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8月31日(六) 黃雀的啟示
今天家埵酗H作客,自然的築起了四方城。

我本來就不太了解這遊戲,但對於他們將一切的喜怒哀樂都形於色的景象卻有無比的興趣,所以我還是會看看他們打麻雀的。再者,打麻雀的人永遠不會甘於平靜,所以我們可以從他們的口中聽到很多東西,甚至是一些道理。

在某一局堙A大人們正討論要贏得多少番才夠,我不懂得解釋甚麼是「番」,我只可以說那是一種表示糊出的牌有多厲害的指標,也就是錢的多少(畢竟打麻雀都是一種賭博活動)。他們說最少要九番,又說「自摸」,又說甚麼甚麼糊之類的名詞。當時,有人叫他們不要那樣貪心,但我看他們一定是充滿信心,被眼前的成功沖昏了頭腦,而沒有察覺到其它可能的變數...

那一局,他們當然沒有糊出。糊出的一位只是平平無奇,只是剛剛過了限制的牌。她也是在那一局中唯一一個沒有作聲的人(但需要注意的是她已經是一位老婆婆),沒有討論過要贏多少,專心的打。

討論過要贏多少的人沒有錯,只是他們都在不知不覺間成了螳螂,而忘記了坐在身旁的黃雀。


8月30日(五) 香港人
如果說不熟悉信和的就不是香港人的話,那麼,我就是個百份百的「非香港人」了。而且,我還是個連廣東俗語都搞不清楚的人。

雖然自己經常自詡為「路王」,從來都不曾迷路,但是每當我面對著旺角這個香港人的地方時,我便頭痛了,因為我從小都不會到旺角逛(該說是我是個不逛街的人),所以對於那些只讓人逛街的地方都很不熟悉,旺角便是其中一個。
那麼廣東俗語呢? 我父母都不是香港出生的,母親更是個北方人,雖然他們都會廣東話(而且別人幾乎聽不出他們的口音),但他們對俗語可謂一竅不通,所以我都不太會。有一次,友人在電話婸“琚u放蚊」。頭皮抓破了,就是不知道那是甚麼意思。枉我還是個支持大家維護廣東話文化的人。

那個時候,友人幾乎要將我列入「異己」的名單。

幸好,以後友人除了嘲笑我以外,還會講解那些「專有名詞」的意思。

說出來大家可能不會相信,我這個香港人,直至十五、六歲才首次踏足信和這個香港人的地方。

而且,我只是路過而已。


8月29日(四) 怪獸的尾巴
怪獸,在大多數人的心中,都是隻面目猙獰的東西。它們或是有三頭六臂,或是金睛火眼...但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有尾巴。

今天我的弟弟看看電視有甚麼節目時,剛巧播放著超人的片集。當時的畫面,就是怪獸向著超人攻擊。超人當然輕易避開了其攻勢。
看見了這樣的畫面時,我說:「看! 超人一定會中招! 」弟弟說:「那當然! 超人每一次都在亮起紅燈後才會戰勝的! 」我聽了後覺得這也蠻有道理的。我發現了怪獸的尾巴後,又問:「是否每一隻怪獸都有尾巴呢? 」他又說:「走著瞧! 超人最後一定會捉著它的尾巴轉,跟著便會往外拋。」言猶在耳,只見超人照做了。

原來,怪獸的尾巴除了是造型的一種外,還有這樣的用途。
也難怪超人沒有尾巴了。

那麼我們呢?
我們要小心處世,不然,尾巴便會慢慢的長出來,當被人捉住才後悔便已太遲了。


8月28日(三) 教育下一代
今天覺得自己中飯吃多了,於是到泳池泡泡水。沒有朋友一起游,自然會更留意四周的泳客。

不知為甚麼,今天的親子泳團特別多,四處都不難找到父母教自己嬰兒游泳的景象。可憐的嬰兒們,連發生甚麼事都沒有搞清楚,便已經在水堻Q逼著踢水(將來可能還會說他們未學行先落水),雖然他們還是玩的不亦樂乎...

