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12月31日(二) 封樹
聽到新聞說會在除夕沿用封樹的做法,感到非常失望。不過,這無疑又是政府屈服的表現,認為香港的年青人已經病入膏肓,無可救藥了。

但這對嗎?

每當問及這問題,總會有不少人辯論不休,因為這涉及對人性的善惡的觀點,大家抱有不同的見解,自然有不同的結論。我不打算跟大家討論人性的善惡,卻想談談政府封樹的做法。

政府的做法就是以保鮮紙包裹跟文化中心的樹木以及一些藝術品。他們認為只要這樣便可以保護它們。值得注意的是,那只能保護那些包裹物罷了,卻不能將問題解決,換句話說就是犯錯依然會繼續犯錯。

更重要的是,包裹著那些東西自然讓人有「現在可以隨你們噴了」的錯覺,根本就是鼓勵人們犯錯。而且,這也引人笑柄,外國人看見了,無不稱奇。於是,他們回國後,便將香港的節日特色相告,真好!

這次封樹的決定,也是政府對年青人的一次無聲指摘。身為年青人,也該好好反省一下。


12月30日(一) 電視劇
一向都沒有對電視劇留下很多的印象,只是今次在餐廳媗巨鴗@位客人嚷:「怎麼搞的? 有沒有考究過時代啊? 穿得奇奇怪怪的! 」他目不轉睛的看著上方的電視,繼續說:「還打算欣賞一下梁羽生的小說嘛,竟變成這樣。」說罷,雖然樣子是不甘的,眼睛還是盯著那二十吋不到的螢幕。我沒有聽過該小說,卻特別記得這一幕,因為令人失望的電視雖然多,但真的很久沒有看電視了。

說起電視劇,又想到了早前的一套「絕世好爸」,該劇真的讓人無話可說(詳見十月二十九日的心情)。自從看過那劇集後,再沒有看過無線製作的劇集。就算偶有一些較好的作品,還是逃不過無線那一條增加收視的公式(愛情作主線)。而且,只要細心看,其實不難發現他們的「戲橋」是不斷循環著的,所以不看也不會有太多得著。

大部分較吸引的劇集,多是因為改篇自其它小說,其橋段、編排等功力都比自家的編劇深厚。而且,那是顯而易見的。不過,電視台往往左改右改才將之播出,改的也不外乎增加情線,更甚者將愛情改成主線,使可觀性大大降低。

問題是,有需求才有供應,這是自古皆然的。

需求的是狗肉,任你掛多少個甚至不掛羊頭也好,還是有那一群人,會繼續支持的。這也不能全怪電視台吧。


12月29日(日) 樂壇
雖然晚上有樂壇頒獎典禮的電視節目,但因為自己從來都對那些事不太熱衷,所以沒有留意。加上時至今日,所謂的「樂壇」已經不再是純粹獻上歌藝的地方,而是講求包裝的商業世界。在這個世界,商人們將自己的「產品」帶到人前,引起同業的競爭。

說歌手已被「商品化」,其實已經不是甚麼奇想了。林林種種的商品,就算與歌手毫無關係,也有他們的肖像。賣的,已經不是那商品的本身,卻是那個歌手。就像近來樂壇紅星雙生兒,由於她倆大受歡迎的關係,各種產品都有印上她倆的肖像或是標誌。當中有趣的是,那些產品可謂跟雙生兒風馬牛不相及的。譬如文件夾、襟章、筆記本子、袋、滑鼠墊等等等等,根本不能將之與歌手本身聯想在一起,現在卻讓人買個精光。商人既可圖利,歌手亦可作免費宣傳,一箭雙鵰。大家都得益,只是無辜(或是無...?)的歌迷破財罷了。不過那都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不能推卸責任。

當然,那些所謂甚麼甚麼的頒獎禮,也是商人其中一種手段罷了。只要準備一些膠製的平價獎品,頒給所有有名氣的歌手,他們便會唱;他們唱了,電視台的收視率便會高;收視率高了,商人便發財。何樂而不為? 歌迷看到歌手,只會大叫大嚷:「很英俊啊!」或是「好漂亮啊!」,卻絕對不會安靜下來。也許根本不需要聽吧...

這便是「樂壇」了。


12月28日(六) 如何開門?
晚上坐車回家,聽到後座一個小朋友跟他媽媽的一段對話:「鑰匙是如何開門呢? 」「因為有『牙』嘛! 」小孩不死心,繼續問:「『牙』又如何開門呢? 」這時他媽媽大概已經不知道了,支吾了事。孩子卻絲毫不灰心,一直在猜,後來母親不理會他才沒作聲。其實,小孩又怎知道自己已經猜對了呢? 像這樣的情景一點也不罕見,這位母親已經很不錯了,沒有喝止小孩的發問。有些家長,可能知識水平較低,認為「問題兒童」是討厭的,甚至會反對或是阻止小孩們發問,埋沒了他們的天份。

為何說那是天份? 不少科學家都笑稱小時是個「問題兒童」。雖然話媮蘌繭菪L們的努力不懈和永不言敗的精神,但追本溯源,還是要靠那份追求真知的執著。如牛頓小時,發現物件往下掉。其他人認為那是自然不過的事,唯他有強烈的求知慾,加上努力不懈、不怕被取笑,終於讓他研究出「萬有引力」這驚世偉論。只要不埋沒那追求真知的本性,任誰也能成功,難道這也不算是天份嗎?

