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10月 31日(四) 人鬼節,鬼鬼節(下)
對於我如何看萬聖節,昨天已經跟大家談過,今天說的則是派對堛爾`目和遊戲。

可供人玩的,有四項遊戲:捉水泡餅、捉蘋果、吹花生和鬼屋,而當中的鬼屋更是最有趣的一個遊戲!

話說我玩了其它遊戲後,看見有很多人排隊去玩鬼屋,我沒有玩,因為我知道我會不害怕。後來因為我稍有化妝,所以我便成為了其中一隻「鬼」了。

所謂「鬼屋」,其實只是圖書館堛漁悇[位置,可是,因為扮鬼的同學都化了很可怕的妝,加上他們很有嚇人的經驗,所以還真的很可怖! 同學們一個一個的走進來,被我們嚇得尖叫。他們玩的不亦樂乎,我們也演得非常高興。有些同學,甚至會一玩再玩 - 雖然有些同學再玩是為了嚇回我們 - 可是還是被我們再嚇倒,真的很有趣!

有些同學,明明很害怕,卻被拉進鬼屋。我們把他們嚇得魂飛魄散,四處走避,好不有趣! 可是他們面對著可怕的東西時,往往會以暴力解決問題。例如我把數位同學嚇著後,便是我遭打的時間 - 大概是鬼反而是該被欺負吧!

結果,我們昨日便在你打我、我打你的情況下過了一整個黃昏。


10月30日(三) 人鬼節,鬼鬼節(上)
學校在今天舉辦了萬聖節的慶祝活動,也就是萬聖節派對。萬聖節是西方的一個傳統,好比中國的鬼節,可是,萬聖節對於西方人來說就來得更輕鬆,不像中國在農曆七月十四的那一個,陰森可怖。

記得以往在南丫島過暑假,每逄七月十四,總會有人扛著一副棺木巡遊,雖然當時我不太明白其意義,但總覺得很是可怕。至於萬聖節,由於家人都是傳統的中國人,從沒有那種「節日」的觀念,所以一直都沒有慶祝過,甚至從來都不知道那是怎樣的一個節日,直至我一位朋友不斷的告訴我生日是萬聖節,萬聖節是生日,我才算聽聞過那節日。

今年,因為學校埵h了兩位外國人,所以我特別記得萬聖節,於是我也參加了萬聖節的派對。

從派對堛犒C戲和一些我聽聞過的習俗,我大概都了解到外國人如何過那天。小朋友們當日會興高采烈的打扮得像魔鬼,然後到處問人家要糖,玩的不亦樂乎;大的也會打扮一下,不論是商店的員工或是家堛漸D婦,都換了一身的奇服。總之,四周瀰漫著一片歡樂的氣氛。

在派對 - 也許是第一次的關係,所有事都讓我覺得很新奇 - 我玩的很高興,很多很多奇怪的遊戲都有玩。有關心態的說完了,明天繼續跟大家發享派對堛犒C戲!


10月29日(二) 人生一本本
不看電視的我,晚飯時還是會看看公仔箱堛滿u公仔」如何愛得死去活來,行為如何不可思議。最近的一套「絕世好爸」,實在是用以研究奇異事件的一大寶貴材料。除了奇異事件外,任何病句、前言不對後理的妙用、角色的生硬演出、「經典」劇情或是奇怪的對白,都可在該劇找到,簡直是一部活生生的百科全書。

好了,怨言說完了。昨晚聽到的一句對白,本來以為自己會很快忘記,可是至今我仍然念念不忘。那是一句以對話側面描寫出一位角色的博學:「嘩! 你真的有很多藏書啊!」「噢! 那是因為我一直的買,於是不知不覺的買了很多。」「真多書啊! 那你一共有多少藏書呢?」「(想了一想)大概有萬多本吧!」聽到這堙A我幾乎給飯嗆了。幸好,甲角色替我問了一條問題:「你只是買的嗎? 萬多本書,都看過了嗎?」誰知道答的離奇:「當然! 不然的話會很浪費!」我再一次給嗆了。角色甲依然站在我身邊,替我問:「你都記得那些內容嗎? 讓我考考你!」然後隨意抽起一本就問。只見角色乙答得詳細,猶如自己的著作。看了那一節,我幾乎不敢再吃飯。

記得一位作家解釋書的可貴:「假如你用一生的六十年看書,每一星期看畢一本,你一生都只能看到三千本書,所以看書的時間實在太少、太寶貴了。」其實,說得精確一點,六十年只能看到二千八百八十本罷了,所以,我們好應該盡用「枕上、馬上、廁上」的所有時間看書。所謂「學海無涯,唯勤是岸」願共勉之!