其實,我要說的不是這一點。
而是當我接近那個嬰兒群時,只見男的要抱著兒子,女的要逗他踢水,真的很吃力。最後,我聽見了那位教子心切的父親說:「是誰把水撥過來(相信是那位母親)? 我們一起去撥回她! 」說罷,便要小孩踢水。

原來,在大人中的世界,有仇必報是如此重要...我想,還幸好那嬰兒未必於一時間接收得到那訊息,不然,我們最好不要惹他...

P.S.
今天一位小學同學要走了,希望她生活愉快!
也希望所有離開了香港或是將會起行的朋友會快樂吧!


8月27日(二) 大LIM帝國
今天有一個難得的聚會:大LIM帝國的子民與皇上一同在酒家吃中飯。

大家許久沒見,自然有說不盡的話題。
開始時都只是問對方到哪一間學校之類的問題,漸漸的,就談起了中六的課程和大學的一些東西如選科等。雖然這還算有點遙遠,但想一想總好過毫無準備吧...

大家都希望與 LIM Sir 談一些中六的東西。說的是甚麼科會如何等...
我看著他們的言行,大家似乎已經從那一次重創中漸漸痊癒了。也因為重創傷得太重,變成驚弓之鳥,事事都擔心。也許是我想得太多吧。

LIM Sir 說大家的成績其實已經很好,只是在高考中不能再犯以前的錯,不然便沒法與別人競爭,變成了失業大軍的一員。

雖然聚會沒有全班同學出席,但只要能看見任何的一位,知道大家活得不錯,已經教人振奮了。
雖然大家想的都不一樣...


8月26日(一) 越洋
在我短短十七年的記憶中,有兩次同學要離開香港,到外國繼續學習的高峰。

第一次是香港回歸中國前的那段時期。
那個時候,大家都對中國沒有信心,認為留港會有危機,所以有錢的都紛紛越洋而去,到外國居住。當時我也有一些同學遷移到那堙C可能因為自己從沒有想過要到那堙A於是面對著那數位同學的離去,都覺得已經很多。

第二次的高峰就是會考前後。
這一次,我知道了原來之前的一次其實也算不上甚麼。
如果說小學升上中學是各散東西的話,那現在一定是天各一方了。有更多的朋友要走了,自己也不能做甚麼。不過,也因為有很多的朋友走了,所有的傷感或是依依不捨的心情都彷彿耗盡了,已經不懂得傷感,只是會為此而感到可惜。

今天和一位小學同學一起吃晚飯,因為她要走了。
雖然一同吃飯其實做不了些甚麼,但面對著這樣的事情,我們還可以如何?


8月25日(日) 第三個星期日
收拾好了房間,我才能這樣靜靜的回顧那一切究竟是甚麼的一回事。

不知不覺間,靜已經開始了兩個星期了。幸運的是,這堣w經超越了三百人次了。也許這只是個小數目...因為我對於人流實在不太了解。但這數目對於我這初哥來說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突破二百人次的時間只是兩天前。
這兩天的瀏覽人數突然激增,這讓我感到很意外! (雖然星光大道依然沒有很多人...)這樣下去,可能會有更多人會來這堙A所以我要更努力寫我的文章!

那麼,靜對我本身又起了甚麼作用呢?
我想,最主要該是我寫作和打字的速度上的進步。
可能因為每天都更新心情,每次也要說上三百字才罷休,於是在沒有靈感的情況下也比以前寫得更快。打字方面,在開始靜之前,我開始自學倉頡輸入法,寫了靜後其實已經進步多了,現在則更好了!

