出於必要的話,可以令電影更耐看。話雖如此,殺人這種「玩意」已經到了氾濫的程度了,不論是電影、遊戲,甚至連兒童節目堣]有。

殺人的遊戲,在巿場上絕不罕見。聽朋友說,有一個名叫Counter-strike 的遊戲,本來是恐怖分子與「反恐」部隊的對決,可是後來卻演變成雙方爭相殺人的遊戲。說到殺人,就更不能不提盛行已久,也被美名為「格鬥」的遊戲。說穿了,其實只是在限時內鬥快將對方殺死的可怕活動。

早期,有很多學者認為殺人的情節或是遊戲氾濫的話會引起很多社會問題,所以強烈反對繼續推出此等東西。他們提出年青人很容易去倣效其中的角色,做出暴力的行為。雖然現在已經很少人再說這類的話,我卻覺得有一定的壞影響,至少,人們對「生命」的觀念或是意識愈來愈弱。

我這樣說,不是主張全面禁制與殺人相關的東西,只是,教育再一次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再不然,這個世界便充滿了戾氣,到處都是殺人的愛好者了。


8月 2日(六) 書展(之二)

經過「上個月」到書展的觀察,今天跟媽一起去書展。在會展堻}著逛著,帶她看過她有興趣的攤位後,開始「介紹」她到我想去的攤位。聰明的媽媽自然知道,她說:「便宜的便自己買,貴的便找我『老襯』?」

不過,縱然發現了也好,「老襯」還是要做。買了金庸全集,三十六本,重百斤。走起路來像是重力增加了一樣,雙臂更是教我痛不欲生。

可是,這已經不是最可怕的了。

明河出版的售貨員明明說過那套金庸全集有很多人買,但我就是沒有看見一個人帶著那東西離場。於是,在沒有手推車的情況下(這也是我不斷被人我笨的原因),抱著一大套書自然很受注目了。書很重,走得慢,汗郤跑得最快,路上的人看著,有的笑,有的叫,有的不知在想甚麼......總之都有點不自然的感覺。走著,我跟媽說:「我想我一定很珍惜讀這套書的時間。」不錯,尤其每當自己回憶記抱著這套書的情景。

今次書展的書很便宜,所以收穫很不錯。不過,我還有一點書沒有買......唉!還是讀過我手上的才算吧!


8月 1日(五) 遊戲機
在街上逛著,突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待他走過了才驚覺他是我一位離港已久舊同學。於是我追了過去,順道跟他一起逛逛,後來,不知是誰的主意,我們到了遊戲機中心。

他介紹了一個遊戲給我一起玩,是按螢幕的。只要依著上方出現的材料來按便可以完成一道菜以招呼客人。原理很簡單,玩起來卻不容易,因為螢幕大,不能一下子看到所有材料,在限時之內確是有點兒壓力。不過,其可玩性也在這堙C

後來,我們看其他人打機(事實上,我一獨個兒時也很喜歡這樣,既不用花錢,也可以跟玩者一起緊張一下),只見那人以熟練的手法將對方擊倒,全不費工夫。朋友說:「很厲害!」臉上閃過一點驚異的神色,我說那人肯定花了很多金錢在那遊戲機上。其實,遊戲機中心內充滿著一些「煲機」的人。所謂「煲機」,就是不斷練習同一類的機種,而那過程甚至可以是同一天之內。他們動輒花數百甚至數千,面不改色。我看過一些人,玩一種遊戲已經到了合上眼睛也過關(不是說笑,是真人真事),我常常想:「玩遊戲玩到這個地步還有甚麼意思呢?」有人答我:「那是因為他們在那堨i以表演。」我相信有一些人是靠這種東西表演,但不能捧打一船人,起碼我認識很多朋友不是這樣。

不過,說真的,在遊戲機中心堿搢麭o類的「強人」時,又的確那令人羨慕。但要我變成這樣呢?唉!我沒錢......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