話說回來,知道萬多本書的意思嗎? 從數字上看,算角色乙的年齡為三十歲,而且是「億中無一」的神童,一出生便能讀書寫字,而且過目不忘。他能以一天時間看畢一本書,日復如斯,三十歲生日的那一天,便可看罷一萬一千本。從現實看呢? 只能說,那位編劇一定沒有學過小學算術。


10月28日(一) 課室與我
由於地方不夠,學校沒有提供固定的課室給中六和中七的同學。於是,我們一班同學便到處游走,稱「浮動班」,其實是遊魂野鬼。這種在低年級同學眼中很不錯的生活(至少我以前也這樣想),其實非常辛苦。每天都要背著數十斤的重物四處走動,殊不好受;遇著要走上數層的課,更是可怕!

最近,因為低年級同學正進行「測驗週」,課室方面有特別的安排,中六、七的同學都分得一課室。雖然只是短短的數日,我們卻深深的感受到固定課室的重要性。數日來,在小息或是午膳時,同學們最常說的,不是甚麼,而是「我現在才知道課室的重要!」、「以往都不知道課室的好」又或是「我後悔沒有珍惜過課室」等等。聽了除了會心微笑,也有點感觸。

課室這個「硬件」,一直都陪著我們唸書,從幼稚園到小學,由初中至高中,日日如是。中五一年的課室,大概最後一個屬於我的課室了。因為,預科的我成了野鬼,沒有課室。將來到了大學,就更沒有固定的課室了。所以,課室除了是讀書的地方外,也是見證著我們長大的地方。

課室,從小開始管束著我們的行為,讓我們知道誰是誰的產物。大家都懷念有自己課室的日子,因為,那是我們最不用擔心的時光。

而現在,我們已經沒有課室了,那堵無形的牆已不復存在,儘管我們不願意承認,事實卻是,我們真的已經長大多了。


10月26日(六) 路人甲
大家在網上的任何角落,都不難發現「路人甲」這類署名。想想看,其實「路人甲」這個名字也蠻有意思的。

本來,「路人甲」這類名字大概先在劇本出現,被冠以「路人甲」的,多半是因為獨立出現則不會影響劇情。後來不知怎的,其他人都用了這個名字。

現實堙A所有人都是路人。因為緣份,我們由路人甲乙丙丁到認識,再成為朋友。當然,有更多更多的人永遠都沒法認識。所以,當你看見「路人甲」這個名字後,在你的生命中,他已經不是路人了。

今天,我在地鐵遇上六年前第一次演戲劇的導演。我一直都認為他是個出色的編劇和導演,所以對他的印象特別深。下車後,大家走不同的路,於是一聲再見後,各走各路,那聲「再見」,是承諾,還是自我安慰?
走著走著,我看見馬路上有兩人擦身而過,其中一個拍了另外的一下,另外的那一位,才剛定神,只見朋友已經越走越遠了。我看著他們的神情,也感到一陣酸楚。

有些人,老死不相往來;也有些人,好像緣定三生,注定走在一起。有時我們認為這個討厭,那個可惡,其實真的很無理。他既然已經走進了你的生命,為何還要否定他的存在呢?

希望大家都對身邊的路人甲,多加一點愛。


10月25日(五) 老師兒子的學府
今早因意外而早了乘車回校,學校還未開放給學生進去,於是我找了附近的一張椅子坐著,順道溫習一下。接著,我看見一位老師驅車回校(由於是新學校的關係,其實我是不認識她的),她的兒子則下車替她開鐵門。本來那是小事一樁,不值一提,可是她的兒子並不是我校的學生,而是另外一間學校的。

看到這堙A我心埵竟婸﹞ㄔX的怪感覺。自己既然是一所學校的教師,不是應該讓自己的子女入讀自己有參與任教的學校嗎? 如果不是,那麼,就是老師對自己學校的不信任,已經昭然若揭。那麼,她要在這堭苤A動機如何? 作育英才? 化腐朽為神奇? 還是那份薪金?

突然想到了以往我看過的數集《智在必得》。如果我沒有錯(因為我甚少看電視),大概節目的尾聲有一道終極問題,玩者可以從其他觀眾中抽兩位再選其中一位協助。
節目規定,凡被抽了出去便可得獎,於是很多人為了獎品,明明不懂都說自己懂,結果當然釀成悲劇。

儘管人們如何唾罵,專欄如何批評,總有這種厚顏無恥的貪心人做這種事。

可是,我們不能改變,因為這是人性。


10月24日(四) 超級視力
晚上看了Discovery Channel的節目,說的,是「超級視力」。看其名字可能會不太明白其節目的內容,不過說穿了其實只是賣弄一下人類科技的厲害罷了。

那是有關「看得見的東西」。所謂「看得見」,並不只說我們的眼睛所能看得見的,而是我們看不見卻又存在的。科學家們利用各種科技如紅外線、X光、磁力共振、聲納探測等,去研究人類體內的組織甚至是腦袋。

在內,科學家們看的是微型的組織;在外,他們看的則是宇宙的大型星體、星系。於是,那些「超級視力」望遠鏡,便成了主角。望遠鏡的技術,精密得近乎完美,教人難以置信。後來,憑藉望遠鏡的力量和無人駕駛的人造衛星,科學家們攝得珍貴的照片,糾正了以往的錯誤觀念。

無疑,在對外的不斷「征服」中,所有的成就在人類的歷史中都較其它範疇偉大。天文學家看見了二千五百光年的天鵝座,也看見了以數億年前的歷史。可是,大家又知不知道,科學家對地球的認知又有多少呢? 大家又知不知道其實科學家在地底的研究只是在皮毛罷了呢?