當中有一項有趣的進步,就是開始懂得躲懶,而且別人不太察覺得到的呢! 厲害吧!(哈)


8月24日(六) 比我還大的記事本子
打仗前,各國都會積極備戰;講課前,講師會備課;而我,每逄開學之前,都會收拾一下房子,希望以一個全新的環境來面對新的挑戰。
而今次,更可以說是最大規模的一次。

我將我於前學校的所有筆記都抽了出來,重新整理一番。那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有如此多的廢紙。書架騰出了很多很多的空間,於是我便將房間堛漣G置都改頭換面,現在感覺很舒服呢!
我說這是最大規模的一次,因為我將那個自從搬進來便沒有收拾過的抽屜都收拾了。
長久沒有收拾過,自然有很多經典在媕Y。
我在堶惕鋮鴗F小學時風紀編隊的表格。和很多沒有太多印象的東西。
當我把抽屜拉出來時,我找到了一本東西:那是一本記事本子。沒錯! 就是那本比我還大的本子! (其實應該說是比我還老的本子)那是一九八四年的產品。而且,那不是我或是家人的。這讓我感到很可怕...

收拾房間,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想從新建立自己的形象和一洗頹風。通常開期初的學生也會有這種「大志」...希望這兩年不會有任何的差池吧...


8月23日(五) 久別了的聲線
今天接到了一個電話,那是我的小學和中學同學。
她問我有關能否升讀中六的問題。
聽到了她的電話,我很高興,因為我知道,原來也有不少人關心我。

電話中,知道了幾位成績不太理想的同學都找到了中六學位,如釋重負。原來他們選擇了一起到同一所學校繼續其求學階段。

得到中六學位,其實已經比很多人更幸運。

因為我也認識一位朋友,他會考的成績只是剛剛達到中六的最低要求。在今年這激烈的競爭之下,他無法在中六佔一席位。他很不願意重讀中五,因為他沒有信心可以考得更好,於是他便毅然出來找工作。幸好他也找到了一份工作,總比那些失學和失業的青年好得多。

得悉這些消息,發現了競爭的可怖。而且,這感覺從沒有如此接近。

到底,還有多少人活在這恐怖之中?


8月22日(四) 七月十四
七月十四,是中國人傳說中的鬼節。

這個節日對我沒有多大的影響。因為我的家人從不會特別於這天做甚麼東西。

只是我小時候,每逄暑假都會到南丫島跟姑媽住,到了這天,總會有很多「新奇」的事物出現。例如晚上會有一些人抬著一副大棺木,邊走邊奏樂。
除此以外,就是家堿藒M多了許多「訪客」。
那些「訪客」,其實是一些少見的昆蟲。
不得不否認那是巧合。因為我在那媢L了數年暑假,每次都只有那天才會有如此多的昆蟲傾巢而出。

現在回想起來,才覺得有點可怖。

不過,自問是個比較相信科學的人(雖然在晚上還是會有點害怕...),對於這一天,不會有太多的感覺,也幸好家人不會特別記得這一天。本來,我已經忘了這個日子,可是,弟弟踢完球回來,告訴我他有一位朋友因為今天這日子的緣故而缺席了...

天呀! 那可是個大白天呢!


8月21日(三) 中六的課本
通常學生們在開學前都對他們的課本特別有興趣。

買了書後,我急不及待就已經開始看看那些課本。開宗明義的便是中國語文及文化科的一本(其實只是中文罷了)... 看了很久,還是覺得課文不像課文。因為自小的中文書,課文的字體往往比練習等大得多,兩者的差別也很顯著。可是在我手上的那一本,課文本身就像練習一般,加上全書的顏色都不多,更加難以區分。於是開始慶幸自己先看了看,要不然到了正式教授課文時定會摸不著頭腦。

雖然知道了課文的面貌,卻擔心起沒有課本的問題。
以往就讀的學校,不論老師的「風格」如何,總會要我們購置一大疊課本。這樣的方法習慣了,便覺得現在的學校總有點問題:書單上幾乎每一本書都是選擇性的,也就是可以自行決定買與不買。在這樣的市道下,相信大多數的家長都會選擇後者。於是,可以讓我備備課的書也沒有多少。雖然明知道在沒有課本的情況下一定會有筆記可供學習,但感覺總是怪怪的。
是沒有信心吧。


8月20日(二) 香港的十優生
一連兩晚,百萬富翁都請來了十優生來參加。

當中有兩位成績較好,分別獲得了二十五萬和六萬元。
可是,也有一些十優生敗在常識題下,得到零元。
而且,他們都是雷聲很大的人。

我不是認為自己比他們優勝,只是想起了和父親討論的一個話題:他們聰明嗎?
我說他們多是只知一些策略,對於知識的認知未必真的如其成績。
父親卻認為他們有天份。

我倆已經長久沒有再次論及這個話題,只是看了百萬富翁後又再覺得他們實在太不像樣。
可是,每次談及這個話題,父親總有一招可以把我徹底擊破:「你這樣聰明,為何不考個十優回來? 」

對! 我就是沒有十優。那又如何?