因此,從來我都鼓勵別人要多發問,不要怕被人取笑。也對取笑別人是問題甚麼問題甚麼的人感到失望。因為他們的一聲取笑,對小朋友的影響可以非常深遠。不只令小孩喪失自信,更令他們有「發問是不對」的錯覺,令他們從此不再發問。

聽到後座的對話後,曾經有回答那小孩的衝動。可是,就算我抵得住別人奇異目光,也不能令多少人瞭解解答他們的真正意義。


12月27日(五) 「腳趾尾肌肉痛」
跟弟弟玩一足球遊戲時,聽到那旁述說出一位球員的名字後,幾乎笑得不能繼續那場比賽。原因是,那句日文的讀法,幾乎就是廣東話的「腳趾尾肌肉痛」,自然聯想到那位球員踢球用力過度,踢得「腳趾尾肌肉痛」。

原來,「外國人」聽到其它地方的語言時,可以有這樣大的反應。相信很多人也曾經有類似的經驗。自己聽不懂一種語言時,自然覺得那只是一些「叫聲」,於是便無意間將之與自己熟悉的事物聯想在一起。這和看見自己不諳的文字時的情況其實沒有兩樣。

有時,語言間的分別還可以跟別人開開玩笑,可是並不是所有語言都受人歡迎的。譬如廣東話的「報紙」「雜誌」,同樣的發音,對於韓國人來說是髒話;日本人的「係」,在香港也相當的粗俗。

不只說話有這種情況,就連對人比有劃腳也有機會出現問題。如大家用以表示「六」的手勢,日本人會理解為「小偷」;人們經常用來截車的手勢(即豎起拇指),萬一截到尼日利亞人的車,可能會給重打一頓,所以真的不能不小心!

不知大家知道不,潮洲人對父親的稱呼非常有趣,因為那句話跟香港人的一句髒話是同音的。所以當每次聽到都以為他在罵他的父親,真的不知該作出甚麼反應。

那句「腳趾尾肌肉痛」使我兄弟倆笑了許久。其實想深一層,他們聽到廣東話,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12月26日(四) 長跑
因為要「北上」沙田,所以今天可以一睹平日活動範圍以外的地方百態。

雖然是假期,四周卻很冷清,大概時間尚早吧!於是到了沙田便到處逛逛。走進麥當勞,看見一位伯伯端著盤子走回座位,一位婆婆在等著。當他放下手上的東西時,跟婆婆打趣:「二三四!」(注:「二三四」乃麥當勞一優惠的標語)伯伯自得其樂,直發笑,婆婆則拿他沒辦法,也笑了一聲。在旁看著的我也能感受到那溫韾的氣氛。

有情侶不夠數月便要喊分手;也有人,結合了便攜手走上一輩子。記得文化課上,大家討論中國與西方文化的分別時,愛情也是其中較值得大家想的話題。在這個世代,中國傳統的「關懷、顧念、珍惜」之情,將隨著與西方的同化而慢慢逝去,夫子曰:「這是『現代化』的代價。」這代價也真的太大了,難道真的沒有解決的方法嗎?

以前舊校的一位體育老師,喜歡跟人談哲理。有次跟他談談愛情,他打了個比喻:「愛情長跑就是要慢慢跑嘛,你有見過跑馬拉松的運動員像跑一百米那婼譯? 就算有,也一定跑不久。」每每看見街上一對對的情侶不避嫌的親吻,也會想到這一句話。

雖然科技文明無疑在令人從感情堜熆驉A令人失去了許多寶貴的東西,但如果要在文明和情之間取捨,卻會難倒不少人。


12月25日(三) 大節過後
今天在新聞報導中得知兩個驚人的消息:一是原來昨天有三十萬人擠在廣東道(希望沒有人認得自己吧);另一事則為晚文化中心遭人大肆破壞,四周噴滿油漆,當然不少得香港人大節過後的特色:數以噸計的垃圾充斥著。

說後者是香港的特色,其實真的一點也不過分,所以旅遊協會該向外國宣傳:「想看看街上的垃圾嗎? 來香港吧!」曾經聽說有人建議政府應增加垃圾箱的數目,事實卻是,香港這彈丸之地,垃圾箱的數量甚至比很多大城市多,平均不到十步有一個。而且,其數量根本不是衛生程度的指標-你有見過新加玻有垃圾箱在街上嗎? 這無疑是公民意識的問題。

這次文化中心的情況遠比以往的嚴重,不只是垃圾,更有「塗鴉」在牆璧上。究竟是甚麼原因呢? 有人認為是所謂Hip hop文化傳入所致。由於對此不太認識,所以未敢亂下判斷。

這次事件自然引起應否以刑罰來警誡人民的討論。我並不屬意以刑罰治理國家,因為所謂「有效」解決,應該包括減低將來發生的可能,也就是要令犯錯者知錯,這肯定不是單靠刑罰所能做得到的。

子曰:「齊之以政,道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齊之以禮,道之以德,有恥且格。」以刑罰治國不錯可以收立竿見影之效,可是,人們不是真正知錯,要是罰則取消了,人們亦有機會再犯。始終要提升人們的公民意識,才是治本的方法。當然,這並非一朝一夕所能成功的。


12月24日(二) 機械人大戰(下)
話說我因為幸運而進入了今天的決賽,誰知道原來比賽在晚上的一個大型晚會上進行。這真的令人感到有點不安。搞不好「上鏡」了便罪過罪過了。不是因為害怕上鏡,而是第一次上鏡便是遊戲機比賽的話,萬一給師長看見,印像多壞!