我們有時只往外不斷的探求、征服,可是卻沒有能力去了解自己的內心啊!


10月23日(三) 多事之秋
這個秋天(直至現在),真的可以「多事之秋」來形容。登革熱、廿三條、地鐵多次失控、仙股、大學合併、鋒波、羅文、「佛都有火」(封山)、峇里島、早會事件等等等等......讓我們看到的,卻不是甚麼反省,而是一幕幕的推卸責任、逃避、抗議以及種種的失控,讓人感到無奈。

記得以前,香港被嘲為「文化沙漠」,說香港文化水平低,學生質素惡劣等,後來,聽到的是香港人在增值云云。可是,單從以上事件的處理,事後那些負責人的行為等,又是甚麼一回事呢? 儘管其他人怎樣說,眾人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自從香港回歸以後,一直都沒有運氣,遇上了許多聞所未聞的難題,有時也會同情一下政府,以為那其實只是非戰之罪。可是,他們處事的草率和種種的不負責行為(仙股事件),還真的讓人氣餒。

現在,社會上大家都知道「沒有看文件」、「鞠躬」、「一定不會擴散」等言論。笑的同時,也該想想我們正面對的恐怖,並不是甚麼襲擊,而是我們的心,早已經變了質,甚至我們連基本的分析能力都喪失了。我們可以怪任何人嗎?

我想,大家好應該每日反省自己。任何事情,如不及早處理或是改過,都可能有嚴重的後果,而且都不是我們所能預見的。如果我們只懂怪罪於他人,世界不會進步。不說世界,就連香港,永遠都只會是「文化沙漠」。


10月22日(二) 不賣座的好戲
我不喜歡看電視,不是全因為學業,也不是家堥S有電視。只是因為我覺得電視劇集質素差,不看也罷。當然,有時有些節目真的很不錯,可是那些真正不錯的節目,收視率往往欠佳,電視台基於商業上的考量,自然不會多製作那些節目。於是,愛情劇彷彿成為了電視台的主要製作。

那些愛情片,無聊之極,非筆墨所能形容。不是三角戀,就是歡喜冤家。看之無味,棄之也不足惜。可是,偏偏最多人喜歡。相反,文化類的節目,幾乎沒有人會看,真的不知道為何會有這樣的風氣。

夫子常常說,如果他日我們當中有哪些同學做了編劇,該要拍一套孔子傳之類的歷史電影,既可教導大家,也可以將那些可歌可泣的故事搬到銀幕上。這方面,外國人比中國人厲害得多,他們都很敬重偉人,對於他們的事蹟,都有很濃厚的興趣,所以那些好戲,都有很多人欣賞。可是,在香港,人們永遠不會看文化型的電影。

大家是否都該想想甚麼是好的呢? 我想,香港這個文化沙漠,已經幾乎不能救藥,如果任其自然發展,則恐怕這媟|沒落。

我真的很想知道,不賣座的好戲,是否永遠都不能在香港出頭呢?


10月21日(一) 這是複製的嗎?
請問諸位有否想過王子靜的文章是複製回來的嗎(當然世間言堛漱ㄩ漶^? 如果你的答案為「是」的話,先不要緊張! 我不會怪你。只是,在我學校的討論區(那真的是一個好地方)奡蕈g有同學問我的文章是否從別處複製回來。我看了那篇留言,便回覆了他:「對! 我寫了這篇文章後,先在我的網頁發表,然後『複製』到花果山(按:這是那個討論區的名稱,全名為花果山論壇)這堙C 」回想一下,那一個答案雖然答得有趣,但不知情的人或會想我在逞強,所以其實也答得不太好。

後來,我又想,究竟有甚麼原因令那位同學有那樣的見解呢? 我想原因有二:首先,他可能曾經見過那篇留言,也就是他曾到訪靜,而且對這堛漱撜僕妤`熟悉;第二,就是他認為那篇文章寫得很好,不像是出自中學生的手筆(其實那篇是十月十九日的《從癌魔說起》,好不好則見人見智)。

基於虛榮感,我還是選擇了相信後者。

自從靜開始了,每日一篇心情,以往許許多多的空想都寫了,所以我想了很多新東西來寫。寫得多,雖不敢說我的文筆很好,但我相信我我已經比以前進步了,起碼,我寫多了。當然,與自己的夢想還差一段距離,我仍會不斷的想,不斷的寫。

看到這堙A大家都大概不會答我曾經想過這堛漱撜僧O複製回來的了(笑),那麼,大家便省點工夫質疑,多投稿給我吧!(好一招詭計,哈!)