8月19日(一) 陌生的老地方
大雨滂沱。

路經前中學(現在已經可以這樣稱呼了...),每一處都好像很熟悉,卻讓我感到很奇怪。
也許因為眼前那一片景物已經不再屬於我了。
我沒有進去,雖然校工們都認得我。
因為我再一次覺得那是個陌生的地方。那一種感覺,自從五年前我第一次踏足校門那一刻起以來,都沒有再嘗過。
我別過臉,就這樣的走了。

儘管說了如何討厭學校、如何沒有留戀,心都像被撕開了似的,總有種說不出的茫然。

這兩年,將會是痛苦的。

晚上,有人將竹社(我在前中學的社)的社群網頁介紹給我。
又是一個不屬於我的東西。
不! 該說是我不在其中的世界。


8月18日(日) 我喜歡靜!!
靜開始了不久,意見已經排山倒海的襲來。
有人很喜歡這堙A不斷的鼓勵我;也有人認為我的設計是種騙人的把戲;甚至有人不斷地說這說那,認為靜不知所謂。(問題是我根本不明白那人對這埵閉し礞ㄩ﹛^

我就是那一種一聽到意見便想去改的人。
所以當初我花了不少的時間去請教別人有關弄網頁的意見。

記得友人對我說:「你總不能完全符合全世界的意見! 就算可以,那個也不是你了!」
我當然知道! 這樣的話我聽不少...(但還是很難去改善...)
友人還說了一句來鼓勵我:「不用怕的! 只要造一個你喜歡的網頁就成了!」

說這句話的人,大概不會知道當時這句話對我的威力。

自從那天起,我編寫靜的勇氣增加了不少! 也因為這樣,我才能於那一段短短的時間內完成了。
這是千真萬確的!

所以,我現在要對每一位不喜歡靜的朋友說:
不管你們怎樣想,靜是我的網頁,我很喜歡這堙I


8月17日(六) 反客為主?
收到了很多朋友的投稿(噢! 該說是很多篇來自同一位朋友的投稿)。
禮貌上,我該說聲謝謝...可是實際上,這卻令我不知如何是好。
因為我自己於網頁上放的都是較長的作品,而我的打字速度實在不容我將它們一氣呵成,於是每一篇作品出場之間都有一段空檔時間。
本來,有一些投稿來填補我那段空檔是一件好事。但數目一多,自然會讓大家認為我是個懶人,連投稿作品也比我快...

不過,我不可能因此便怪他們。也不希望他們會停下來...
我會努力更新自己的...(唉)


8月16日(五) 酗酒的人
今天我在地鐵的車站媢J到了一個中年的男人。
看他腳步不穩,雙目無神,手執一支白酒,第一印象就是:酒鬼一個。
在下梯級時,我突然加快了速度,像是知道了某些事似的。果然,走到半路,後面便傳來掉了酒瓶的聲音。想不到,我回頭看到的景象,竟是那人已經倒在地上,有數個附近的人已經蹲下來幫他了。
我沒有回去幫他。不是因為他酗酒,而是因為我知道我根本幫不了。

表面看來,這只是那個男人的問題。
後來我想了又想,突然又覺得那個男人該有些甚麼原因而變成了這樣子。
要是真的話,那一定是個悲慘的故事。
而且他也不只是一個酒鬼了。

(是風動還是雲動?)


8月15日(四) 網頁之夢
我造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夢中,我看見靜的首頁。不同的是,那計數器的數目是有數千人瀏覽過的記錄。更奇怪的,就是夢中的我看見了這樣的數目,竟然沒有感到任何的特別。

這是夢想嗎?