不過既然參加了,又怎能中途放棄呢?加上弟弟不斷施壓,自己也希望得到那豐富的獎品,於是只好硬著頭皮往前衝了。

晚會在晚上十時多才開始,可是四位決賽參賽者必須於七時到達會場。於是,與弟弟很早便到了那堙A打算熱熱身,以應付對手。

熬過那苦悶的數小時後,晚會終於開始了。那時才驚覺那是個由微軟主辦的倒數晚會,場面之大可想而知。四周置滿即時播放的攝影機。不只如此,那遊戲比賽更是其中一個重頭節目。

本來感覺還不錯的,可是那堻澈堣F一人造沙灘,讓數個泳裝的少女在其中打氣球,稱「沙灘排球」,後更請觀眾一起參與。看到大銀幕上那些人在追逐,玩的不亦樂乎,不禁嘆一口氣。堂堂一個大集團,真的非以美色吸引人到場不可嗎?

這一邊,我不幸戰敗給一位經驗豐富的人,雖然是意料中事,但白白看著獎品飛進別人的手堙A難免感到不快,弟弟也許更難過。於是裝出一臉不在乎,說:「算了吧!這對我們的學業有利」然後「死死氣」擠在人群中走回家的路。


12月23日(一) 機械人大戰(上)
因為與家人逛街時經過X-BOX(注:一台由微軟推出的遊戲機)的攤位,所以興起試玩的衝動。玩著玩著,身後突然有人問要不要參加那遊戲的比賽。

「比賽? 才剛開始玩啊!」嘴的確是這樣說,心堥銋磥]蠻有興趣的,尤其知道了其獎品之豐富(一台X-B0X主機以及2003年所有遊戲)後,更有贏得冠軍的「雄心壯志」。

不知是否那媢L於偏辟,只有很少參賽者,而且大都是小孩,只有三四位是「年資」較高的。就這樣參加了平生第一次的遊戲機比賽。

那遊戲其是一個同時讓一部甚至數部機械人廝殺的遊戲。基本上,那遊戲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只要先將對手轟掉便勝利。所以就算是第一次接觸那遊戲(如我這類)也好,亦有機會取勝。正因如此,那遊戲玩來格外刺激。

如果硬要說明那遊戲的技巧,那一定是游擊戰的戰鬥方式,換句話說就是不擇手段以取勝;第二便是要利用身邊的建築及障礙物。兩者若配合得宜,加上一點運氣,相信無往而不利。

就這樣無驚無險的進入了明日的決賽。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因為遲了少許而錯過了一場初賽,害我兄弟倆要在分組決賽中較量,只能活一個。弟弟有說不盡的遺憾,說:「明日一戰便看你了!」

至於明日的決賽如何,又是後話。


12月22日(日) 過時過節
所謂「冬至大過年」,今天是冬至,所以是大日子。母親得悉今天沒有假期,便說笑:「又說冬大過年,為何沒有假期? 」

傳統的冬至,一家人聚首一堂,吃著暖烘烘的湯圓,對抗一年堻抮帚曭滷艉W。至於我們一家,則習慣拿出平日不會吃的所謂貴價東西造菜。小時候,家堥S錢,冬至也不過比平日多味菜,或是髮菜湯等,總之談不上甚麼貴價貨。後來,香港步上高峰,在金融風暴前,大家都大吃大喝,可謂珍羞百味全,而喜歡吃的父親自然一樣。漸漸,他對吃越來越講究,連平日晚飯的要求也提高了。金融風暴後,各方面的開支也盡量減到最低,只是對於吃,則似乎沒有怎樣刻意減省。

我常常想,吃其實只是用以維持生命,所以一向不主張吃那些所謂的補品。這一方面,與父親的見解完全不同,所以有時也會爭辯。而每當節日來臨,家堻y那些菜,那情況則更甚。

雖然希望可以讓父親可以瞭解,其實對吃過於講究並不太好,不過也明白這對他來說可能很難。因為,要人從低點步上高峰,大家都可以接受;要人從高峰回落則不是每個人都接受得到。如果不明白,也可以回想一下從以往沒有上網的日子到現在,大家並不會有太多問題,只是學習一種新學問罷了。可是,如果要大家從今天起便開始與一切和上網有關的動作斷絕關係的話,相信不是每一個人都做得到。

所以,在大節日堙A還是不要和家人爭執了(雖然也沒有那樣嚴重)。反正,自己也沒有將那些菜放嘴堙C


12月21日(六) 外在效應
今天是考試前,也是本年最後一次回校補中國文化科的課。習慣了星期六回校補課(其實只是第二次),感覺總像比平日的好。不過,同學的反應不算好,夫子永遠也不能從他們的口中問得答案,要夫子為他們打圓場。而且,他們上課時的態度也很不像話,談話的聲浪經常比夫子的聲音還大。

通常,上課秩序不好有三個可能:其一,老師過於仁慈,絕不責罰學生,對違則學生的行為不作任何勸告,自然如此;其二,就是那些壞學生已經病入膏肓,無可救藥,根本不想唸書;其三,就是那些學生是天才,生而知之。根據觀察所得,他們該不會是第三類學生,而前二者則皆然。

他們的態度其實對其他人有嚴重的影響。正如經濟老師常說:「任何人下的任何決定其實都對其它事物有影響,有所謂的Externality(按:老師說忘了其解釋,我暫且將之理解為外在效應),中七後大家自然明白。」雖然還沒有到中七,但已經深深感受到其影響之大。

試想想,如果全班大部分同學都沒有自發性,終年都不努力向學,縱使有一小群希望考取功名的同學,他們長期受著壞影響,又如何成功呢? 就算真的有成功的人,也肯定不會多。

現在,身處這一班,如何學好? 究竟有甚麼方法令大家改變?