10月20日(日) 謠言止於智者
最近我從友人的口中得知自己原來被別人流傳著一些壞消息(真可怕,要從別人的口中打聽自己的傳言),而那些消息都不是真的。對此,我感到無可奈何,也對傳言者感到氣憤難平。後來,我將此事告訴了友人,他說了一句:「謠言止於智者」,於是吃了那記當頭棒喝的我,當場不省人事。

聽了那句道理,我又想想自己之前有過的想法,如反擊云云。那個時候才知道自己是很不智的。其實,只要那個謠言是假的話,根本不必為此而煩惱,我也大可以去想,傳言者大概妒忌我的才華,於是出此下策。呵呵呵!

而聽到謠言的人呢? 只要稍有智慧,即是智商比零高一點的人都應該想到,凡不是親眼所見的東西,都未必是真確的。也就是說,下次遇到傳言時,為了免於成為零智商的人,就應該小心求證。如果傳言者是錯的話,還可以理直氣壯的罵他無聊呢!

可是,有絕大多數的人,不論是出自名牌學府或是有高薪厚職,聽到謠言都會完全相信那些謠言,讓傳言者得逞。因為,現在的人大都不願意運用他們的天賦 - 腦袋 - 可能他們先天已經沒有了。傳言的無聊,聽而信之的未免也太愚蠢了。

下次,如果有任何關於我的傳言,你大可以相信那些傳言者。請你不要問我,我會看不起你。


10月19日(六) 從癌魔說起
一代歌王羅文終於不敵癌魔,與世長辭了。
除了與癌魔的戰鬥外,我覺得他仍在世時最悲哀的,就是在醫院堭o不到「傳媒工作者」的愛護。

莫說「愛護」,恐怕連最基本的尊重也沒有。

連日來,記者們忙於奔命,為的,就是要一睹羅文先生的病容,也要為了大眾的「知情權」而努力,不斷去拍照。
結果,羅文的得力助手便要答這答那,為的,不是名,不是利,而是為了令羅文先生得到片刻的清靜 - 畢竟也吵了多年。

我不是要針對記者,因為我知道這未必是他們的原意。
錯的,其實是我們這些消費者。

這是供求問題。

試想想,如果所有人對於娛樂新聞都沒有興趣,那些報導會這樣猖獗嗎? 以前,報章走的都是較樸實的路線,報導的,多半是真實的情況。現在,報章的報導失實已經不在話下,連他們本身所標榜的,都是「銷量第一」、「出紙最多」,卻不敢說是「公信力最高」、「報導最真實」等。這不是辦報的人錯,錯的,是公眾的需求。

這樣的香港,難怪會被說是「文化沙漠」。而救香港「文化癌」的良方,卻不是大學合併、吸引人才等東西啊!


10月18日(五) 謙虛?
我有一位新同學,據說是異常勤力的學生。我不大認識她,只是在經濟課時會與她鄰座。

經濟科在學期的初期,已經有無數個測驗。
由於老師有補測制度,也將每一次的最高三名公佈,所以我們知道誰是成績較好的同學。
她每次都站在最高的一層,可是,每次都會嚷著「沒有溫習」。

這種舉動,自然惹人反感。
可是,大家都對那些「準備不足」的言論麻木了。

她的舊同學說:「大家都知道她是個極度勤力的人,只是她太謙虛罷了。」
真的是「謙虛」嗎? 先不論其成果,但她絕對不是不勤力。

今天上課時,剛剛學了新的課題,她自言自語的說要回家搵習,後來不知道是否怕我說真相的給同學,說「反正也不然」。

何苦呢?


10月17日(四) 一加一等於...
要是我問一加一等於多少,相信不同的人大概有不同的答案。

要是我問小學一年級的學生,他們大概想也不想便會答「二」;如果是小學高年級的,他們可能有一些有趣的答案,例如「王」、「田」、「11」等等;如果問中學生,他們可能會認為我在耍他,結果選擇不回答。又或是答「二」,然後罵我幼稚;如果問哲學家,他們會認為這是一個富有哲理的問題,結果和我討論大半天。

說起一加一,令我想起一位科學家,他就是愛因斯坦。
他在《相對論》提過,光速就是最高的速度,任何的物質也不能以超光速運行。這項論點自然惹來很多挑戰。當中有一個頗有趣的,就是有人提出「光速車」。他說:「如果有兩輛車子以光速相撞,其反動力該會是光速的兩倍。可是,根據《相對論》,沒有物質能超越光速,那麼,光速加光速還是光速,也無異於一加一等於一。」

有人說,一加一等於二是基本的邏輯。我不同意,因為那只是一個老師教的答案,並不是「想」出來的。無疑,想這問題已經超脫了一般數學的思考方法,所以才有不同種類的答案。

我所說的「超脫」,其實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
有時,大家都認同的東西未必是對的東西,如果只懂盲從,不去思考,自然只能了解事物的一面。而要了解一件事物的多面,其實也不會難。有時,轉一轉臉也可以很不同了。

一加一等於多少? 大家心埵頃ヾA可是,你會怎樣答我呢?