我聽說過人所造的夢,多與希望等事物串在一起。造的夢也就是夢者的希望。我想這樣倒也合理。

可是,我也聽過夢境是與現實相反的...

「甚麼?!」

想到這堙A突然感到很可怕...難道將來會沒有人來靜?
如果是真的話,希望今晚會造一個靜結束的夢...

「為何要這樣迷信呢? 現在不是已經突破了一百嗎?」
「說的也是...」

(嘿! 很平靜的抒發了內心如火山爆發般的感受。)


8月14日(三) 「反熊貓眼」
知道甚麼是反熊貓眼嗎?

我國的國寶熊貓,擁有一雙被極大的黑眼圈所包圍著的眼睛,是天生而成的。
而我現在擁有的卻是一雙後天變成的反熊貓眼...
想像得到吧...

其實,得到那雙眼睛的原因很簡單:最近我幾乎每天都會去游水。

於是,現在與朋友外出時,常常都聽到這樣的問題:「(難以置信的語調)你最近有游水嗎?」因為我以前可謂「滴水不沾」,他們對於我這樣的轉變都感到奇怪。

在他們的眼中,我成了個怪人,有些更會取笑我的眼圈...其實也不是很嚴重嘛! 為何要取笑人呢? 游泳是一件好事呢! 為何我好像去做壞事呢?

暑假過後, 大概會有更多反熊貓眼出現吧。
要是你們看見一個這樣的人,請不要取笑他呢...他也很可憐的呢...


2002年 8月13日(二) 問題少年的問題網頁


自小就已經是個問題多多的小朋友。

由「問題BB」直至「問題兒童」到現在的「問題少年」,都離不開「問題」二字。有時我真的會想想:「我真的有這麼多問題嗎?」

這次,充滿問題的我想開一個網頁。
製作的過程中有如星數的問題:這這這會怎樣?那那那又如何?這會那樣麼?那會這樣麼?...起初有位朋友很熱心的不斷地解答我的問題(沒錯,不斷地),後來也被我嚇跑了。結果,到了製作的中後期,所有的東西都是我一手包辦了(其實是沒有人敢幫)。

一切都近乎就緒時,我將它們上傳。
不幸地,問題又來了。

但這次不是我的問題,而是網頁空間的問題,而且是個我不懂的問題。既然是個我不懂的問題,自然沒有人敢幫了...

今次,我學乖了,我去找了不認識我的人...(嘿嘿)


P.S.
收到了一份禮物,是一個迷你旅行袋。
真的非常高興!!
高興的原因不是因為有禮物,而是我只是跟友人說了一句想要,真的只是一句!便記住了。很感動呢!


8月12日(一) 奇怪的任務

今天早上,媽突然要我替她填抽獎券。

起初以為這是一項簡單不過的事...
天知道她拿來的竟是四大本的獎券!!

就這樣,我昨天的那一句「忙碌過後還是忙碌,真的沒完沒了」便應驗了。

幸而,我收到了朋友的一份稿,說可讓我放上來靜!這是令人鼓舞的消息!於是我便在不斷重覆填寫著那些一模一樣的資料的同時,想著該怎樣放於那一些投稿室。沒想過第二天便會有投稿,真的很興奮呢!


可是我一直的填到十二時多才填完呢...唉


8月11日(日) 大戰過後
由七月中起,幾乎每一天都在電腦中按這按那,務求於八月的今天完成這一個網頁。起初我真的很擔心會趕不及完成(尤其在放榜後更甚),但我終於能在這天剛好解決了所有問題,真的很幸運呢!

花了這麼多的時間於電腦上,其代價就是換來凌亂的房間。所有的書本都被棄置在桌上(有的更倒在地上...),加上放榜前的一些「手尾」...總之,就是那種非筆墨所能形容的境象。原來,忙碌過後還是忙碌,真的沒完沒了。

不管怎樣,希望這網頁不會惹人生厭就是了。



回主頁