12月20日(五) 戲劇比賽
今天是戲劇比賽的日子,排練了一個星期的戲劇終於要演出了。雖然全劇只有十四分鐘,但在一星期內完成服裝、道具、排練仍然是非常困難的。記得以前參與過的一個約一小時的演出,導演經常說:「一小時的戲只有十三天時間排練,大家已經創造了一個戲劇神話!」那時候不太清楚戲劇的細節,以為導演是神。

今次這演出,只用了一星期不夠的時間,相信可以謂第二個神話了。戲中所用的大部分服裝,更是演員們自己親自炮製的,而且效果也很好。至於在台上的表現則更好,大家在排練時所犯的錯誤都沒有再犯,而且各方面都進步了。

不過,台上的表現還是要靠觀眾的反應來肯定的。而這一方面,我更敢誇口觀眾的反應是四社之冠。(而且也得了所謂的「最佳效果」獎)這樣說,好像近乎完美,而且勝券在握,可是,我認為此戲有可能被評判一句無聊來一記技術性擊倒。而且,嚴格來說,劇情也未免令人覺得有頭而無尾,稍欠清楚的交待。再者,學校堛熊判亦多偏好校園劇或是一般的所謂健康的劇目,所以這故事多被評判殺個片甲不留。

果然,得了第二,而且敗給對白都忘了的勵志劇。這令很多社幹事不滿,於是引起混亂。雖同為一社,卻不同意他們的做法,原因有二:首先,評判自然是主觀的,而且,他們往往會在「有意思」與否方面考慮;第二,評判既然自己決定了,管你如何說,塵埃既定,其實改女變不了任何東西。那麼,投訴有何用? 所謂公道自在人心,贏得了掌聲,也不必為那沒用的盃傷神了。


12月19日(四) 聖誕卡
今天突然收到一位低年級同學的聖誕卡,上款是「社長」。從來很少收到聖誕卡,這次真的使人既驚且喜。原來當社長是有這樣的「權利」!

當社長,其實有好亦有壞。不過,所謂的壞也不是甚麼大事,只是人家認識你,一切的壞名聲可以日傳千里而不自知。譬如早前的陸運會,我跑得一項比賽的第四名。換作是以前,根本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大家都不會刻意記著那賽果。可是現在,社員會說:「社長真的不中用! 只得第四!」然後開始拿別人來比較。於是,壓力便在不知不覺間增加了。

而好的一面呢? 當社長使人對自己有認識,於是也有人關心起自己來。比如有一次,有同學看見我獨個兒坐在一旁,便走過來問自己是否有甚麼問題之類。雖然並不如他們想像的那樣,但想到他們對自己的關心,還是覺得非常高興。

再者,他們會帶人很多很多的歡樂,有時都不是其他朋友可以帶來的。不是說朋友不好,而是朋友成熟,不能隨心的做出所謂幼稚的事。看見他們做出各樣的傻事,有時雖然氣得不知好笑還是好氣,但自己也添上了幾分童真,忘記了一切的壓力。

收到了那張卡,除了感動外,還是感動。在這堙A也要向大家送上一句聖誕快樂!(也要向所有送過祝賀給我的人說一句謝謝!)


12月18日(三) 有甚麼好?
早上看到兩少女學生,一臉稚氣,大概只有十三、四歲,手上卻點著菸,大口大口的吸,手法熟練得令人不敢相信她倆有這天真的臉。行人無不望而輕嘆,更有的在指指點點,說:「只管抽煙,又如何讀書呢?」雖然沒有證據顯示抽菸會直接影響成績,可是我倒也同意無心向學的才會有如斯的舉動。她們不只不尊重學校,也不尊重自己。

不知為甚麼,最近在街上看見女性抽菸的次數愈來愈多。似乎女性在爭取所謂平等的同時,也不忘為自己去建立一個「剛強的形象」。她們以為點起香菸便可以令人望而生畏,其實,人家只是怕她們的煙臭味罷了。

以往,我認識的所有女性都不抽菸的,她們甚至會討厭所有與菸有關的東西,所以我曾經以為所有女性都不喜歡香菸。可是現在看見的,卻是另一番景象。

不是說女性不能抽菸,只是不明白究竟是甚麼令女性抽菸的現象變得這樣普遍。為了吸引別人? 未必! 大多數的人都不喜歡吸菸的女性。我問過一些朋友,他們都說,儘管女孩子的樣貌如天仙,只要她們吸菸,都不會有好感。這樣想法並不罕見,所以女性吸菸一定有其它因素。

夫子曰:「這是社會的壞趨勢。」難道真的沒有解救之法? 為何女性因為忍受不了自己腰圍超過二十五吋而一天不吃三餐「減肥」,卻可以抵受得到香菸的煙臭味?


12月17日(二) 饑饉三日
最近因為接連的工作,生活緊迫得令人透不過氣來,連時間觀念也變得模糊。今週,一連四天都有中史的論文和測驗,心知一定不能睡覺,我便與友人打趣道:「真的是『饑饉三日』啊!」友人一笑,也說:「簡直是精神與心靈的折磨!」笑完了,也真的擔心起來,連自己是否活得過星期四也不敢肯定。

雖然今天才星期二,但感覺上已經快要過一星期了。每天重覆著幾乎一樣的作業,一切彷彿變成必然。在這個不知是否惡性的循環中,反應亦只需像平日慣性的一套一樣,不必動腦筋。結果在時間的長河中迷失了自己,成為習慣的奴隸。