10月16日(三) 鋒波
藝人謝霆鋒被控串謀妨礙司法公正的案件於今日結案,結果謝被輕判社會服務令二百四十小時,免其坐牢之苦。法院門外的歌迷一知道這消息,無不歡呼喝采。

從新聞片段堿搢魽A留守在門外的,原來除了記者和歌迷外,還有中年女婦以及老婆婆。我不太明白為何謝案會令婆婆有如斯的興趣。

當中有一位歌迷,被訪問時說她因為謝案而去求神問卜,得知紫物對謝案有利,於是穿了一身紫色衣服到法院聽審。她說,對於謝的感情,已經昇華到另一種層次,再也不只是歌迷那樣簡單。

我不是要評論這種舉動。

相反,我想了解為何有這麼多人受到一個人的影響,如此深遠的影響。
以住歌迷對歌星的支持,多半是無形的。時至今日,歌迷們的舉動越發激烈,彷彿不做便於自己有損。

這種舉動,對那位偶像來說,是否真的有益呢? 我想未必。歌迷的舉動越激烈,娛樂雜誌的「報導」則越猖獗,藝人們便越多煩惱。所以我們對於偶像應該抱有甚麼態度呢? 我們都要想想。

這次「頂包案」,對謝最大的懲罰,其實不是坐牢、服刑,而是法院門外的閃光燈和喝采聲。


10月15日(二) 電視
今天與同學們提起電視有何好看,之類之類。
我提出免費電視所播放的都不好,同學們都同意。

我說它們不好,當然因為那些劇集質素太參差。
如果大家細心的話,其實不難發現電視台所走的路線:

較大型的改篇劇集 - 小型愛情處境劇 - 小型劇集(以愛情為主)
然後在其中選一兩套收視較好的來推出續集......它們甚至是一個循環。

那些所謂劇集,內容不是與其他的重覆就是無聊至極,不堪入目,看了,除了對自身是一種殘害之外,也傷害了家人的健康。

可是,在知道有問題的情況下,很多人還是選擇了看。
一是因為習慣了,不看不得;一是吃飯,所以看。想真的,這樣的生活,除了乏味,也可能會令自己的眼光衰退。

長遠看,除了以上的外,還會使人對身邊的一切麻木,思考力下降,嚴重的,可能會失去人生目標。

所以,我不敢看那些「劇集」。


10月14日(一) 一千...二千...三千...
經過兩個月的努力(?),靜的人次記錄終於到達了一千人!(萬歲!!)

回想起數月前的作業...每天都對著電腦,用暑假這黃金時間去製作自己未必被認同的網頁。當時,雖然其成果還未可以預見,但眼看著靜一步一步的長大,還是教我感動的。

由網頁的構思,插圖(雖然很有限)到網頁的內容都是自己一手包辦,使我與靜更有一種不可分割的感覺,就像自己當了媽,不不不! 爸爸一樣(笑)。

從沒有參加網頁比賽,也沒有給別人訪問,不要緊的! 計數器的記綠、投稿室的內容就是別人對我、對靜的認同的證明,也是我繼續經營靜的最大原動力(比V能量更強)。

一千人次這個心理關口終於衝破了,我以後會更用心撫養靜(無限母愛),挑戰下一個一千、二千、三千甚至一萬。所以,還是一句老話:為了讓靜和我成長得更好,大家要是有任何意見,都希望大家告訴我,凡能力以內的,我都會努力,為大家做到最好!

雖然王子靜在不停的說無聊話,但真的很感動呢! 最後,再一次多謝所有支持靜的人(尤其正在看這一句的)!

謝謝!


10月13日(日) 錯字錯字錯錯字
不知道由何時開始,大家關心起我打錯字的問題。

不過我該要向大家說聲:「多謝關心!」

因為現在比以往忙得多,所以一向都很早入睡的我都要到深夜才能休息。可是,我又不想因為睡覺而於棄靜,於是堅持每天都在心情跟大家見面。

因為這樣的堅持,使我發現了另一個問題。
有時,不是我們有無比的意志便可以戰勝周公的。就算你面對著大測驗或是考試,一樣可以在溫習時睡去。

正因如此,我每每於打字時都給周公苦纏不放。

奇怪的是,半睡半醒的我仍能「打字」,只是連自己也不會知道自己打甚麼罷了。(自己的日記也有這樣的情況... 我有翻閱日記的習慣,有時候會找到一些像密碼一樣的「日記」,根本不知道那是甚麼...)

種種的因素,使我在寫心情時遇到不少障礙。

可是,我現在已經不擔心了。
因為我擁有的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校對隊! (哈哈!)


10月12日(六) 經濟差?
人人都在說香港的經濟很差,大家都沒有積畜,沒有工作,沒有這又沒有那。
可是,當我到那些冒險樂園時,我永遠都會看到一些女士在那些「金幣堆田區」之類的遊戲機前玩的不亦樂乎。看她們將一袋又一袋的代幣投進機內,真的很可怕。

人家說那樣的行為是「餵機」,也沒有形容過分!

今天我看到的是一台有一輛火車在上面繞圈的遊戲。它要玩者達到一定的條件,然後會有很多的代幣往下邊倒。那些條件,當然不是容易的。而且,它也了解人類的心理,令人花在它身上的金錢和時間都很多。

那些「樂園」都用代幣,相信除了為統一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讓人不感到花的錢多了。

可是,那些早就在叫著嚷著經濟差的人偏偏有最多的閒錢。
真的很可笑,他們倘若有那麼多錢,為何又要叫呢?

經濟差嗎?
我想絕不該出自她們的口中。


10月11日(五) 信任
早會介紹了新一屆學生會的候選成員。
其實,他們都是因為沒有高年級同學參選而被老師推薦的。

看他們(其實只有候任會長上了台)在台上的模樣,全沒有讓人信服的樣子。而且,台上的技巧也欠奉,顯然,他們都沒有太多的台上經驗。更甚者,他們甚至提也沒有提過政綱這回事。然後,在稍為介紹一下其內閣的成員後,便匆匆將球拋給司儀。

司儀於是機械化的介紹投票制度。由於只有一組候選成員,所以今屆的投票則變成「信任」和「不相任」兩個選擇。

在看了新的學生會的表現後,我已經開紿擔心投不信任的人數。

先不要理會他們是否能幹,但肯定的是,他們沒有誠意令要我們去選他們。雖然他們是老師所推薦的,但都不能這樣了事。倘若小小的早會也做不好,就更遑論為整間學校服務了。

如果說投不信任票的人就是破壞者的話,我一定是這個人了。

信任票,可不是用來投給唯一的一組的。
信任,也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改變的。


10月10日(四) 夥伴
因為連負責老師都忘了我的關係,我這個中文學會的幹事到昨天才真真正正的開始工作。之前,我錯過了數個會議,那些會議,都為中文學會的壁報版而開。

據說,他們從沒有在那些會議中達成甚麼共識之類。

我說昨天有工作,因為我突然問他們有關中文學會的工作,所以知道了我的身分。他們問我壁報版的設計,我提起筆捍就畫(我甚至不去評他們的「設計」),後來,他看也似乎沒有看便說:「噢! 真的不好意思,害你浪費了這個好設計!」然後叫我照著他的設計去辦。

我幾乎要問他:「你問我幹嗎?」

不是說非用我的不可,但面對著他的態度,心堳雂ㄛO味兒。自問我的設計又不是差,照理至少也該「瞟」一眼吧...

在這種「民主」之下,我被打敗了。

今天看見的那一個壁報版,不禁搖頭嘆息。
不是為了自己的設計,而是學期才剛開始,便有這樣的回憶,那我們又如何好好的在一整年埵X作呢?


10月 9日(三) 鬼屋
友人有一張鬼屋的門券,便一同進鬼屋玩。

說實的,我從沒有進鬼屋玩,但大概也知道媕Y是陰森可怖的。剛巧前面有四人,他們又想和我們一同進去,心想問題也不太大,便一同挑戰。

鬼屋的設計頗有特色,四周用了不同顏色的螢光物料,在紫光燈的照耀下,加上立體眼鏡的幫助,顯得很特別。除了特別,也讓人感到危機處處。

友人很害怕,「舉步艱難」。但同行的四位和我,只是直發笑。後來,到了鬼屋「迷宮」的後半,有一隻「鬼」跑出來想嚇我們,但我們全都沒有給他嚇著,只是笑。

突然,我感到那隻「鬼」的悲哀。

受人錢財,「扮鬼」,其實也不是甚麼優差。遇著生意不好,他們可能會整天悶在媕Y,沒事可做。可能工資、福利等會很好,也可能那些仁兄都很喜歡看到人們被嚇著的樣子。但他們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希望大家害怕,不然,「扮鬼」幹麼?