長輩都說,不讀書,將來便沒有高薪的工作。為了可以賺大錢,很多人都拼命苦讀,代價卻非常沉重;也有人不讀,可以平凡過一生,卻不用受到精神上的折磨。是後者幸運,還是前者愚昧無知? 肯定的只有,既然選了這條路,也得繼續走下去 - 不管是多崎嶇難行。

在迷失自己的去向前,以為可以找到別人的肯定,知道自己真的存在過,可惜事與願違,掉進了無底深淵,不見天日。


12月16日(一) 技巧
在胡謅寫過一篇「技巧」,討論過以喇叭推銷的問題。結論是:那些羊群只是東施效顰。

一直以為技巧高低只會在非常即興的推銷手法顯得較為明顯,誰知道連有足夠時間和資源去造得更出色的包裝上也有相類似的情況。以某一牌子的罐裝咖啡為例,在聲稱是「聖誕紀念罐」的包裝上,印了冬雪的景象,並在下方印上了首似詩非詩的東西。乍看之下,滿有詩意,可是一經細看,便立即想到了「技巧」的問題了。何解? 那段文字是這樣的:

準備一顆歡愉的心 邀約許多美好想像
瑰麗的聖誕光華 為你點亮
生命 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看罷,尤其末句,生產商的投資石沉大海,讓人明白何謂「浪費」。本來很高興的,突然也感到無奈。

不是要將它貶得一文不值,只是可以更好,這也是我要說的。聖誕佳節在即,如果那些生產商都想到要紀念,卻亂寫一通的話,只會弄巧成拙,破壞氣氛。


12月15日(日) 永不沉沒的夢
晚上電視台重播鐵達尼號,我也因此得以再欣賞多年前看過的電影。想起鐵達尼,自然想到了那一句「永不沉沒」的宣言。

當年,除了記得父親在旁呼呼大睡之外,並沒有很多的印象或是感觸。現在卻覺得鐵達尼號這電影的精彩之處,未必是早前那些在電影院看了四十多次的人可以理解。

首先,在技術上,鐵達尼號的剪接可謂天衣無縫。大家試想想,拍攝該片時,所謂的船其實只有一半船頭以及一段船尾,而男女主角在船頭「飛行」的一場,卻讓大家能在察覺不到瑕疵的情況下看他們接吻。就算現在大家知道了這一點,也可能不能找到那堿O假的。

鐵達尼號也讓人看到富豪們的勾心鬥角和二十世紀初時那些貴族的生活。在晚宴中,大家可以感受到那氣氛。後來,沉船成為事實後,副手毫不猶豫的關掉水閘,簡簡單單的按動機關,重重的鐵門便毫無徵兆的落下,一道階級之門便將他們與世界隔開。

因為船上的救生艇不夠用,三等艙的乘客便不能登艇,擋著他們的,也是一道將貴族與平民的閘。後來,平民合力將之衝破,卻不能成功的登上救生艇,是悲哀的。

印象最深的,是鐵達尼的船長及其設計者冒死留在船上,他們內疚得甚至連死亡也不怕。一對老夫婦在床上摟著、信徒一起作最後的禱告、提琴手們的演奏等等等等,皆足見他們用情的深、真。

船,雖然已經埋在深海中。那一個夢,卻在所有人的心中,永不沉沒。


12月14日(六) 寫作
最近感到自己寫作有很多毛病,於是到圖書館借了一本談寫作的書。

看罷序言,因其詞藻之美,突然感到自己寫作原來真的很不濟事,於是很有追讀下去的衝動。一看之下,卻發現作者認為文無定法,所以天下間並沒有人可以教授一套所謂「內功心法」給人。他解釋,出版該書只是希望拿一些經驗與人分享。基於作者寫作的見解如此,他特別叫大家不要抱有「取西經」的態度看該書,反而要像觀花賞草那樣,要自己判斷好壞,擇善而從。

這使我對自己的寫作能力重新評估。回頭一看,自從始了靜這項「偉大」的「事業」後,每天一篇心情,說沒有進步就定是騙人的。可是,最近好像沒有任何明顯的進步(或說是連自己也可以察覺得到的進步),反而,早前一直引以自豪的速度等等已經不再,這使我不得不為此而擔心。

說起速度減慢,我覺得最有可能的原因除了中六的緊迫生活,使精神不佳外,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給那團「寫作的火」燃燒著了。因為給燒個正著,所以下筆時往往有一種新的心魔(所謂新,其實是因為這新與開始網頁前的不同),使人要花很多時間在其中。以往的速度,亦因為自己過分重視修辭而減慢。本來,修辭並沒有問題,可是,多用修辭容易卻令文章變得不夠真實感,顯得造作。

細看該書,越發覺得自己該要保存著簡單的寫作,太著意於表面的工夫,恐怕會令文章失去其天真。


12月13日(五) 一生的承諾
雖然今天是假期,但因文化科的進度實在太慢,所以還是要回校補課。在文化科中,大家正討論的,是中國人重情的傳統。而補課的三個多小時中所涉及的個案,則是「情」與道德的問題。

個案很簡單,是婚前性行為,要討論卻變得有點兒尷尬。不過,待大家都熱身後,自然回復狀態。正當大家討論得很激烈時,夫子跟同學們分享了一個真實的個案:一對可謂天造地設的夫婦,女的不幸患上了乳癌,要割除一邊乳房,同時因為電療化療等而脫髮。她的丈夫雖然是個性情溫和的神父,可是,一切的遽變使他的脾氣變得比以前暴躁。聽得大家都很難過。

夫子曰:「婚姻並不是一剎的激情,而是一生的承諾」接著他又說了一佛教的故事,說如果要結婚的話,必須要接受對方「眼中有淚,鼻中有涕,耳中有垢」(注:出自《佛說摩登女解形中六事經》該句為「眼中有淚、鼻中有涕、口中有唾、耳中有垢、身中有屎尿皆臭處。其作夫妻者,便有惡露中便生子,有子便有死亡,死亡有哭泣,此於身有何等益﹖」)的樣子,不然便不要結婚。

聽罷,突然有很深的感觸。自以為會考慮得得周密,卻從沒有想過有如此的情況。如果妻子(未有其人)真的有如此的遭遇,後果會如何呢?

久久也想不到答案。


12月12日(四) 合群
因為畢業典禮在午後才開始,便跟數友一同去「卡拉OK」。前往目的地的途中,遇見了鄰班的同學,起初以為只是碰巧他們數人都有同樣的想法罷了。可是,到了那堙A幾乎到處都是鄰班的同學。據說,三十二人當中,就有二十四人在那堙C

他們就是如此合群的一班。

我並不知道他們平日上課時的情況,只是知道每一次聚會和自發性的活動中,理科班都表現得非常合群:無論是作弄同學、起鬨、玩遊戲等,不論是誰,一聲令下,全班和應。可能有些人會認為他們的合作性都只會表現在一些非學術的事項中,是不成熟的行為。可是,為何有人連這些「不成熟的行為」都不能好好的合作呢? 如是合作不了,那不比那些「不成熟的人」更不成氣候嗎?

種種同學與同學之間的惡性鬥爭,看在眼內,真的覺得很討厭。為甚麼這種幼稚的鬥爭會在中六這個被看作「大哥哥大姊姊」的班級媯L止境的持續著? 如果說中六本來就是這樣,那麼何以理科班的同學又如此合群無間呢?

難道人要到在工作時才會變得成熟嗎? 雖然我主張要保留人在求學時期的童稚之心,太早接觸「現實」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可是,不成熟又似乎與圈子對抗劃上了等號。

究竟要如何取捨呢?


12月11日(三) 知音人
早前在低年級週會中為同學表演過一次朗誦。那一篇誦材,我花了不少的時間於其中,結果卻只得第二(至於如何不滿,可見於十二月二日的心情),不過倒是贏了自己。

說是贏了自己,好像有點晦氣。不過,如果硬要因為評判的決定而否定自己的能力的話,情況只會更壞。更何況,要成功就必需學會承受這類的挫敗,不然,像李雲迪那樣的鋼琴家,在那場比賽中得了第三便放棄,大家也無緣欣賞到他的表演。

最重要的是,我不只贏得自己的掌聲。在週會過後,老師們都說喜歡我的演繹。有一次,在梯級間,有一位老師走來說:「雖然我不認識你,但你的朗誦很不錯,繼續努力!」使我覺得既驚且喜。

在畢業典禮綵排後,老師們因為其時間過長而決定要刪減其中的項目。基於「兩文三語的項目」中已經有謝辭,所以便要取消我那篇粵語獨誦了。

我並沒有因此而難過,因為早前已經受到大家的讚賞了。既然得到了大家的認同,也不必因此而在意。不過,大概校長怕我會太過失望,於是留了一便條,上面解釋了為何有這樣的決定云云。

受寵若驚!

不過,那可以再一次證明那篇評判不懂的文章,還是有知音人的。


12月10日(二) 表埵p一?
文學課後,跟夫子說起命名。我認為,近期的流行曲和電影的名字,出現了一些很深奧的名字。

說它深奧,不是因為用了難明的字詞,而是它們都引經據典,用一些專有名詞或是大家都未必知道其本意的詞彙去為流行曲和電影命名。

最明顯的,莫過於早前的一首流行曲潛龍勿用。這個詞語,其實是《周易.乾卦》中初九的爻辭,其象為潛龍勿用,陽在下也。

有多少聽這曲的人真的知道這東西呢? 而那首歌的歌詞最能夠說出大家心聲的,就一定是那句這樣玄妙你懂不懂。難怪大家都不懂其名字的厲害之處了。

本來,用這類有意思的詞語為流行的樂曲或是電影命名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證明還有一些有識之士在平民化的圈子堙A而這個文化沙漠也總算有一道清流。可是,那些高深的名字背後,卻沒有好的內容去支持,表堣ㄓ@,如何吸引支持者呢? 難怪各大少唱片公司都不惜一擲千金去為歌手的「形象」傷腦筋了。

情況就如歌的曲與詞,曲的風格或是技巧等種種越趨成熟,可是詞還是沒有怎進步。偶爾的一首「平均」的作品,已經可以被稱讚得天上有地下無了。


12月 9日(一) 門面工夫的訓練
為了星期四的畢業典禮,學校於今天進行綵排。我自然知道這是門面工夫的訓練,所以也不會對老師們的舉動有多大的感覺。

不是要評擊學校,只是種種的改變,使人說是門面工夫的訓練亦不會太誇張。

雖然畢業典禮的目的和原意都是為了抒發內心的喜悅。可是,由於邀請了嘉賓觀禮,不得不辦得好好的,以免令學校名譽掃地。於是,為了不令學校受罪,很多很多衍生出來的事情,都變得「門面化」了。

在舊學校時,幾乎所有東西都是為校譽而來。尤其當那群監察教育質素的人員到訪時,老師們做出各種類的新動作,於是一片反對「門面化」的聲音隨之而來。(不過,多虧他們,那台積了厚塵的電腦才得以重見天日)

那時候的畢業典禮的綵排更是一個「專業的訓練」,從領獎者到悶在坐下的人,都逃不了其訓練。

現在,只是對大型活動有一點的要求,已經教人有不少的聯想。這是進步嗎?