大家笑,就是因為自己做得不好。自己做得不好,就是失職。在屋中「扮鬼」卻不能把人嚇著,其實是對身分的一種否定。對他們來說,其實也甚是可憐。


10月 8日(二) 起來! 起來!! 起來!!!
中六開始,多科的老師也認為學生在發言時可以坐著說話,於是我們也習慣了。今天的中文課(實用文),老師請了一位同學答問題。他沒有站起來。也許因為時間尚早,同學精神欠佳,他的聲音較小,也因為同學並沒有站起來,老師以為他沒有理會自己,便以為對方要挑戰自己。

因為這麼的一個誤會,老師花了十多分鐘去講解站起來的重要性、站起來回答的好處云云。

素來友善的同學今天竟挺而對抗老師,使同學們都對他改觀。可是,這樣的「勇敢」卻不會受到老師的歡迎,同學幾乎要被老師問斬。

不管誰理虧,在這次事件中,我們看見了老師在處理這種問題的問題。

為了面子,老師將一件簡單不過的事情弄得很糟。她明知道重點不在那堙A但偏要深入研究,讓大家都「覺得」她是對的。可是,理屈詞窮的情下仍要繼續的話,只會讓人發現她更多的毛病罷了。再者,上課是否真的要站起來? 這又可以讓人討論一下。

我只知道的是,今次,老師做了一大錯事,她並沒有做錯,卻打了場敗仗,輸了民心。


10月 7日(一) 引狼入室
今天的早會,訓導組的林老師問我們:「你們會邀請壞人到你家麼?」以為他要跟我們探討有關犯罪或是小心壞人等問題。後來,他說大家看電視其實已經將所有壞人帶到家中。原來談的是電視對大家的壞影響。比方打得有趣,本來沉悶的話題也讓人感到精神為之一振。

有時,長期在過分緊張的環境中生活,電視可以讓大家輕鬆一下,這個我不會反對。可是,我們應該學習抽離,現實就是現實,我們總不能永遠活在幻想世界中,虛耗著自己的青春。電視堛漸D人翁,多半沉醉於愛情堙A一生胡胡混混的活過了去。可是,在現實中,真正是這樣的情況卻不常見。

電視中,劇集也好,演員也好,往往把暴力過度美化。他們在電視堿菑狩r殺,做盡各種傷天害利的事,卻以一句「義氣」推掉各種責任。那些劇集的手法,甚至有人美其名曰:「暴力美學」。那樣的劇集,看多了,思想會被改造。很多年青人更因為仿傚劇中人的做法,在現實中「實踐」,做出可怕的事。那不正正是電視帶給我們的禍害麼?

林老師又說,外國有人發起一星期不看電視的活動。參加者在比賽後發現到原來電視為他們帶來的遠比其他活動為少。有的參加者開始與家人閒聊,改善了與家人的關係;也有的開始學習手藝。電視卻不可能帶給我們以上的種種。

引狼入室,除了是指電視機堛漱H物外,也指我們腦袋的大門,是自己打開的。


10月 6日(日) 精英
收到了一封電郵,說的是一條推理題。據說該問題是愛因斯坦在年輕時所寫的,他還斷言全世界大概有百分之九十八的人不能在半小時內成功推出正確的答案。曾經有某半導體公司更以該題作為面試的題目。

看到了那樣的狂言,不服輸的我也試試看。

結果,我花了十分鐘解決那絛愛因斯坦的傑作。
我成為了世界上不可多得的兩巴仙的精英嗎?

可是,我這個「精英」在會考中是失敗的,在測驗、考試中都不是頂尖的一群。
但如果我去應徵該半導體公司的話,對方卻會對我大叫歡迎。

那麼,我是精英還是笨蛋呢?
我不知道。

只有一點可以肯定,只要是有些「狂言」或是「權威」挑戰我,我都會拚命的去解決。未必為解決後的利益,只是很想很想解決它,而且我更享受當中的過程。

在分數上,我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
可是在解決問題的鬥志來說,我未必會敗給你。


10月 5日(六) 大學之「道」
因為自己對大學的概念很糢糊,也因為知道自己中七不會有空,所以今天中文大學的開放日,也到那奡窵篥鷎x。

參觀的自然是文學院。
很多有趣的科目(個人來說)都在中大的文學院,如哲學、中文、現代語言及文化等等。所以我花了不少時間在文學院堻},也聽了入學講座。其間,我不斷的詢問有關大學是甚麼一回事,那些科目又有甚麼特別等。

於是,我這個土包子總算開始了解大學的制度。也開始對自己將來進修的道路有點概念。

除了文學院的科目外,我對心理學也很有興趣,所以也看了社會科學院堛漁i版。

大學的路似乎很難走。
有位助教老師說,難是難走的,但如果在大學塈鋮鴔茼P道合的朋友時,路便會更好走。

聽了一天的「課」,對於自己將來進修的路,也開始有點概念。相信在這個失業成風的世界堙A不斷的進修是必須的。就算不是為了不失業,人也應該活到老,學到老。

人不學,不知道。


10月 4日(五) 偶像
因為有優惠券的關係,也因為本身喜歡咖啡,便與友人到愉景新堿的一家貴價公司喝咖啡。其間,我們剛巧碰見正在拍攝中的雙生兒(Twins)。友人說不喜歡那組合,加上我對她們沒有特別的喜好,於是我們也沒有太理會那個場面。