12月 8日(日) 社長
早上從圖書館步出時,看見一位朋友,一位別社的社長。起初以為他只是約了人閒逛,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在等幹事進行會議,看他一副認真的樣子,不禁嚇了一跳。

說起這位社長,真的不能不為他感到難過。他以前是我的同學,也就是一樣是外校生,自然對於學校和社員的情況不太熟悉。可是,他大部分的幹事亦是外校生(而且不太熱心),就連幾乎唯一的原校生亦「心有所屬」,所以他的學社可謂四分五裂。

老實說,雖然他的社幹事很有問題,但合作不快也有部分與他的性格有關,因為他有時真的有點剛愎自用。他自己很有主見,所以有時會按自己的方法辦事,幹事不幫忙,只怪他們不對,然後繼續自己獨行獨斷。每當遇上幹事有何不對,他便會一口氣將一直抑壓著的怨氣爆發出來,自然令人覺得他很難相處。

其實,社長真的很可憐啊! 身為中六學生,已經夠忙了,還要受諸多壓力。遇上了好的伙伴還好,一旦遇上了不好的內閣,更是問題多多。如果社長是外校生,關於社員的工作當然交給其他同學負責,這才能提高效率。

一位社長是否能幹,並不是只看他是否能幹。他做了多少東西,未必是實際可見的。如果要能幹而非能幹才是好社長,那麼大家大可以選一頭牛了。


12月 7日(六) 神祕的數字
早前,計數器的數目突然升了許多(可是這幾天又慢了),也許是雅虎顯示了靜的緣故吧! 那幾天,幾乎每天都有數十人上來,讓我感到非常高興。

只是,我不瞭解為何大家都不到星光大道留下手印呢? 一旦身分不明白,那些神祕的數字只會成為沒有意思的東西。

雖然單靠計數器的數字直飆升已經能教人興奮莫名,可是,之所以要不斷在網頁提及星光大道,就是希望大家都能給予一些較為實質的支持嘛! 大家可能會認為既然互不相識便不用作無謂的對話。其實,我又何嘗不知道情況可能會變得很糟呢? 不過,大家的一個名字和簡單的一句話,足以讓我知道「噢! 又多一位朋友認識靜了!」那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可是,根懅計數器的統計,很多的朋友進來只看網頁而不進星光大道,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呢?(有勞看過這段文字的朋友指點迷津)我最希望得到的,除了支持外,其實是對於靜的意見,或是針對文章或是評論。如果大家都不吝嗇自己的意見,常常走進星光大道寫寫意見的話,那麼我已經於願足矣!

看過了這一篇,希望大家都想想有何意見給我去改善啊!


12月 6日(五) 快來快...?
雖然中六的同學可謂來至五湖四海,大家互不相識(至少大部分如此),可是,最近有一些同學都開始談戀愛了。開始得快,是否意味著未真正瞭解便走在一起呢? 要是如此,到頭來又有多少人會受傷呢?

我不是一個絕對反對談戀愛的人,因為情來是沒法擋的。只是認為,進展過急並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就算站在局外看清楚了,有何用? 告訴他們? 只會被指為魔鬼,然後受人歧視;告發他們? 情況只會更加壞,況且,這種舉動與看著葡萄架的狐狸並沒有分別。看著他們,除了帶他們捏一把冷汗之外,大概沒有可以做的事了。

在此,我不是要諷刺錯愛的朋友,可是,開學至今,已經看見了兩對新開始的情侶放棄了。

現代人的愛情觀,想起來真的很可怕。
從前,談戀愛就是談戀愛,並沒有其他的「代號」。後來,人家叫這種舉動做「拍拖」,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名字:大概在民國初年,汽艇拍在渡船旁邊,在船邊用纜繩扣緊,一起泊碼頭的拖帶方法,稱為「拍拖」。於是,那便被用來比喻男女手拖著手。不知到了何時,人家稱男女關係為「溝」,令人總覺得男女關係變得不自然,漸漸,大家的愛情觀也改變了。

最近又新興了一名字,那是「界」(按:瀏覽器看不到該字,原字為刀部)。那倒也切合現在的社會以及愛情觀。「界」了後,快來快去,沒有快樂,沒有甜蜜,空餘的,只是一道長長的血痕,痛楚萬分。


12月 5日(四) 年年二十九
今天為班主任的生日(全靠原校情報組的同學),大家開了一個小小的慶祝派對。班中的同學也很懂得投其所好,訂製了一個有「小熊維尼」肖像的蛋糕,她看見了蛋糕,一句句「醒目」不絕於耳。

學期初,班主任給我的感覺是一個大女孩,加上樣貌非常年輕,還經常帶著心愛貓兒的照片,好一副剛當老師的模樣。秋季旅行那天,她穿起了闊身的衣服,也就是所謂的「板仔」形象。當她走在女同學們之間時,簡直不能區分出哪個才是老師。

她所任教的科目是地理 - 我並沒有修讀的科目 - 所以只知道在班主任課時她並不算很嚴厲,反而,她每每與大家討論將來的志願時,都能以輕鬆的語氣,就像聊天一樣。平日,她的形象也是非常活潑的,有時也會主動找學生聊聊。

當然,她也有嚴肅的一面 - 畢竟她是訓導老師。遇到她自己的一班犯錯時,她絕不包庇,一樣義正詞嚴。

生日蛋糕上有一塊「留言餅」,上面寫著「年年二十九」。老師看見,又好氣又好笑,不斷詰問是誰寫的,當然沒有人回答。接著,同學拿出預先準備的禮物(也是小熊維尼的產品),叫她「左擁右抱」,她奸笑數聲,惹得全班直發笑。

這樣年輕的老師,叫她「年年二十九」也不為過。但願她能像那一塊餅所說,年年二十九。


12月 4日(三) 戲劇比賽
說起戲劇,真是百感交集。記得第一次參與演出時,還是個中一的小子。自從那一次演出,便和戲劇結下不解緣,可是,差的,是一點運:絕少當主角的經驗。不是說要否定其他角色的重要性,只是想一嚐那滋味罷了。

也許因為沒有太多的機會,自然退居於幕後。因為愛寫作,便試試當編劇。可是,想到了這已經是會考前後,加上經驗不多,所以在舊校競爭那樣激烈的情況下便打住了念頭。

在新學校,知道沒有人寫劇本(後來想起了一位),便以為自己終於可以有發揮的空間。可是,這樣的學生不重視戲劇已經不在話下,就連學校本身也對戲劇有諸多制肘。最後,還發現了內閣們(注:大部分為原校生)都屬意沒有內容的喜劇。夢想幻滅了。

本來希望寫兩代之間的問題的戲本,誰知道在開會時才一說出來,便遭雷亟。結果只好將想了要說的都活生生嚥了下去。

不只沒有機會發揮,就連一位舊同學寫了的稿也被廢了。

究竟為何會有這樣的氣氛呢? 是戲劇不受到重視還是同學們的態度不對呢?


12月 3日(二) 我的志願

經常看見像「我的志願」這類的題目,可惜的是我並沒有寫過。不過,回想起來沒有寫過也不是壞事,起碼不會因為換願望而煩惱。

小時候,我最想當的是巴士司機,每天都拿著小枕頭模仿他們(是媽說的)。後來,開始懂事,便立志要做科學家。中三開始,因為一些變化而想當作家。自問沒有固定的理想(雖然想當作家是鐵定的了),卻敢說有一個目標,不是偉大的一種,起碼是自己喜歡的。

可是,身邊有很多人都沒有目標,不要說甚麼理想,就算連選科要選甚麼或是自己喜歡甚麼都不知道。有的只沉迷於偶像和玩具,有的則是嚴重缺乏自信。前者可能是階段性的問題,並不嚴重;可是,缺乏自信便很可怕了! 因為一旦沒有自信,很多東西都不能做得到。不敢說自己很出色,可是卻有一份不是人人都有的自信。

友人說很羨慕我的自信,認為如果一個人能(斗膽)說出自己的理想,又能解釋自己的選擇的話,是很了不起的。我自然知道他是個不算很有自信的人,便說,其實那不是太大的問題,只是階段性的問題。

我又說,暫時沒有志願總好過志願因現實而改寫。記得有一位同學,長來一臉經理相,人很純真,成績也很好。他的紀念冊說他只想在一所公司當一個小小的經理,別無他求。看到,感到一陣心酸。

人生在世,真正的有意義是平穩的一生還是忠於感覺呢? 面對著理想與現實,大家的志願又會如何呢?


12月 2日(一) 冤家路窄

廣東話有句慣用語,叫「冤家路窄」,意思大概是指合不來的「冤家」往往很容易相遇上。一向都不會這樣說,因為自己沒有甚麼冤家,所以沒有必要。可是,今天的朗誦比賽,除了這一句話外,沒有一句更能表達出當時的感覺。

話說上月陸運會後的中文朗誦比賽,因為自己有一定的經驗,亦自問準備充足,自然對自己的表現有所期望。到了比賽時,發現同組只有四人,加上對手不太強,所以以為自己可以取得第一名的成績。可是,評判說四人都沒有層次感已經不在話下,他將冠軍也頒給一個為文造情的參賽者,我只有第二。可能大家會認為我大過自負,可是,要服自己敗給他真的很難很難。

那麼為何有「冤家路窄」的後話呢? 當天因為不服氣,沒有與他握過手便走了,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再遇上他。可是,事與願違,今天的英文朗誦比賽,不知是他幸運還是自己倒運,大家雙雙進了同一組。看過他超誇張的演繹後,以為英文朗誦不能以那種方法去唸,可是,冠軍再一次加進他的身上。

除了不甘心外,還是不甘心。如果真的敗給比自己厲害的人還算,可是,現在的,唉!


12月 1日(日) 花名
一向都相信只有受歡迎的人才會有人替他起花名。說是花名,其實是暱稱。自從中四開始,因為與同學相處得不好,沒有人會起或是叫我的花名。每次在一些團體活動中便別人問起我的花名,都不懂如何回答:答他們沒有又不信,答全名又怪怪的,每次都教我感嘆良久。

最近,好些中一生在陸運會中問我的名字,我不答,他們轉而問一位新同學,他說了我的名字,只是末字為另一聲的字。我以為他在玩,並沒有想到甚麼。

今天在醫院堛悼L的電話時,無意中按到自己的電話號碼,發現自己的名字是他當天說的那一個,我不好氣,也哭笑不得。後來我問他那名字是他作的還是聽回來的,他說是聽回來的,而且是一位以前(好像)不太喜歡我的人。我立刻說很高興,因為有人起我的花名,友人都說我傻,又說未必,我於是補充,凡有讓你親耳聽見的花名都是友善的,而替你起友善花名的人,多半不討厭你。

可能因為自己長期沒有給人起花名,想了許久許久這問題才會有這樣的體會吧。有很多東西好像很討厭,但只要細心想想,如何人家不這樣做,自己亦未必好過。

現在,有人起我的花名,那麼,這是象徵著人際關係有所改善嗎?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