後來,友人說因為不喜歡她倆,是故所有她們演出的電影也不會看。又說因為喜歡陳慧琳,所以「無論該戲如何垃圾也會看」。

以上的,不是誇張,卻是活生生的例子。很多人明知道「偶像」不對,都拚死的去「支持」、「維護」,對於其他人,無論他幹得多好,都不會認同。這樣想法,甚至已經成為一種風氣。

本來,崇拜偶像不是壞事,我們應該學習偶像的優點,以補自己的不足。可是,現在人們往往盲目追隨偶像,而不是學習他們的長處。

最近,藝人謝霆絳因為「頂包案」而受罰,當日,法院外的,除了記者,就是謝的歌迷。他們揚言無論如何都會支持他。我說,他們實在不應盲目支持他的錯處。先不論謝有否串謀妨礙司法公正,但他的駕駛也實在比較危險,要是真的要他坐牢,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以後會更小心。

偶像的定義是甚麼? 大家都應該要想一想。


10月 3日(四) 人言可畏

和我一同從舊校轉到現在的學校的,一共有八人。很多人都很羨慕我們,說我們這樣會很開心。可是,真正的情況又是甚麼呢? 一些半真半假的傳言也一起帶到新環境,人是不同了,說的,都是舊話。

可能是學校生活太枯燥乏味,大家有空都喜歡說人家的不是之類的「消息」,以訛傳訛,結果,後知後覺者所聽到的,都是扭曲再扭曲了的「事實」,可是,他們從不會探究其虛實。

傳言者缺德,聽而信之的人也未免太過愚笨了。人家說甚麼都信? 自己不會用眼睛去看、用腦袋去想的嗎? 除非自己沒有,否則不太可能會受騙於人。聽了是聽了,但我認為應該要自己去分析,而不是盲目相信別人。

可以,偏偏是那些不用腦的愚者的破壞力最為可怕,往往會把清白的殺個片甲不留。我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但我相信愚者有如星數。

大家可能會說那些愚者沒事可做,才變得如此無聊。但他們笨是他們笨,卻不可能因為他們笨而否定了他們做的事所帶來的後果。後果可以很嚴重,而且,也可能不是我們所能預見的。

再者,人是會長大的。錯了,會改。不能因為別人的過去而判死罪。


10月 2日(三) 「紅鬚綠眼」

有兩位分別來自美國和加拿大的準大學生,因為要吸收經驗,所以來到我們學校協助老師上英文科。學校在放學後為他們舉行了一個歡迎會。

因為今天不算忙,也因為自己比較喜歡和外國人傾談,所以也參加了那個歡迎會。

會上,有不少同學用了些傳統的問題「對付」他倆,所以起初那段對話都是「你好嗎?」「我很好!」等等等等。
後來,有些同學們與他們混熟了,開始問他們有沒有女朋友等私人問題(他們說沒有)。也有同學問他們喜歡成龍否。

一問之下,知道了他們很喜歡中國的功夫,也很喜歡成龍、周潤發、楊紫瓊等,其中一位更有學習太極。

原來,中國文化要到外地才吃香。
連我們這些「炎黃子孫」也比不上他們。

他們對中國的文字和語言都很有興趣,都希望我們教他們如何寫自己的中文名,大家都被考起了。後來,不知道是誰的鬼主意,要戲弄他們,教其中一位(Kevin)將名字寫成「狗糞」,教大家笑了許久。後來,我們才知道老早已經有人教了他們,要不是,不知道如果他寫了那個「名字」會有甚麼後果呢?


10月 1日(二) 國慶
今天是中國一年一度的國慶,也是公眾假期。但對於很多人來說,今天只是一個假期,並沒有多大的感覺。
就連我早上起來時,也沒有收看國慶的升旗禮,更沒有想到五十三年前的今天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我就在這種奇怪的想法堙A過了大半個上午。及後,因為要做功課,所以幾乎連自己叫甚麼名字也忘了。情況直至寫時事評論時好轉,因為那是一篇讓我們去想的作業。

寫的是有關二十三條立法。

就二十三條立法,大家或受輿論影響、或是不太熟悉其中細節,都說這舉會嚴重影響人權、自由云云。人們擔心會以言入罪,所以群起而反對之。

我說,這現象正好表現出人們對中國的不信任。
對中國不相信任,或多或少要歸咎於香港五年來所遭遇到的厄運。那些不如意事,使香港人認為中國的統治不夠英國好。自然的,便對中國沒有多大的歸屬。

世為中國人,擁有這種想法,不是很可哀的嗎?
好趁這個一年一度的國慶,認真的想一想。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